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妻18岁:总裁大人求节制:第698章 身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说你,都是这样了,还有脸活着,要是我早一头撞死了。

    苏玉儿摇摇头,被他逃了。

    可这次离辰却没有回答。

    毒是解了。夕洛和陆渊还来不及开心,却听离辰继续道,可是,苏玉儿她好像陷入了幻觉。离辰眉头紧皱着,语气是掩饰不了的沉重,照理说断魂草的毒不在她体内是不会有幻觉出现的,可是这又是怎么回事?

    华云郡主在民间最得人心,她的封地华阳,民风淳朴,人人都爱戴这位郡主,因此人民都勤劳耕种,每年的税收是一笔很大的数字。

    苏玉儿也是被他一气呵成的动作给震得傻傻的,连忙转向夕洛小声问道,夕洛哥哥,你们确定认识他?

    还未到正厅,王员外带着一并奴仆下人也迎了出来,恩人来啦!说不出的激动,也不知是真是假。

    离辰一听便知是毒药开始作用了,吩咐宇凡以天雪莲为引入药给苏玉儿服下。

    哈哈苏玉儿想忍住笑意都做不到。

    春梅,你先起来吧,不过如果本小姐发现,以后你心口不一,那就别怪本小姐让你求生不能,求**,如同此茶杯。看着春梅的样子,凤倾城也知道春梅怎么想的,说完拿起桌上一只缺了口的茶杯,用力一捏,茶杯立刻成了粉沫。

    几人霎时笑一团,紫易凌也笑了笑,只是眼睛的深处透出一丝忧虑,随即被很好地掩饰了过去。

    我知道,两天对大家来说可能有些勉强,但是,若漪在这里拜托了,事关亲王府颜面。说完,若漪鞠了一躬。

    漆黑的夜里,苏玉儿还未入睡,她抱着自己的膝盖坐在床上。眼前闪过紫易凌妖孽的脸,又闪过他戏弄自己,担心自己,陪她看烟火的画面,一幕一幕,像电影一样在她脑海里回放,最后画面定格在他愤怒离开时那个落寞的背影。

    日子过得飞快,这两天待在客栈没事干,紫易凌就带着苏玉儿在柳城晃荡,大到名胜古迹,小到弄堂小巷,反正是好吃好玩的都玩了个遍。放下了所有的负担,苏玉儿也慢慢开始适应这个世界,虽然和紫易凌恢复到以前那样吵吵闹闹,可是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个疙瘩。

    再说凤倾城,出了云廷这,叫上春梅,边走边告诉春梅,一会会在云小蝶面前揭晓她的身份,让她有个心理准备,并告诉她,就算恢复春梅的身份,也会让春梅继续管理郡主府的,这春梅办事还行,这两天把郡主府打理得井井有条,而且也没做过什么违背自己的事,还是个不错的奴才,既然这样,那就继续用吧,春梅哪敢说不啊,忙恭敬的点头道:是,大小姐,全凭您吩咐。

    所以这一行人绕到了华云郡主墓的后面,华云郡主墓是临山做建,后面就是整个山,凤倾城如果想进入,只能在山体上钻个洞才能进入,当然了这个艰巨的工作就交给阿黄了,阿黄可是有一张天下最锋利的嘴。

    我们这样贴着染儿的耳朵,苏玉儿说出了心中的计划。

    抬眼一看,凤倾城愣住了,这人居然是疯了的三姨娘,此时三姨娘虽然也是披头散发,衣衫凌乱,但眼神却是清明透澈,哪像是疯的人啊,看来自己还是大意了,让这疯女人钻了空子。

    还敢欺骗朕,你若是好好照顾城儿,如何会发生庶女敢抢嫡女位置的事情?皇上更加怒了,眼中已经显出杀机来。

    小苏,吃吃这个,招牌菜。夕洛细心地布着菜,同时向紫易凌投去一眼,女孩是要用来哄得!

    见谎话被识破,二姨娘马上哭丧着脸道:解药不在二姨娘这,在云老家主手里。她是真的害怕了,因为她今天送来的毒药就是杀人不见血的,外人根本查不出死亡的原因,就算今天死在这里,也不会有人怀疑是凤倾城杀了自己的,所以她现在很害怕,不过她还是不想说实话,所以就拿云老家主当挡箭牌,心想你凤倾城不可能有本事去和云老家主对质,接着从这以后不管凤倾城问啥,二姨娘都是一口咬定什么都是云老家主让她做。

    几人也觉得苏玉儿说得有理,便点头答应下来。

    一想自己被戴了绿帽子,这事还被这么人看见了,那以后还让他怎么出去见人啊,越想火越大,对着五姨娘怒喝道:贱妇,去死吧说着打算再补上一掌,让这个不知羞耻的五姨娘去死,同时心中也无限后悔,当初怎么就和这个不知廉耻的娼妇搞在了一起呢。

    离辰,他们欺负我。陆渊走到离辰身边寻求安慰。

    一听到三倍后,只听一阵阵倒抽冷气的声音,二倍都不一定能完成,三倍能行吗?可是刚才刚跟大小姐保证过,完全听从大小姐的命令,不能反悔,所以这些人也只能咬牙答应了,大吼一声:听明白了。

    无法无天?苏玉儿瞠目,她那里无法无天了?她这是理性建议啊!苏玉儿看向紫易凌,一脸的委屈,紫易凌摸了摸她的脑袋,看向陆渊,我惯的!眼中写满威胁,恐吓,我就是这么惯着的,你陆渊怎么着吧。

    于是再次劝道:莲夫人,你的痛我能感受到,因为我也被人背叛过,虽然不是情伤,但是这痛都是一样的,而且就算这样,我们还是要坚强,保护好自己,并活出精彩来,让背叛你的人后悔当初的决定。

    苏玉儿来来去去也不知道这陆渊到底要说什么,侯爷,你到底想和我说什么直接说罢,不要和我拐弯抹角的了。

    苏玉儿正奇怪他怎么知道手链的事情,但还是十分配合地露出右手手链。

    接着小鸡仔很无辜,又很讨好的对凤倾城道:母亲大人,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刚才真的是一时没忍住。

    凤倾城立刻睁眼查看,一看自己确实是落在一个少年的怀抱中,这少年也就十六七岁,不过气质确稳重老成,而且唇红龄白,模样俊美非凡,骑在一头圣兽烈焰幻鸟上面,烈焰幻鸟身上火焰烤得人暖和和的。

    魍的功夫也不是摆在那里的,这次再让这小姐被劫,他万死不能谢罪!

    宫主。现在我们怎么办?南宫日耀眼神有些焦急,外面大批人马正朝着灵风谷涌来,他心急如焚,想必不光他,只要是初灵宫的弟子们,都心急火嘹。

    凤倾城也嘱咐紫洛,让紫洛辛苦一些,等这五百人训练的时候,就用空间屏蔽把这屏蔽了,省得不必要的麻烦,紫洛欣然接受。

    紫易凌端起酒杯,却并未喝下,眼睛直视着云姬。此时的云姬已将面纱摘下,面纱下的脸庞的确是惊人。倒真有惊世之貌,在世人眼中也许是足以颠倒众生,只是在紫易凌这里却根本勾不起他的一点兴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