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在意:43.乔斯达家的Sayu(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迪奥很中意,那么,他对接下来要做的事没有一点设想中可能反悔的心思了。

    见对方想避开自己去拿衣服,迪奥欺身上前。

    壁咚时发现一点不妥,把对方按下去,对方光着身子滑下去靠坐在地上。

    已经壁咚过对方一次的迪奥知道sayu比他高,毕竟年龄比他大,注重养生的sayu已经摆脱了营养不良的影响。上次迪奥不介意,这次不一样,因为——

    嗯唔低下身单膝跪地的迪奥抓起对方的头发迫使对方抬头,然后在对方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强势地把唇贴上去。

    迪奥也是服了对方怕他的程度。就算一个柔弱的小姑娘对这种情况都少不得反抗两下,而sayu只是下意识握住他的十字架。

    但单纯这个动作也足够察觉到的迪奥厌烦了,摸到十字架链子就是一扯。

    旁边地板便传来清脆的撞击声,被扯掉丢弃在角落的十字架给主人脖子后面留下明显的勒痕。

    这么一刺激,心脏不好的sayu理所当然地捂住心口,迪奥却抚上他颤抖的胸口强势地把他手挤开,自己的手霸占对方的左胸口。

    他只是好奇心脏病病人的心跳来着,手掌那手感异样的突起,心里涌升的异样感受真只是个意外。这倒使他忽略原本要探测的心跳了。

    sayu被挤开的手干脆垂下,费力朝十字架的方向够了够,迪奥摸着他胸口的手追上来,摁住。坚定地不让他触碰十字架。

    唇分之时,两人的唇间牵起一条暧昧的银线在热雾中消弭,迪奥撑着墙居高临下带着恶意的愉悦对sayu说:你还没有接过吻吧,你的初吻对象是我迪奥!

    迪奥没想到对方就这么迷离地仰望他,似乎由于打击过大,还不接受这是现实。轻轻的喘息回荡在浴室,虽然把男人比作花很奇怪,但对方瘫坐在地上身体随着呼吸微微起伏,恍惚地仰望自己的样子,柔弱又艳丽得如盛放的蔷薇一样。

    这家伙是神话里魅惑人的妖怪吗?

    迪奥出手捏着对方的下巴,毫不怜惜的力道让对方吃痛,迷离的状态消散。

    给我听着!这可不是梦或者臆想,你、确确实实跟我接吻了!

    sayu眼睛没有湿润,没有哭而是瞬间黯淡下去,晦暗无光。静静躺在一角的十字架也光彩暗淡,像被丢弃的信仰。

    看对方因这句话而变得心如死灰的眼神,迪奥说高兴,那没有,说心疼,更谈不上,只是有些许被扰乱。

    但是达到目的了!

    法律将鸡奸罪判为监禁十年至无期不等的重罪,曾经严苛到处以死刑。诚然不少上层社会人士把同性之间的恋情当赶时髦来追求,只要不公然说出来就能享受踩着法律边线的刺激。

    但以这人老实的秉性肯定跟那些轻浮的上层人士不同,尤其他还信教,绝对对这种违反人类天性的罪深恶痛绝。一个吻就够了,够让他崩溃!他还无法跟其他人说!

    jojo只能眼睁睁看着最好的朋友寻死或是变成生无可恋的行尸走肉,还无法得知缘由,无法拯救他。

    年迈的仆人用耙子把扫成一堆的落叶叉进垃圾桶,倒进垃圾焚烧炉,巡视一圈,看看有没有遗漏的垃圾。

    咦,一个旧木箱?是哪个女仆放在这里的吧,大概是些废旧衣物之类的,不管,丢了丢了。

    把箱子丢进炉子,关门拧上阀门。终于可以休息片刻的仆人点上烟,翘着二郎腿躺在树下。

    不远的地方似乎在修路,难闻的沥青味道飘过来,混合着焚烧的气味和烟味,令人十分不快,直犯恶心。

    心烦的仆人掐灭烟坐起身。在身下摸到一片纸片,翻过来看了看。

    这个是一幅画的一角吧等、等下刚才这里放着那个旧木箱?

    仆人噌地一下跳起来,赶紧打开炉子扒出那个烧得漆黑残缺的木箱。

    不等凉透,赶紧撬开。纸质的已经是一抔灰了,布的也看不出其他,只依稀看得出烧焦的纤维,只有木板上还看得出上面有画,虽然也熏得黑漆漆的,但认得出是个人的轮廓。

    这该不是sayu少爷的画吧?!

    慌忙的仆人找到jojo和sayu两位小少爷,经sayu辨认,果然是他的圣母像。

    sayu和jojo对视一眼,赶到画室,其他圣母像已经不在了,看来都在那个被烧了的木箱里了。唯一剩下的是那幅很大的蛋彩画,大概因为太大所以被留在这里。然而它的命运也好不到哪里去,它被泼上了一层沥青。

    迪奥那家伙!!jojo咬牙切齿。会这样做的,这个家里也只有迪奥了。

    看来他果然对这些圣母像不满。sayu默默走到他的蛋彩画前,用小刀刮起凝固的沥青试图抢救一下,可是没用,会刮到下面的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