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拂晓:第六十四章.前往基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列夫加拉不在这儿。,艾拉有些失望的说,本想着趁其虚弱来一个出其不意,但到了列夫加拉的别墅中却发现毛也没有。

    肯特张开真实之眼,在敏锐的感应能力下,他分明观察到某人从双人床边留下的脚印,脚印印记还很新,一直延伸到书架前方就神秘的消失了。

    他又仔细观察了房间中另外的物品。

    原来是这样。

    肯特嘴角弯起一丝月牙,他拿起方桌上的奶油刀,顺着书架上两本书中的见习插了进去,并顺时针扭动九十度。

    地面在震动,书架像左方向平移开来,一扇画满魔法符文的大门出现在两人面前。

    肯特将十字剑狠狠刺入武装军心脏,这位身着链子甲内衬棉衣的武装军渐渐没有了气息。

    我们该回去了,氏族的人应该在城外等在我们。,艾拉提议道。

    列夫加拉给我们带来了这么多麻烦,你就不想收点利息吗?

    看来你发现了什么?,艾拉眉眼上扬,她听得出肯特话中有话。

    私下抓捕霜狼氏族的兽人,残忍杀害哥萨特与塔兹米,艾拉对列夫加拉这个家伙自然也充满了恨意,无时无刻不想着将其碎尸万段。

    当然,你看这个。

    肯特从怀中拿出一封信纸,信纸边缘沾着血迹,艾拉闻了闻气味,血液味道还很新鲜,绝对不超过三天的时间。

    带着怀疑的态度,她将折叠的信纸张开:

    亲爱的列夫加拉斯多克维奇阁下,组织对你行动很不满。

    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你私自洗劫了霜狼兽人,并挑起与黑石氏族的战争,这都是组织不愿意看到的。

    你私下与门捷列夫家族的破事儿,组织也全都知道。

    如果你不能在半个月内顺利解决与黑石氏族的冲突,我们将会派人帮你接手。

    当然,代价是你的脑袋,我想集会所的那群女巫肯定会有点兴趣。

    读完密信后,艾拉露出惊讶的神情,这封信件显然是某个神秘组织对列夫加拉的警告,寄出这封信的发件人很有可能是列夫加拉的上级。

    我在列夫加拉私人庄园中找到的,还记得那个被同伴啃掉肠子的武装军吗,这封信就藏在他身后恶魔雕像的嘴里。

    怪不得列夫加拉会让手下服用‘生命药剂’,他也是被逼的受不了了。

    正是如此,逼不走黑石氏族的进攻,他的脑袋也保不住,与其坐以待毙,按他的性格不如拼死一搏。,肯特说道。

    虽然守住维罗法克了,但他将城内的武装军全部变成了活死人,列夫加拉身后的组织会这么轻易放过他吗?,艾拉皱着眉说道,能左右列夫加拉这个三阶高手的生死,从心底里,艾拉对魅影之纱这个神秘组织心怀敬畏。

    肯特摇摇头表示他也不清楚,他指着信纸边缘的血迹说道,我的感觉很敏锐,这信上的血就是列夫加拉本人的,不会错,能读信读到吐血,他现在身体状况应该非常糟糕。

    你知道列夫加拉的所在地吗?

    肯特点点头,他很有可能在广场傍边的一栋三层别墅里,黑泽尔曾无意间和我提过,他一直嘴馋地窖中的玛缇娜葡萄酒。

    那个炼金术师吗?他怎么知道列夫加拉的别墅?

    肯特摊手,作为他的合作伙伴,列夫加拉曾让黑泽尔去别墅中做过客。

    原来是这样,艾拉用手托着下巴,虽然这个计划有一定的危险性,但她还是转向肯特说道,我们这就出发,趁着雨还没停。

    等等,在这之前,把他们身上的军备换上。,肯特指着已经死去的两名武装军精锐。

    两人将尸体上的连身锁子甲套在身上,系上头盔,伪装成维罗法克武装军的样子,在倾盆大雨之中朝着列夫加拉的别墅而去。

    沾着武装军血液的锁子甲很好的掩盖了两人的气息,他们的行动顺利异常,两人顺着屋檐爬到三层别墅的阳台,打开木门钻了进去。

    别墅用上好的青冈岩铸成,即使在暴雨下也没有雨渍侵入房中,肯特将房间内银质烛台上的蜡烛点燃,顿时黑漆漆的房间内亮了起来。

    墙壁上挂着三幅油墨水彩画,从手法上看都是出于大师之手。几副完整的士兵板甲耸立在房间的四角,在火光的映照下,盔甲的表面反射着漂亮的光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