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拂晓:第六章.嘱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梅尔大师将一粒方糖放入咖啡中。

    索西亚大人,萨尔达大人,这是在下珍藏的,西海岸最有名的罗兰咖啡,您二位请用。

    维克多警长,你这西海岸的执法官倒是品味很不错嘛,与黄金等价的罗兰咖啡,就算是皇家也很少有机会品尝的到,不错,不错。,塞尔达门捷列夫轻笑着饮下一口,果然与黄金等价的咖啡就是不一样,醇香浓郁又如绸布般丝滑,好。

    您喜欢就好,塞尔达公子一看就是咖啡大家,罗兰咖啡我个人还收藏了两小罐,若我有荣幸,明天去您府上,在下与您继续交流咖啡之道如何?

    好,不错,不错,我塞尔达最喜欢交喜欢咖啡的朋友。,塞尔达嘴角弯起一丝月牙。

    还好我提前做了功课。

    维克多警长心底长吁一口气,只要西北行省的二当家塞尔达门捷列夫满意,自己的仕途之路就可能再一次提拔,为此两罐罗兰咖啡虽贵,但也肯定值得。

    他转身向在场的另一位贵公子,郁金香家族的索西亚看去,却发现对方正沉思着什么。

    难道索西亚对咖啡不满意?

    还是说自己也要向他意思一下?

    但维克多的罗兰咖啡已经被塞尔达预定了,与其等价的也没别的东西了。

    他奶奶的,郁金香家族不是人人清高吗,板着个脸算什么意思?

    他不由的一阵紧张,但官高一级压死头,更别说索西亚比他高了不止一级,这位也是他得罪不起的主儿。

    塞尔达看出维克多的窘迫,刚预定两罐小黄金,心情的不错的他还是要帮帮自己的下属,于是提醒道,索西亚公子,关于明天突袭琼恩群岛的安排

    啊,抱歉,有些失神,罗兰咖啡吗?很不错的东西,谢谢你这么用心,维克多警长。,塞尔达的声音将索西亚拉回现实,他还在回想那封信件相关的事情,自那之后已经过了一年,原本嚷嚷着要剿灭琼恩海盗的贵族们原计划联合五位大公的军队,但最后因各种原因只有郁金香与门捷列夫两位大公组成联合军队,出征琼恩群岛。

    原来不是对自己有成见,只是在想别的东西。

    还会向自己道谢。

    果然郁金香一族就是不同,品德高尚。

    索西亚的反应让维多克警长放下了心。

    对维克多的反应,塞尔达轻笑一声,接着说道

    据调查,明天的弥斯托尔节是琼恩海盗一年一度的狂欢节,届时海岛的守备会松懈许多,我计划在凌晨,海盗们喝的酩酊大醉之时,郁金香军队从小岛左侧偷袭,门捷列夫与西海岸警卫从右侧偷袭,两面夹击,争取一个不漏的将他们歼灭。

    您的方案考虑的很周全,相信在梦捷列夫与郁金香势力的联合下,正义的铁锤一定能制裁那群贪得无厌的海盗。

    那么,为胜利干杯。

    为即将到来的胜利干杯。

    维克多警长弓起身子,恭维的触碰着两位大公的酒杯,那小人我也,干杯,干杯,哈哈。

    郁金香当代家主罗德里克斯郁金香正阅读着这封来自于肯特的密信,索西亚郁金香与幻术大师梅尔耐心的坐在他身旁。

    良久,罗德里克斯合上信,低微的叹了口气,将拉切尔的魔法记录卡至于长桌正中。

    索西亚,你怎么看。

    大哥。,索西亚似有犹豫。

    没关系,你尽管说。

    年轻的圣殿骑士吞了口口水,认真说道,关于苏菲大嫂是否病逝尚未确定,但信上的年轻女孩子确实是她的孩子,既然是郁金香家族唯一的后人,我们有必要将她接回来。

    罗德里克斯点点头,过了十年他也明白苏菲郁金香毫无音讯,大概率是已经不在人世,而魔法记录卡上与自己妻子有九分相似的女孩,他一眼就能确定是自己的亲身女儿。

    索西亚继续说道,但这个名为肯特的寄信人,他的意图就有些揣摩不测了,他是敌是友?为什么在知道我们身份的同时寄这样一封信给我们?是威胁我们索要宝物?还是意图巴结郁金香家族?

    哼,如果真如信中所说的那样,拉切尔被收为海贼的养女,那么这个所谓的肯特估计就是个贪得无厌海贼,妄图以她来要挟我们获取好处。,幻术大师梅尔处着单片老花镜说道。

    或许这位肯特先生(小姐)是我们的朋友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