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在意:52.空条佐裕(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不能原谅想要杀我的人。你怕我因此被捕吗?少年回他一个如三月阳光下的春风一般的微笑,只是这笑容在这飘着血腥味的夜晚实在违和,没能让天气安心,反倒使抱着佩拉的他退后了一步。

    好吧好吧,让我们先离开这里。

    有时候解开一段纠结的误解,挽回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只需要一个知情的局外人。

    佩拉醒来,一睁眼就见到满是担忧的哥哥,她揪着哥哥的衣领激动地问:那些人说是哥哥派他们这样做的!是这样吗?!

    你哥哥只是花钱雇他们恐吓一下天气,拆散你们而已。

    听见这话,佩拉转头看见了救他们的人。

    你应该不记得我了吧?小时候我们在墓园见过。

    天气见佩拉醒了,终于把憋了一口气的情侣两人共同的疑问问出来:为什么要拆散我们?

    这牵扯到你的身世,你的母亲不想让你知道的样子。

    我想知道。

    那好吧。佐裕顺畅地将那个秘密说出来,说完见埃里哥也舒了一口气。

    我个人觉得你们之间的血缘不构成什么障碍,不过要是真发展到结婚,知道这层关系以后要孩子还是考虑一下。佐裕老气横秋地来了句总结。

    再三表示杀了一堆人的后续问题自己能解决,送走纠结的小情侣,佐裕独自面对埃里哥·普奇。

    谢谢你,知道未来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回想那差点被命运玩弄而犯下的错误,埃里哥依旧后怕不已。

    或许吧。知晓一些未来的事,确实给我带来了一些优越感,但称不上是‘幸福’。

    难道你不想知道自己的命运吗?不想像今天这样避开悲剧吗?埃里哥忽然觉得,一个人人都知道自己未来的世界,会是一个幸福的世界。

    对我来说,知道别人的未来还蛮有趣的,可是我一点也不想知道自己的未来。就在不久前,经历了探知到自己几分钟后的未来的事,事情是很顺利,但我感觉并不舒服。

    单单对我来说,我不会觉得知道自己的命运是幸福。佐裕肯定地说。

    所以你觉得所有人都得知自己命运的世界不是个幸福的世界吗?

    知道什么时候一定有惊喜发生,就会因为提前知道少了很多幸福感,知道什么时候一定有悲剧发生,就会因为无论怎样都无法扭转那悲剧而绝望。

    除却无法改变的天灾,或许人为的事件会因为人人都知道而不会成为悲剧,就比如说一群人计划抢银行,人人都知道自己未来的世界里,警察会提前得知而防范,那么他们也会提前知道自己的计划一定失败,所以抢银行这件事根本不会发生。

    那也只能说是个平稳的世界,而幸福感是很主观的东西,是不是一个幸福的世界恐怕很难界定。

    若你想创造一个这样平稳的世界,仅仅作为好奇,我会想一看。但我肯定不会愿意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里。佐裕扭转了一下话题,现在我无意与你对这些多做探讨。我需要你的帮助,埃里哥。不像迪奥那样想跟你做朋友,我来就是为了帮你这把,现在用人情请求你帮我。

    埃里哥没有反感这直白的话语,在久远的上一次见面时,佐裕就提到过此事,他点点头答应了。

    那么‘命运’,你要我怎么做?

    佐裕让他把迪奥给的那支断箭拿出来,戳他自己一下。

    这次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做空条佐裕。

    意大利,那不勒斯。

    乔鲁诺·乔巴拿,也就是汐华初流乃听到敲门声跑去开门。他为什么会改名叫乔鲁诺·乔巴拿,因为在意大利语中h不发音,所以这里所有人都叫不对他的名字。由于名字发音与意大利语的太阳gioo相近,这就成了他的意大利名字,久而久之大家就都这么叫他。反正他不讨厌就是了。

    初流乃,好久不见!

    乔鲁诺一开门就迎来一个熊抱,还叫他初流乃的,也只有这个好久不见的人了。他自己都快要忘记初流乃这个名字了。

    佐裕。嗯,对,他是叫这个名字。

    就是这个人,把他从不在意他甚至隐隐有些忌惮他的母亲手里要了过来。那时候由于母亲的疏漏,他还在发着高烧,结果糊里糊涂就被带到这里来了,周围人讲的话都听不明白,索性这一大家子人都十分热情。然后在他学会这里语言之前,就只有暂时陪在他身边的佐裕能交流。

    原谅他年纪小,现在他几乎记不得母亲的样子了,只依稀记得是很漂亮的样子。

    初流乃长大了一点呢,哈哈,都能来开门了,不过还是一样可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