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江山:17、风雨赤帝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只听赤帝庙里咣咣当当,似乎有人在拆庙劈木头,不多时,小窗里就有火光透了出来。

    杨素和翠花这时也顾不得冷了,二人并排坐在破窗下,支起耳朵全神贯注听了起来。

    哼哼,我说你们十三土司胆子倒是不小啊,竟然敢主动联络我家大人谋反!

    小声点!听到汉子略带戏谑的言语,那名女子小声斥责道。

    粗犷汉子紧接着大笑:这荒郊野地,能有个鸟哇!这么谨慎干什么?说到这里,他望向女人白净的脖颈,又低头瞥了一眼自己的裤裆,嘿嘿道:还真有个鸟哇!

    那女子看到汉子的举止之后冷笑道:还真是条见谁咬谁的疯狗!怎么,想咬我?等你家大人除掉端木老狗、掌控南疆之后,那你就是开国功臣?到了那个时候,你想做什么,我一个不会武功的弱女子敢不从你?

    汉子一把将女人脸上蒙布扯掉,捏着她白皙的下巴淫笑道:离阳朝廷能够掌控南疆,全靠他端木家一门忠烈。如今端木郁垒年事渐高,他中年得子,那小殿下端木灵仰还没及冠,只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罢了!

    汉子嘿嘿道:只要咱们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弄死端木郁垒那个老家伙,凭我家大人的手段,加上你们十三镇宣抚司从中策应,一定能把整个南疆吃到嘴里!到时候,我家大人学那前朝段家裂土自立,又有谁能挡得了?到了那个时候哈哈哈哈

    粗犷汉子说完就要去扒女人的衣服,却被女人一把推开。

    汉子望着这名皮肤白皙、身段婀娜的异族女子,眼神猥亵。

    破庙外,杨素听到两人的对话之后,不寒而栗。

    他知道这名不知道身份的汉子所言非虚!

    因为如今离阳朝廷已经被北方的天狼铁骑折腾得毫无还手之力,要是南疆再生事端,朝廷根本就鞭长莫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南疆从离阳版图中分裂出去。

    杨素并不知道汉子口中的大人究竟是谁,可能说杀死天南郡王并取而代之,此人一定是端木家的近臣大将,并且威望不低!

    杨素开始沉思。

    这两人冒着雨连夜赶路,说明他们的行动已经迫在眉睫。可自己和翠花只有两条腿,要是这么一走了之,就是白天黑夜不停地跑,也跑不过四条腿骑马的啊。

    如此,便只有一个办法了。

    杨素抹了一把脸上雨水,望向身旁的翠花,谁知翠花已经抱着膀子靠在墙根睡着了。

    杨素怕喊醒翠花之后惊到屋里二人,先捂住翠花的嘴,这才把他晃醒,并示意翠花别出声。

    杨素围着赤帝庙转了一圈,顿时计上心来。他扯着翠花走到破庙正对面的竹林中,又朝里走了小半里地,这才牵着翠花停下来。

    翠花抹了一把脸色上雨水,不满道:我说小满,你到底想干什么?这对狗男女要是发现了咱俩,不杀了咱们才怪!你还不跑,我看你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是不是!

    杨素面无表情道:这件事事关南疆百姓生死存亡,要走你走,我留下来。

    疯了翠花喃喃道。

    他想给杨素一巴掌,最终还是忍住,焦急道:你留下来能做什么?就你这小身板,都不够人家一刀的!小满,这不是说书人讲故事,也不是你整天看的那些英雄传记,他们会杀了你的!

    我知道。杨素笑道:所以,我也在想办法杀了他们。

    疯了疯了翠花不停重复着这两个字,呆在当场。

    杨素眯着眼道:天下安定,百姓安居,却有人妄图以一己之私燃起战火硝烟,当诛!

    当诛你大爷!翠花终于忍不住了,指着杨素嘲讽他道:做事之前也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就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还诛他们?你省省吧你!你被他们砍了,也就白砍了!懂?

    见翠花真生气了,杨素笑道:我又不拿刀去跟他们硬拼。再说,这不还有你帮我。

    我翠花一跺脚,咬牙切齿道:你这个贼胆包天的家伙,你还是不是读书人?你读书读傻了吧你!

    杨素笑了笑,仿佛是在安慰自己:遇到了如何置身事外?不杀人怎么救人?

    翠花从小与杨素一起长大,当然知道这个疯子心意已决。他望着杨素,心一横,咬牙道:拼了!反正就是死,他们也得先把你这个跑不快的家伙先弄死,说吧小满,咱俩怎么干!

    杨素趴在翠花耳边,两人开始嘀嘀咕咕。可竹林里株深叶密,终是无人可闻。

    等到黎明时分,小雨渐渐停了。

    翠花借着早晨的一点微光,打量着眼前只穿着里裤里褂、并且脸上身子上全是泥巴的杨素,忍不住笑了:小满,咱俩也忙活一宿了,出去溜达溜达?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