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在意:42.乔斯达家的Sayu(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迪奥!你在干什么!jojo适时地出现在门口,对他见到的情形难以置信。他知道迪奥是个坏蛋没错,但从没想过他会杀了sayu。

    你放手!jojo一边喊出这句话,一边上前要解救友人。

    迪奥从善如流地放手,他也不想杀了sayu。

    被放开的sayu捂着心口,大口喘息着,白皙的脖颈残留着被掐的红痕。

    jojo没想到迪奥真的听他的话放开sayu,本来他只是喊喊,救人当然还是决定自己来的,所以愣了一下,而迪奥握紧低垂的手又放开,如此重复几次,同时低眉朝门外走去,还重重地撞了一下挡路的jojo的肩。

    可能自己真开启了以虐杀某人为乐的兴趣。迪奥想。

    jojo驾轻就熟带着sayu检查身体,无大碍后就要考虑找迪奥算账的事情了。

    回想起来简直后怕,这回jojo不找迪奥本人解决了,他要直接去找他父亲,却被sayu拉住。

    你说这是误会?这其中能有什么误会?你差点就被杀死了!jojo想不出sayu能有什么地方会主动招惹到迪奥。

    大概是圣母像吧。sayu解释说,似乎他的母亲比他父亲去世得更早,也许见到圣母像难过,恼怒我这个作画的人吧。

    这大概有可能。jojo曾见过迪奥当着某个孩子的面把跑过来亲近的他家的狗狠狠踹一顿,只因为迪奥不喜欢狗对人谄媚讨好的样子。这样恶劣的个性想来迁怒sayu也不奇怪。

    但差点杀人这也太严重了!

    想杀我他早就下手了,他只是想吓吓我。sayu说,你不是叫他放手他就放手了吗。

    有点道理可是——

    可你也经不住惊吓啊!

    别担心,我没那么容易被吓到

    耐心劝解的最后,sayu成功让jojo把迪奥的定位从杀人未遂到平常的捣乱。

    对迪奥来说,jojo本身就不是很好对付。原本以为是独子而应该被宠坏的单纯大少爷,在功课和礼仪上并不落后他太多,这是早就知道的。

    在野外举行拳击比赛,把jojo的对手换成自己也并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迪奥确实赢了jojo一个月的零花钱,也使自己在jojo原本的玩伴中获得了更高的声望,但这些日子为了保护sayu和艾莉娜不受别人欺负而总是一对多的打斗,使得jojo锻炼出对危险的敏锐反应。尽管迪奥掌握着更高超的技巧和卑鄙的手段,却只让输掉的jojo受了点无伤大雅很快能恢复的伤而已。

    随意进出jojo房间,拿走他东西,jojo愤怒归愤怒,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能令迪奥有机会倒打一耙,毕竟jojo从小立志当个绅士。

    而迪奥同样也随意出入sayu的房间,不过他可不指望这会激怒涵养超好的sayu,sayu可是对别人说他是吸血鬼、娘娘腔都能一笑了之的,但也许能吓吓他。

    午夜,迪奥推开sayu的房门,正值满月,皎洁的月光从没拉窗帘的半扇窗进来洒在地板上,他清楚地看到白天来的时候就见过的《圣经》放在床头柜上,书签往后移了十几页,那个如同月光一般皎洁的少年侧躺着,掌心静静躺着挂在脖子上的十字架。想来是欣赏着月光入眠的,而拉到一半的窗帘显然是防止早上阳光直射到床上。

    迪奥正想怎么吓醒sayu,却不想他主动醒过来。

    没想到他挺警觉。这么想着的迪奥却见对方毫无防备惺忪地揉揉眼坐起身,比白天所见显得凌乱的银发,和宽松睡衣领口露出的锁骨,以及那如小白兔一样无害柔弱的眼瞳令迪奥握紧拳头。

    突然就出现暴虐的想法,想把他按在冰冷的地板上,想掐住他的喉咙,看他瞪大那双眼睑微红的蔷薇色眼睛涌出泪水,想看他徒劳地挣扎,想把他捏碎。

    真是贫弱。迪奥站在月光下,凝视暗处床上的sayu,喉头滚动,吐露出这样一句嘶哑的话。他相信现在自己的神情绝对比那有着吸血鬼绰号的人吸血鬼得多。

    果然sayu朦胧的目光立刻清澈起来,他抖了抖,双手捏紧被子往上拉了拉,不安,不,应该直接就是害怕地看着迪奥。

    小孩子抱起幼小的猫或狗,感叹着好可爱,然后死命地把它揉进怀里,也不管幼猫幼犬被勒得疼痛窒息的挣扎。迪奥从不觉得猫和狗之类的宠物可爱,所以曾经见过这种画面时并没什么感触,但现在他觉得自己似乎稍稍理解这种心情。

    不过他认为自己同样也不觉得sayu可爱,没有把对方狠狠揉进怀里用脸蹭之类的想法,只是纯粹想毁灭对方。

    迪奥咬咬牙,呼出一口浊气,转身逃也似的离开sayu的房间,砰地关上门,在仆人被关门声引来之前回到自己房间。

    呼,还好冷静下来了。迪奥靠着自己房间关上的房门。

    把那病秧子吓得心脏病发作死掉是可以,但如果是自己对他施暴被逮到或发现证据的话,那就完了。

    也是奇怪,只不过看一眼对方害怕自己的表情,得意满足都说得过去,怎么会马上想要虐杀他。

    迪奥的世界观是正常的世界观,所以他知道自己是坏人,承认干过不少坏事,虽然至今没杀过人,但如果杀某个人能获得比风险大得多的利益,他能毫不犹豫地执行,也有心情不爽去欺负小孩子和杀死小动物的经历,可是他确定没有把虐待和杀生本身当享乐的时候。

    迪奥的审美也是正常的审美,无疑,sayu是个很美的人,是迪奥迄今为止见到的最美的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