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在意:26.不破尚(十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不知道不久之前莲还目睹了某人飞起来的经过,说出来说不定他会相信的。

    京子觉得这种事是不是得找个通灵者、阴阳师、驱魔师之类的,想着想着突然浮现雷尔诺的脸京子连忙把这印象甩出去,这种邪恶的人完全不该在考虑之列!

    wood stick录音室,佐裕决定用原主的方法录制新歌。不给他团队的人曲谱,没收大家的手机及各种通讯录音设施,现场弹奏让人记下曲子,然后完成录制。

    我要的并不是你们的忠或义,而是你们一流的技术和才能。一流的音乐、触觉和编曲能力,只要你们做得到,我就毫无怨言!

    佐裕想想就觉得不破尚也是个能霸气起来的可爱小孩呢。

    为了能做到这一点,他前一晚上反反复复在脑内回放歌曲,再反反复复研究了谱子。他实在是佩服不破尚的音乐才能。

    v·g偷不到谱子,雷尔诺也没多沮丧。音乐这种东西本来对他来说就是玩玩。他现在满脑子就是要得到佐裕的关注。想当初他们偷到曲子提前录出来,也没见佐裕多气愤,轻描谈写地揭过了。

    果然还是得从那个女孩子身上下手吗?只有她是逆鳞,只有动了她,他才会理会我。雷尔诺自言自语。

    这时候在片场的京子突然感到一阵恶寒。

    没、没、没,没关系。京子安慰自己,摸摸随身携带的小钱包,这里面装着最重要最强力的护身符兼驱魔道具。而且我身边还有神的宠儿(指敦贺莲)在庇佑着我!

    自从京子上次把co石借给莲吸收掉他的坏心情,而莲给了co石一吻之后,京子就觉得怨京相伴的自己完全不能徒手触碰这被神的宠儿祝福了的宝石,简直要被神圣的光辉净化了似的。所以做了一个非常小的小包把co石放进去。她相信来自魔狱的秽物(指雷尔诺)一定无法战胜这驱魔圣物!

    于是在酒店里,她又独自一人与可恶的魔界人相遇了。

    周围围观群众越来越多,甚至有女性拿起手机对雷尔诺一阵狂拍。

    京子觉得有了圣物保佑的自己完全不怕这个魔界人,但她要保护好未绪的形象,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付他。

    于是雷尔诺跟着主动带他到没人的地方的京子,想不通这个女孩身上发生了什么,是谁给她这么大的自信,让她在没有不破尚的情况下跟他相处?还是说她相信不破尚一定会及时来救她?如果是这样就最好不过了。

    干劲十足的京子信心满满对雷尔诺说:今天的我已经不是昨天的我了因为现在的我拥有给予我勇气和自信的神圣驱魔魔法具!去死吧!魔界人!

    京子把小钱包的开口朝向雷尔诺,想象co石发出神圣之光,那该死的魔界人一定会痛苦地抱头在地上打滚嚎叫,即将被蒸发了吧?

    但是一秒两秒、五秒钟过去了,维持着举着圣物姿势的京子看着对面依旧站的好好的魔界人,她根本不敢相信对方对这么神圣的东西没反应。

    甚至,还一把抓过去看!

    京子大惊:就连我也不敢徒手拿着的驱魔圣物,这家伙竟然直接拿在手里!!!

    这块石头有什么特别?雷尔诺若无其事拿在手上转动石头,完全没有通神或佛的感觉嘛。

    话音刚落,雷尔诺突然感到一阵电流经过,反射性把石头丢回去,石头却被半路拦截,被一只修长的手抓住。

    雷尔诺严肃地看着把玩石头的佐裕。没错,抓住石头的人是佐裕。

    这块石头,本来不是你的吧?雷尔诺转头对京子说。

    京子一脸被猜中了的表情,内心感叹:好厉害,不愧是魔界人。

    佐裕:是co给的?

    京子的想法还是明明白白写在脸上:又被猜中了。

    佐裕:lolite(堇青石)。

    京子不明白佐裕突然说的词的意思:什么?

    我说这种石头是堇青石。这一块,达到宝石级了呢。别称是water sapphire(水蓝宝石),这个名字听说过吗?

    京子摇摇头,显然对这种宝石一无所知。

    难道女孩子得到一块宝石,不会想更多的了解这是一种怎样的宝石么啊,难道京子以为这是妖精王子从异界带过来的,所以这个世界查不到这种宝石的资料?

    京子脸上再次出现被猜中的表情:不过曾被敦贺先生说是京都的特产,然后轻而易举套出我来自京都,虽然那是跟我开玩笑的。

    我不能肯定京都完全没有这种石头,但这当然不是特产。宝石级的堇青石哦,对了,我刚去过的美国怀俄明州是个主要产地,除此之外,美国还有两个州是这种宝石的主要产地。

    佐裕把带有少许紫色的蓝色石头对着阳光,转换90°角看到蓝色变成了青绿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