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执令人:第二十九章 崩溃边缘的一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馨儿说完后,叶凌什么都没说,伸手把她搂入怀里,希望可以给她黑暗的世界里增加一丝温暖和光明。

    小金泪水划过脸颊,叶凌能够想象当时小金是怎样的挣扎,它肯定拼命保护过馨儿吧!

    哥哥,我不想活了,爸妈好累,真的好累,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馨儿抽泣着开口,死死抓着叶凌的衣服。

    小金,馨儿的导盲犬,实际上馨儿根本不算它的主人。

    一只导盲犬的价格足足十几万,馨儿家根本难以支付,为了给馨儿治病,家里已经欠了几十万,又怎么还有钱买一条导盲犬

    所以,馨儿镇上免费帮她申请,由官方出面暂借小金给馨儿使用,所以小金这一死

    家里本就负债累累,如今再加十几万,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芳姨和兴叔一夜白头,而馨儿更是心生死念。

    馨儿乖,听哥哥说叶凌抱着馨儿说着话,但每说一句开导的话,眼中的杀意就暴增一丝。

    小金死后,馨儿心如死灰,她虽然看不见,但却能清晰感受到爸妈的压力和劳累,这些年来,夫妻俩经受的痛苦太多了。

    三十几的人,看上去却像四十好远的年纪。

    小金的死亡让馨儿压抑的想法彻底爆发,她责怪自己,是自己的双眼导致了一切,让原本美满的家庭走到了万丈悬崖之上。

    馨儿哽咽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姑娘压力太大了,她不敢在爸妈面前哭,她怕她的软弱彻底击垮这个摇摇欲坠的家庭。

    睡吧睡吧,睡醒了就好了。叶凌抱起睡过去的馨儿,看着她身上的死气一点点随着眼泪消失,眼中欣慰,渡入鬼力抚平灵魂让她安心睡去。

    把馨儿送回房间后,叶凌退出来轻轻关上门,面色瞬间冰冷,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响铃三声,在对面说话之前,叶凌阴沉开口:

    马三,东区的狗肉屠夫,是个胖子,一个小时内,我要知道他的下落!

    夏夜里,坐在街边,点上几串烤的滋滋冒油的烧烤,倒上一杯冰镇啤酒,那感觉简直不要太畅快。

    今天是周日,明天又要投入紧张的学习生活了,所以叶凌专门抽空来吃一次,顺便来看看这里的小妹妹,那个乐观的小姑娘。

    来到烧烤店,老远就闻到了令叶凌口水长流的蒜香麻辣味,生意依旧那么火爆,幸好有一桌的客人刚好吃完离开,不然叶凌都没座位。

    芳姨,今天这么热闹啊。走过去坐下,叶凌先和收拾餐盘的老板娘打了个招呼。

    你是叶凌是啊,这几天生意还行。芳姨笑着说道:你先坐,我马上收拾一下。

    简单聊了两句,芳姨快速收拾了桌上的残局,让叶凌去选烧烤,然后去帮着自己老公继续烧烤,而看着芳姨忙上忙下,叶凌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芳姨虽然不爱说话,但上次和叶凌聊天时的神色里充满了对生活的热爱,可如今

    就连刚才对叶凌的笑都很敷衍,那感觉就像是硬生生挤出来的一样!

    兴叔叶凌抬头,远远看向那位在油烟熏陶下全心全意烧烤的男子,原本宽厚坚实的肩膀,居然显得无力起来。

    夫妻俩无精打采,宛如丢了魂儿,眼中原本璀璨的神色黯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了,馨儿,馨儿在哪儿叶凌忽然全身一震,连忙站起来望向四周,可四周全是有说有笑的食客,完全没有半点馨儿的痕迹。

    一股凉意侵入叶凌后背,他眼瞳闪动,脑海中回忆起那个可爱有礼貌,牵着一只导盲犬对生活充满期待和阳光,笑起来脸上有两个小酒窝的小妹妹。

    那个甜甜叫他叶凌哥哥的小妹妹!

    一种不好的预感将他笼罩。

    那个胖子叶凌眼神忽然一变,如果说之前他的眼神是一只温顺的羊羔,那么现在就是一头嗜血的猛虎!

    叶凌,你怎么了烧烤好了。

    一个声音响起,叶凌转头看过去,是芳姨,她神色憔悴,宛如这几天一下子老了好几岁。

    芳姨,馨儿呢馨儿在哪儿叶凌沉声问道,居然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语气不合适。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