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拂晓:第六十五章.列夫加拉之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呜哇!,一柄镰刀穿透了列夫加拉的后背,那巨大的镰摆血红异常,在列夫加拉心存歹念之际,他的生命就此终结。

    隐藏在斗篷中的神秘黑衣人不知什么时候突然闪现在列夫加拉身后,并用镰刀刺穿了他的身体。

    神秘黑衣人将斗篷拉下,一张精美异常的面容出现在肯特的视野之中。

    出乎意外的,这名黑衣人的身份居然是一位女性精灵,而且是一位被主**灵排斥的黑暗精灵,如果没有那道从右眉一直延伸至脸颊的疤痕,这位黑暗精灵肯定是位小有名气的美人。

    哈维。,黑暗精灵摒眉,别在用你那无聊的把戏捉弄必死之人,两面都是人头的硬币怎么掷最终都是人头。

    这可是难得的乐趣所在,崔希丝,奉守秩序的你是不会明白赌博的乐趣的,况且这场赌博的赢家肯定是我。,面具男毫不在意的笑笑,那枚特伦特金币在他之间灵活的转动着,熟练的仿佛他手掌的一部分。

    哈维,崔希丝。

    肯特将这两个不速之客的信息牢牢记在心中,他有预感神秘组织‘魅影之纱’正在策划某项巨大的阴谋,总有一天自己也会被牵扯其中。

    或许是观察太过入迷,也或许是密道中的土质松软,肯特抓着的地方龟裂开来,一块石子儿由半空而起撞击在地面上,在这空旷的密道中,这声响声显得如此明显。

    哈维,你有没有听到什么?,正在收查列夫加拉衣物的崔希丝谨慎说道。

    看来有某些不请自来的小老鼠混进来了。

    哈维朝肯特藏身的地方一步一步,缓缓走来。

    老套的机关不是吗?,肯特笑笑,这种密室机关他曾经见过不少,在琼恩海岛上,义父萨恩斯的财宝也藏在青冈岩锻造的密室中,需要拧动桌子上的怪物雕塑头像才能开启。

    这个房间中的机关可能更高级一些,如果没有敏锐的观察力和一定的经验,常人不容易将奶油刀与密室钥匙联想在一起。

    艾拉仔细抚摸着机关的裂缝,不由感叹道,真是精致的小把戏。

    身为艾尔文森林中土生土长的霜狼兽人,人类世界中巧妙精密机关她此前并没有见过,更别提把餐刀插入书架缝隙中的微妙操作。

    如果你喜欢,等我们离开时这把奶油刀你大可以拿走,但现在我们是时候该进去了。

    艾拉有些犹豫的盯着大门边上贴满的魔法符文,不懂人类法术的她对符文上未知的象形文字有一种天然的畏忌,这些东西不要紧吗?

    这是初级的隐秘魔法而已,为了不让这间密室被探测魔法发现。

    这类隐秘用的初级魔法肯特曾在黑泽尔的实验室中见过,为了将珍贵的实验材料隐藏起来,黑泽尔也曾委托某位魔法师定制了隐秘探测魔法的盒子,其符文跟这道门上的一模一样,没有丝毫差别。

    肯特曾不小心将那个宝贝盒子翻了出来,为此黑泽尔还将他臭骂了一顿。

    明白前因后果之后,肯特才意识到那个盒子对黑泽尔有多重要,也因此盒子上绘制的魔法图案也被肯特记在心中。

    肯特将厚沉的大门推开,狭窄不到6平方的空间内有一扇通往地窖的木门。

    木门处于半打开状态,两人顺着架在边缘的梯子爬了下去。

    别墅的地窖很宽,每隔三十英尺的石柱上点燃着油灯,酿造的酒桶密密麻麻的堆积在地窖的边缘,少说有上百桶,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果香味儿。

    是葡萄酒,还是品质很不错的那种,没想到列夫加拉还有如此爱好。,肯特醒醒鼻子说道。

    虽然这个地下酒窖中储藏着不少美酒,其中有不少还是年份较久的极品,但放眼望去这也只是个普通的酒窖而已,没有其他特殊的地方。

    有找到什么踪迹吗?,艾拉问道。

    当然。,任何机关在肯特的真实之眼面前都无处遁形,他将酒窖正中央偏右的第二顶石柱上的把手向下压,酒窖角落的一角中自动分离开一块空洞。

    同样的小把戏。

    两人遂即沿着空洞中的密道向前走。

    这个以地窖为起点的密道较为宽敞,一眼望过去看不到头,虽然没有一丝光线照射进来,但密道中并不显得阴暗潮湿,也没有大量霉菌在这里滋生,偶尔有一只老鼠从两人身边经过,体型也小的可怜,大概是密道中实在没东西给它作为食物吧。

    这地方比我们在悬崖之底的密道要好的多。

    你说的没错,至少不用弯着腰,那次走到大魔法阵的时候,整个人身上都是霉菌的味道,闻起来就像是腐坏的苹果酒。

    艾拉心有灵犀的笑笑,我可是花了整整两天才在旅馆中将那股味道洗掉,现在想起来还是记忆犹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