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门继室:第三百八十五章 番外四 寿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月尘抿了口茶,叹了口气道:若是吴妈的身子不好,今儿的事,哪里轮得到让那些外人插手。唉!

    若是吴妈年岁已大,精神不济,凭她的经验,定能拿出让人眼前一亮的菜单。

    她的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一声熟悉的轻笑道:夫人为何叹气啊?

    沈月尘抬起头,只见丈夫朱锦堂步履悠闲地迈步进来,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大爷,倒是好生清闲,眼看着妾身忙得脚打后脑勺,也不过来帮上一帮。

    因为是个喜庆的日子,朱锦堂特意穿了一身深红色的长袍,衬得面色红润,气色极佳。

    有贤妻如此,我自然有理由偷闲躲懒了。

    家里的事,素来都是她拿主意的,他一般很少插手。夫妻多年,两人一个主外,一个主内,早已经形成了某种默契。

    沈月尘含笑嗔了她一眼,随机吩咐小丫鬟去给大爷倒茶。

    不过,朱锦堂却是直接伸手,拿过她的杯子就喝了起来。

    沈月尘见状,又笑道:堂堂的一家之主,竟然抢别人的茶来吃,也不怕下人们看您的笑话。

    朱锦堂先将手中的暖茶一饮而尽,又砸吧砸吧味道,问道:这茶怎么是甜的?

    旁边的小丫鬟忍不住偷笑了一下,见大奶奶给了眼色,方才回道:回大爷,这是大奶奶亲制的花果茶,里面加了蜂蜜,所以入口清甜。

    沈月尘也忍俊不住的笑了出来,这是滋阴养颜的好东西,大爷您尝尝也好。

    朱锦堂看着她,伸出一指在她的鼻尖上轻刮了一下,道:我这个一家之主连喝杯茶,也能让你得个笑话,真是愈发没有气势了。

    大爷在外面摆摆派头,那是应该的。不过,在家里还是说说笑笑的样子最好。沈月尘一面说一面握住他的手掌,道:朱朱,昨儿和我说要给老祖宗准备一份厚礼,你陪我过去看看,可好?

    朱锦堂点了一下头,翻开手掌,将她的手握在温热的掌心处,道:好,那丫头整天古灵精怪,我也想看看,她再琢磨些什么呢?

    两人说完,并肩起身,相依而行。

    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三五名侍奉的丫鬟,目光静静追随着,手牵手走在一起的主子,心中不禁微微感慨。

    大爷和大奶奶成亲也有快二十年了,可两个人的感情,还好得像是新婚的小夫妻似的,真是让人羡慕啊。

    锦绣连绵的花园中,一抹身穿水粉色长裙的俏丽身影正在轻盈地来回走动着。

    沈月尘唤了她一声。

    朱朱应声回头,待见是爹娘来了,立马亲昵地偎向他们。

    爹,娘,你们怎么来了?

    朱锦堂怜爱的睇着她与沈月尘几乎完全神似的容颜,笑道:看你这两天鼓捣什么呢?连早饭都不和我们一处吃了。

    沈月尘没急着发牢骚,只是拿出手帕给她擦擦鼻尖上的细汗,柔声责备道:一大早上的就跑出来一头的汗,一点姑娘家的样子都没有。你到底再忙些什么,也不拿来给我们瞧瞧?

    朱朱孩子气的笑笑,竖起一指在唇间,故作神秘道:我给老祖宗准备了一份惊喜,因为是秘密,现在还不能说。

    朱锦堂宠溺地抚了抚她的脸颊,提醒道:喜是喜,可别闹得太厉害,你曾爷爷到底是上了年纪的人了,经不住太欢腾的事。

    朱朱歪着头在他的肩上蹭了两下,撒娇道:爹爹放心,女儿有分寸的,女儿一定会给曾爷爷一份这世上最好最棒的礼物。

    朱锦堂瞧着她,摇摇头笑道:你这丫头,每回都是说得好听,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了。

    爹爹根本就不知道女儿的礼物,女儿这次真的用心准备的。她蹙眉轻声地抱怨了一下。

    朱锦堂哪里舍得真让她委屈,忙握住女儿软绵的小手,和颜悦色的说道:好好好,爹不说了,爹娘信你,你接着准备就是了。

    朱锦堂有两个儿子,三个女儿,如今一个个都已经长大成人,成家的成家,定亲的定亲,出嫁的出嫁,如今,只有朱朱这一个女儿,还留在身边,没有许人家。

    虽然提亲的人不少,可纵使对方的家世再好,朱锦堂愣是一个都看不上,因为他实在是舍不得这个宝贝女儿,他一直把她当做是掌上明珠,疼了这么多年,他怎么舍得将她交给别人。

    朱朱和她娘沈月尘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眉眼清秀,性情温柔,但其实骨子里都有一股内柔外刚的韧劲儿,不轻易服输,有点小较真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