[综]在意:6.碇佐裕(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然后,如我所愿,我与初号机的同步率又上升了,我感觉自己比以前有自信,那种感觉真不错。

    结果我太自大了,被使徒困在迪拉克之海。虽然因此清晰地感受到母亲,但是又被母亲救了。最终,我依旧是个什么都办不到的人吗?

    佐裕他很担心我。

    eva四号机的s2机关搭载实验在美国进行。结果美国的nerv第二支部与其半径89公里以内的设施从此消失。为此,剩下的三号机的启动实验,转至日本的松代进行。

    我那时候并不知道这个消息,直到佐裕和美里小姐说要去松代,我才从佐裕口中得知,他被任命为eva驾驶员。

    因为真嗣在迪拉克之海的时候,我什么都办不到,我想离真嗣更近些。

    如果不成为eva驾驶员,就永远不懂精神污染是怎么一回事。旁人没办法理解eva驾驶员。

    但是正因为切身体会过精神污染,所以我才不能允许他驾驶eva。

    以后,一起并肩战斗吧!他这么说。

    我强烈反对:不行!佐裕绝对不可以驾驶eva!

    但是,我已经是三号机的驾驶员了呀。

    我总不能无理取闹,或者说,就算我闹也无济于事。没办法,以后遇到使徒,我保护好他就行了。我告诉自己要振作起来,要强大起来。

    松代那边只是启动试验,我没跟去,我还得留在nerv本部这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松代地区,使徒反应。

    得到这个消息,我立刻坐上初号机出击。一定要保护好佐裕才行,一定不能让使徒攻击到他!

    但是我看到了什么?那不是一台eva吗?一定是哪里搞错了,使徒在哪里?

    无法识别停止信号及排出驾驶舱的代码,evangelion三号机于现在废弃,将目标物当做第十三使徒。

    这就是指挥部,我的父亲作出的决定。

    三号机迅速让二号机和零号机失去行动能力,接着它朝我来了。

    你在干什么,真嗣,出击。

    不行啊,父亲,那是佐裕!佐裕在上面!

    那是第十三使徒。

    我办不到!我不能,对佐裕下手

    你办不到?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佐裕跟我讲过,之前我与绫波的零号机初号机对换的测试,是为了研发dummy system——在必要时伪装成驾驶舱以供eva驱动的系统。

    三号机像头野兽一样咆哮冲过来,伸长手臂掐住初号机的脖子,我无法呼吸,浑身的气力都流失。

    我、我试试我艰难发出声音,从挤压着的嗓子发出的回答声音太轻太模糊,我生怕父亲切出那个系统,操纵初号机做出反击的举动。

    驾驶舱、驾驶舱!并不是识别不了信号才弹不出!我看到了,三号机背后犹如蛛丝的黏丝封住插入栓,而因为之前的弹出命令,驾驶舱已经不是完全嵌合的样子!

    可以的,把三号机的驾驶舱强行抠出来!

    我把和初号机纠缠的三号机抡起掀了个个,它顽强地和我缠斗,但我不顾它打在初号机上传来的疼痛,我眼里只有三号机的驾驶舱。我扒开那些黏丝,也不管使徒滴下的不明液体对初号机的侵蚀,尽管痛得要死。

    指挥部那里说我的生命体征数据下降到一个危险的程度,父亲几次想要启动dummy system,我只是告诉他,等等,再等等。

    佐裕、佐裕,坚持住,我马上救你出来!

    我睡得很浅,半夜醒来,想起那个吻,或者说还算不上吻。我没有体会到任何书里或者影视剧里描绘的甜蜜和脸红心跳的感觉。我忽然思索起真正的吻是什么样子,并且开始思考起来就完全无法无视掉然后安心入睡。

    我侧过头看着佐裕。明日香总是或调侃或认真地怀疑我和佐裕是那种关系,而我竟真的考虑起这种可能性,我一定是疯了。

    但是只有他让我感到安心啊。绫波冷冷的却有着和我母亲一样的容貌,一身是谜;明日香总是喜怒无常,看上去很阳光向上,有时却又感觉她背后有着什么阴暗在缠着她;美里小姐虽然很随和,但一直把我当做小孩子并期待我成长,而且也好像在挣扎,在和什么东西斗争的样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