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通神录:第三章 房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虽然不算贵,但也不是普通老百姓随意用的了。

    这十多个人发型奇异,看来不像是正规人家的出身了,还有他们的歪斜衣襟,还有露出大半胸毛的装扮,是流氓无疑了。

    领头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有人撑着黑色的油纸伞站在他后面,为他挡着从老天那儿降下的毛毛细雨。

    李三道站在雨里,头上没有伞,任由雨水在他的身上洒落。

    他看着对面的这个年轻人,眼里带上了一丝讥讽,这个人,他认识。

    的时候在他的耳朵后面留了个记号,没想到现在来寻仇了。

    李三道几乎眨眼间就把这个家伙内心的想法一五一十的分析了出来,这样的货色,就算是来上十个,都不够他一只手打的啊。

    他看着衣服不算便宜的年轻人,讥笑着开口,是你啊,伤养好了吗,就凭你这种货色,也敢碰我妹妹。

    年轻人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几乎就要走出雨伞的范围,与李三道拼命,但他看着只能站在那儿淋雨的李三道,脸上突然一丝笑容,他装作漫不经意的摸了一下鼻子,然后带着笑开口。

    这么长时间,没想到你一回来就是给我还钱来了。

    李三道看着如同孩子一般幼稚的年轻人,眉头一挑,哦。

    年轻人也不接话,就是站在那儿,轻笑着开口,李三道,周胜超欠了钱,你正好来还,不过我现在很不高兴啊。

    年轻人说到这儿,都不想废话,直接两手一挥,就像是是打开了狗笼子一样,剩下的那十多条狗就扑了过来!

    臂粗细的木棒带着刺鼻的火油味冲了过来,原本还算平整的泥泞地面瞬间就被踩得凌乱不堪。

    杀场已经发动!

    我们走错路了吧,抱着他爹行走的李三道,看起来就像是抱了一个他爹的遗照,不过,这个遗照,是彩色的。

    李三道虽然离家多年,但他还是记着回家的路,但是随着周胜超的指路,眼前的景色愈加荒凉,甚至李三道都能清晰的看到远处的乱葬岗的时候,他终于开口了。

    这种不知道终点在什么地方,又不知道路途有多远的回家之路,还是让李三道心里出现了一丝莫名的警惕。

    刀,那就是我们的房子啊,双腿都被截断的周胜超指着不远处一个窝棚,眼里的眼泪都淌出来了。

    李三道顺着手指看去,不由得身体一震,这分明是临时躲雨用的窝棚啊!

    几根树枝盖在了木板上,勉勉强强的将正面挡住了,充当了一回大门的重任,看着那窝棚的大,估计里面最多就只能躺下两个人了,远处就是乱葬岗,李三道的脑子里甚至出现了这怕是个坟包的错觉。

    他摇了摇头,将脑海里这个可怕的错觉甩了出去,他抱着周胜超向着那个窝棚走了过去,周胜超脸上淌着眼泪,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兴许是李三道刻意为之的脚步声惊醒了窝棚里的人,一个李三道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老超,是你回来了吗?

    周胜超脸上淌着泪水,顺着那沟壑交错的皱纹往下流淌,眼泪都把眼睛迷住了,他还是忙不迭的开口,老婆子,是我,我回来了。

    一个老人的手拨开了挡在木板上的树枝,摸索着走了出来,她的眼睛是一片白色,看来是瞎了。

    李三道的养母眼睛已经瞎了,养父腿断了。

    就算是铁打的汉子也要流出泪来了。

    刀,是刀!那个老妇人先是楞了一下,浑浊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丝热泪,就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冲了过来!

    姜妈,我在这里,李三道将怀里的周胜超放在地上,然后抱住了那个踉踉跄跄的老妇人,刀,你终于回来了啊,老妇人的浑浊眼睛里是忍不住的泪水,就连地上的周胜超也是忍不住的抹眼泪。

    李三道的眼睛里也是含满了泪水,地上的周胜超抹了抹眼泪,开口说,我们还是进去吧,外面风大。

    姜妈醒悟过来,走走,进屋。然后摸索着往屋里走,李三道擦了擦眼里的眼泪,扶着姜妈走进了窝棚,周胜超用手爬了进去,然后又有些费力的将树枝拉了过来,遮住了这个有些丑陋的家。

    李三道低着头站在窝棚里,他的身材过于高大,已经没办法在窝棚里站着了,李三道抬头一看,窝棚里面的景象都是在他的眼里了。

    最里面是一块木板,上面放了一些破旧的被褥,一股臭气扑面而来,靠近外面的地方,用几块砖打了一个简易的灶台,里面还有着灰,铁锅就搭在了上面,看起来就是经常拿这个做饭了。

    然后,就没了。

    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李三道的眉头拧在了一起,在这儿,他一直弯着头,连头都抬不起来,让他的心里愈发的焦躁,他忍着那股从心里发出来的燥热,开口问地下的周胜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