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执令人:第二百三十三章 殊死一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想杀我你给我陪葬吧!捕烈大吼一声,他知道自己跑不掉了,所以能带走叶凌成了他最后的执念。

    伴随着大吼,捕烈身上肆虐开来的鬼气直接把叶凌震伤,毕竟这可是厉鬼的愤怒搏杀。

    休伤大人,诡剑式!

    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声音传来,原本已经冲出去很远的木剑突然消失,下一秒竟然直接出现在叶凌身边,宛如穿梭了空间一样诡异。

    捕烈的匕首被木剑挡住,还没完,木剑一触即逝,再度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捕烈脚下,一个闪烁直接割破捕烈半条腿,让他站不稳跪了下去。

    **。叶凌嘴角流出鲜血,脸色有些苍白,可他抓住机会把龙纹笔往前一送,直接穿透捕烈的左肩。

    啊啊啊!!!!被鬼器穿透身体,捕烈痛得仰天大吼。

    不过这一刻他也明白了,叶凌这是把他当做磨刀石了,有陈牧和干将在,他根本就杀不了叶凌,反而还能最大限度的磨炼叶凌的战斗力。

    再度受伤让捕烈的战斗力变得更弱,而陈牧的木剑收回去之后,叶凌真正展开了自己的攻势。

    龙纹笔在这一刻绽放出了耀眼的光彩,捕烈多次反击都被龙纹笔挡了下来,而另外两次的致命攻击也被陈牧和干将先后挡住了。

    最后,叶凌嗑药之后越战越勇,干脆收了龙纹笔,拳头上包裹鬼力,一拳拳砸向捕烈。

    实战提升战斗经验和实力,叶凌在这一刻能清晰感受到。

    叶凌的身体力量彻底展开,体魄在一拳一脚中快速提升,原本鬼神本源只是强化了他的身体,如今的激烈战斗才是真正触发其效果的时候。

    一次对碰中,叶凌终于压制了更加虚弱的捕烈,一个初级执令人压制了厉鬼,这件事说出去都不会有人信。

    该死该死该死!!叶凌,这是你逼我的!!!捕烈大口喘着气,本源不要钱的往外流,他全身破烂,魂体几乎都要不稳,可目光却是越来越狠辣。

    叶凌本以为他这是在发疯,可就在下一秒,脸色直接就变了。

    捕烈仰天发出一声悠长凄厉的长啸,浑身鬼力全部释放出来,在半空中形成了一个庞大的鬼阵,而就在鬼阵成型的瞬间,遥远的地方有一股股微弱的鬼力与之回应。

    大人,镇压他,他要强行召唤所有鬼种,而鬼种一旦脱离宿主,宿主必死!

    这是捕烈的最后一搏,就算是死,他也要带走叶凌和上百条人命!!!!

    双拳难敌四手,这是前人留给后辈打架时的经验,捕烈很悲催的就是处在这种情况下。

    鬼相的重拳打在捕烈的魂体上,瞬间将他的护体鬼气打散了三分之一,主要是之前有陈牧和干将分散他的注意力,不然单凭鬼相的速度和力量可达不到这种效果。

    捕烈如同一块陨石砸到地上,并且在地面划出了一道长达五十米的深深沟壑。

    两件鬼器先后被毁,捕烈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往常坚硬如铁的鬼器在今天就跟放了假一样,一碰一个破,一砸一个毁。

    捕烈有理由相信干将的莫邪剑可以斩断黑雾笔,可叶凌的那杆笔状长枪,他是怎么也想不明白。

    捕烈从沟壑里爬起来,嘴角挂着鲜血,那些都是本源,虽然不是最精华的那一部分,但也无比珍贵。

    叶凌!有种我们

    捕烈站了起来,现在的他受伤不轻,而且两件鬼器被毁,战斗力下降了好几成,现在想跑已经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了。

    不过他话还没说完,叶凌背后的紫蝠鬼翼一震,直接带着他来到捕烈不远处笑道。

    如果不是他们,你在我眼中不过是一只废物蚂蚱,抬手就能捏死!捕烈恶狠狠的看着叶凌,就是这个蝼蚁,坏了自己计划,将自己逼上了绝路。

    嗯,这个我没意见,不过你是不是傻叶凌一句话让捕烈差点暴走,我就不明白了,我有强大的手下为什么不用凡事都要我亲力亲为,那还要手下干什么

    你不敢捕烈盯着他,直说道。

    不敢来来来,大战三百回合,谁先认输谁是狗。叶凌撸起袖子,背后紫蝠鬼翼展开,上面的纹路一个闪烁,直接带着他横移出去二十米。

    捕烈虽然很愤怒,但现在还是露出了奸计得逞的微笑。

    叶凌果然太年轻,如果他执意让干将他们动手的话,自己必死无疑,可他终究是太狂妄自大了,这是年轻掌权者的惯性。

    叶凌和捕烈一对一,干将他们站在远处观战,看样子并没有参战的打算,只有鬼相在摩拳擦掌,准备随时保护叶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