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在意:15.不破尚(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要看看结局。pv的结局到恶魔死掉就结束,但美森在考虑,被好友瞒着杀死了最爱的人的天使,到后来会怎么面对挚友?

    她正儿八经地拍剧都没像现在这样为一部pv的剧情思考得这么用心,这么操心。

    京子沉浸在要杀死挚友爱人的矛盾之中,要杀死他,为了保护她,但她知道以后会恨自己,永远不会原谅自己。一想象到奏江仇视自己的样子,京子就完全不知道要如何面对。

    但是一定要杀死眼前的人啊,就算被最亲密的挚友憎恨也好,哪怕之后完全承受不住这份仇恨,也不愿意挚友死掉。

    她投入这份情感再看佐裕,才发觉之前不知道的东西。

    因为被恶魔与好友天使相遇的那一场所惊艳,京子担心自己会被带动,而前两场失败的出演她完全发泄出自己的怨怒,没有任何被牵引的感觉,她还以为是对方没认真演,才察觉不到被带动的样子。

    她甚至隐隐以为对方看出她演的方向完全偏了,所以并不进入角色,而是在那里看笑话呢。哪怕他是被很痛苦地掐着的那一个,京子也觉得自己被他玩弄于股掌。

    但是自己错了啊,这个人,每一次都是用心的。

    是自己之前实力不够,又很不专业地出戏加入了自己的,并不属于纯洁的天使的情感,所以才没看到那种细致入微的演技。

    这个恶魔很虚弱,但是很难看出来。他不着痕迹小心翼翼用骄傲掩饰出优雅强大的站姿,并且看似平静的站着,却是压抑着什么。

    对立种族。对了,那个冷酷高傲的恶魔,曾经并不相信自己会这样不堪地死在天使手里吧。既是自信自己的实力,也是因为不允许,生来与天使不和的恶魔,他的尊严不允许他这样荒诞地死去。他会心甘情愿死在爱人手里,但动手的并非他的爱人,而是另一个天使。

    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存在给爱人带来的伤害,所以压抑着。

    他已经知道自己的结局了么?在矛盾的心情中承认了这种结局吗?

    突然间,京子伸在半空的双手竟无法完成她想要做的事。她竟然下不了手。生性善良的天使让她做不出罪恶的举动。

    每个生物,生来平等,即使是手上沾满鲜血的恶魔。天使是这么认为的,他们原谅一切罪恶,自己却不犯下罪恶。

    可是不行,他不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不然挚友会跟他一起死

    就算我沾满鲜血被地狱的泥沼拖入也无所谓,接受残酷的刑罚永远生不如死也无所谓,不求原谅,只为守护那个人!

    京子神情悲悯地看着眼前的人,泪水像断线的珠子滑落,却任由罪恶支配自己,手攀上了恶魔的脖颈。

    那握住恶魔颈部的手没有丝毫力道。即使被罪恶支配也无法完全洗去深深浸润天使心灵每一处的善良。天使扑向前,看起来还是那么无害,但谁也无法忽视她要杀死恶魔的决心,哪怕她看上去那么痛苦悲伤,晶莹的泪水如此美丽,却没人愿意看到这种令人心碎的美。那种复杂的心态抛去文艺,通俗来说就是人们说的不看后悔,看了更后悔。

    佐裕没想到京子对这幅身体的影响这么大,他像原主一样被她的泪水定住,泪水滴落在他脸上,一瞬间他甚至以为真正的不破尚被京子流泪的样子刺激到醒过来了,所以他才没办法操控这幅身体。

    不过这里他本就不需要反抗。他就着京子轻柔的动作向后仰,解脱似的落下城墙。

    要闭眼啊,尚怎么一回事?麻生春树皱眉。他之前不是演得非常出色吗?为什么这里简单的一个闭眼都做不到?忘记了吗?

    其实跌落的一刻,佐裕就从那泪水的魔咒——啊,没错,简直可以用魔咒来形容这种影响了,他从那魔咒里挣脱开,能动了。

    他没有闭眼,而是做出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乍看之下,就像殒命前灵魂突然换成了一个天使一样带着悲悯,却又让人说不出的违和。

    掉落下来时间并不长,在空中做出的那个表情更是短暂,不过一切都被机器忠实地记录下来,等到回放和剪辑,都将变成惊喜。

    为了那个表情,佐裕可是强忍住这幅身体的本能,正面朝上落在绿幕垫子上躺着的。这幅身体的运动细胞真不错,还有着这种猫一般的,无论什么姿势摔落都用脚安全着地的本能。

    京子看着坠落的恶魔,被天使占据心神的她的思维还在继续,她看到了那个笑容,但还没来得及细想就不禁捂住脸恸哭,天使终于犯下了杀孽,但她终于保住了朋友的生命!她感到身体每一寸肌肤都酥酥麻麻地颤栗,诡异地滋生出一种喜悦,颠狂不已。她拿开沾着自己泪水的手,指尖残留着恶魔颈间肌肤的触感,情不自禁邪魅一笑。

    这一笑与恶魔那一笑简直就像是互换了灵魂一般。

    一个画面在京子脑海中忽闪而过,而她来不及捕捉,直到很久之后听到一人的陈述她才想起。而这时她来不及抓住那个画面,因为一个念头浮现出来盖住了那画面,让她的笑容瞬间变成惊愕。

    为什么恶魔决定了自己的结局,还让她来动手?他完全可以自杀啊。

    是这个天使到来决定杀了他才促成他的决心吗?

    不对,那种违和感

    他是故意的!他要让这个天使犯下罪,他要把这个天使变成恶魔!

    七仓美森哭得稀里哗啦。

    美森这只是演戏啊。祥子道,真是的,又不是一般的少女粉丝,怎么一个女演员在一旁哭成这样。就算是感动,也该是因为赞赏他们的演技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