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在意:25.不破尚(十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现在有时间,就算不值得谈论,我也会很耐心地听着。

    嗯呃社倖一招架不住,只好瞒下对方是另外一个灵魂,只能存在不长时间的事情,其他都对莲说了。

    莲又看见年幼的自己,总在水边与那个小女孩相遇。

    不行,co不可以直接叫我恭子,可以直接叫我名字的,只有妈妈和将来要成为我丈夫的小尚而已。小女孩郑重其事对他说,所以co就叫我‘小恭子’吧?

    他能够从小女孩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她口中的小尚,根本不像她在乎他那样在乎小女孩。连哭泣都只能来这种不被人看见的地方。

    可她因为对方父母把她当做可能成为他们儿子未来的妻子来对待,她就单纯而坚定地把自己摆在未婚妻的位置上。小尚什么都最好,就算对她发了脾气,也是她自己不对,太笨所以惹小尚生气了。

    他嫉妒那个小尚,但连这份嫉妒都只能压在心底。如果他说了那个小尚哪里不好,小女孩也许再也不会来见他了吧?

    本以为只是萍水相逢的初相见,却慢慢的,被这个爱哭——哦,也许并不那么爱哭,只因为只把泪水积攒在那里哭而已,不过很容易很快被逗笑,他被这个天真无邪到有些傻的女孩子吸引了。她就是他那时对京都女孩的全部印象,乐观有原则,纯真地相信世上有妖精,会把又圆又扁的河石当爱吃的汉堡排,简单的为此开心,当看到一片都散落着这样的石头,把那里称作汉堡排王国。

    他最初见到的是哭泣的她,最后这个女孩却带给他许多欢笑。

    但那个被他猜测并不那么关心她的小尚,是怎么会成为现在这样的呢?把京子当女儿来疼,却不让京子知道。在任何人之前看到京子的潜力与闪光点,把她当做对手培养并保护

    带着疑问入眠的敦贺莲第二天早早起来,轻井泽的森林让他想起小时候喜爱亲近的各种自然风光,于是他穿戴整齐,走进森林。这个季节,枫树之类的树木已经变色,红、黄、绿,鲜艳的色彩把整个森林渲染得富有童话气息。

    莲的脚步惊起一只鸟,他见鸟儿快速扇动翅膀显得很慌忙:那只鸟是在逃走吗?我吓到它了?我只是在走路莲心想自己真的很可怕吗?

    他望着远去的飞鸟,听见附近传来歌声。回荡在森林里的声音非常清澈。

    莲顺着歌声走过去,看到佐裕迈着轻快有节奏地步子穿梭在林间,唱着欢乐颂用来练声。然后停下了,从地上捡起什么东西。

    莲视力很好,但在佐裕没捡起那东西之前他也没留意到。那是一只鸟,不过是正在学飞的雏鸟,翅膀上的绒毛还未完全褪去。莲见对方坏心眼地捏起雏鸟的翅膀尖把它翅膀完全展开,身体吊在半空,雏鸟惊恐地鸣叫。

    这个小尚依旧这么可恶么?莲滴下一滴冷汗。

    不过随后莲就见佐裕把雏鸟放在手心摸头安抚,望望树顶看鸟巢在哪里。

    是想爬树把雏鸟放回去?

    没有,对方并没有爬树。而是双脚轻轻一蹬,就离开地面越升越高,完全无视地心引力没有掉下来的意思。

    !这是什么?人体漂浮术?莲心想,在美国街头是见过街头魔术师表演这类节目,但现在这里是在大自然!难道早早在这里设好道具,就等一只雏鸟掉下来不成?

    佐裕捧着雏鸟用at力场反重力漂浮上去,期间为躲过树杈在空中轻松位移几下,莲就更看不明白了:他都没有在树干树枝上借力!

    然后莲眼睁睁看着把雏鸟放回鸟巢的佐裕玩心大起,踩着高处恐怕连刚出生的婴儿的体重都支撑不了的纤细树梢,轻巧地如妖精般踏出一大段距离,再降临到另一个树梢,远去,直到接近森林边缘怕被人看到才落回地面。

    一想到自己曾对年幼的京子说自己能够飞翔,在京子面前表演后空翻,然后对方真的以为他能飞,莲这时候就忍不住羞愧,他到佐裕离开后都没弄清楚对方飞在空中的门道。他是听说过得道高僧能够在大自然中表演人体漂浮术的事情,可他没亲眼见过,所以不信,认为那肯定还是魔术而已。可现在真的有人在他面前飞起来了!

    远处计划通的佐裕感叹:人类无论发明了飞得多高多快多平稳的飞行器,依旧对不假外物自身就能够飞翔这种事憧憬不已。

    回去的路上京子一言不发,直到绪方导演带着人找来。因为直接在片场发生的事,有工作人员看到雷尔诺追着京子,所以他们赶紧搜索起京子的踪迹。

    有了绪方导演的接应,佐裕向他们道别。

    京子非常爱惜本乡未绪这个角色,应该不想跟我传出绯闻。佐裕指指京子破掉的袜子裙边,没有穿鞋的双脚,所以本想把她背回来的,结果还是算了。

    绪方导演连忙向佐裕表示:放心,我们会封锁消息,这件事绝不会传出去。遭遇跟踪狂艺人什么的。

    大家看京子这么沉默,还以为是跟踪狂这件事对她的影响太大。

    而京子在想的并不是雷尔诺,而是不破尚。

    尚太郎就算再怎么变,也不可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京子想。

    并非说他不可能变得这么关心她,具体什么样子形容不出,她就是知道,从本质上他们完全不一样。

    其实她见到佐裕就隐隐有种逃避的心理。她知道现在用着不破尚身体的这个灵魂知道不破尚所有的事。

    如果不和不破尚接触,她还可以对自己说,没问题,是自己太多疑了,那就是尚太郎,只是在艺能界锻炼,所以长大了成熟了。

    她上次都已经问过对方是谁了,对方说他是尚太郎,她也只能装作信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