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系统你能怎样:武林盟主最帅(5)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凌凌七听着他糯糯的声音,心也跟着柔软,自己是不是太狠心了,他还这么。自己这么大的时候还在玩泥巴呢,也不知道杀他父母的是谁。

    因为花舫节的天价出牌,凌凌七已经出了名了,许多人砸了钱想跟他一度**。

    秦月懂得策略,说凌凌七一月只接六次客,选出价高者的前三位,再由凌凌七自己挑一个。

    到了第一次出台的时候,没有在上次的舞台,是另一栋楼,低低的舞台上一位舞姬穿着大红的衣服跳着舞,两边坐着姑娘弹着琵琶伴奏,偶尔还有人跑到台上对着姑娘一顿乱摸。

    终于知道上次那个台子的设计是为什么了,如果不是隔着水,估计衣服都给他扒下来。

    好吧凌凌七说着就把中衣和裤子脱了下来,只留一条白色的四角亵裤,拿过楼寻风的外衣披在了身上。

    楼寻风看着眼前的人,头发披散在身后,细长的脖子下是如玉的胸膛,盈盈一握的腰肢,两条雪白的长腿弯在身侧,披着他青色的外衣,活脱脱一个勾人的妖精,鼻子一痒,温润的液体滴落下来,楼寻风赶紧转过头去,流鼻血什么的太尴尬了。

    要把头抬起来,过一会儿就好了凌凌七觉着奇怪,怎么好好的流起鼻血来了,莫不是补过头了吧。一个大男人对着自己流鼻血这种事,凌凌七是肯定不会想滴。

    楼寻风接过凌凌七递来的丝巾,捂在鼻子上,抬起头,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弄了些酒,就着丝巾把脸擦干净,楼寻风拿过凌凌七的外袍穿在了身上。

    他走上船头,摇了摇船头的铃铛,立刻有个船划了过来,牵起他们船头的绳子往前面拖。

    过了一会儿船靠了岸,楼寻风转身回了船里,把青色外衣紧了紧,说了一声得罪了把凌凌七抱了起来。

    凌凌七伸手环着他的腰,把头埋在他胸前,楼寻风抱着他踏着木板走上了岸。

    听说昨天拍出一百万金的倌靠了岸,许多人围了过来,想一睹芳容。等了一会儿,那个公子哥就抱着一个人走了下来,虽然看不见脸,但是青衣凌乱的裹着,露出一截剥壳鸡蛋似的肩头,纤细的手臂环在那人腰上,雪白的腿随着步伐轻轻晃着,一双玉足也不似男人的粗糙,十分巧。

    有个胆子大的上前摸了一把,被楼寻风一脚踢开,那人坐在地上刚想破口大骂,抬头对上了楼寻风冰冷的眼神,就像看一个死人一样,吓得他一哆嗦,噤了声。

    刚才上岸见这些人色咪咪的盯着,就已经很不爽了,总有些不怕死的撞上来。

    丫鬟在前面引路,带着他们走向了后院,到了凌凌七住的院子门口,一个娃娃挡住了路。

    上官玉黑着脸:把我哥哥放下来

    不放楼寻风冷冷的说着,想必这就是林七的弟弟了。

    凌凌七才不管,直接从他身上跳了下去,奔向了上官玉。

    玉儿怎么在门口呢,吃饭了吗?凌凌七蹲在他面前,笑着捏捏他板着的脸,哥哥不是说了,板着脸不好看吗

    上官玉不说话,看了看他裹着的外衣,和里面什么都没穿的身子,以及地上光着的脚,脸又黑了一个度。

    瞪了一眼楼寻风,一言不发的转身进了院子。

    凌凌七赶紧追上去,祖宗又生气咯,要好好哄哄。

    进了屋子,发现桌子上摆了许多菜,还有盛好的两碗饭,看来是等他回来吃饭呢。

    凌凌七走到桌边坐下,拿起筷子开始扒饭,口齿不清的说着:玉儿真好,知道哥哥我饿了

    上官玉顿了一下还是开口说了话:饭都凉了还吃,去穿好你的衣服

    得嘞凌凌七放下碗筷去了里间,才记起自己穿的是什么鬼样子,他刚才还大赤赤坐在那里吃饭,想想都觉得尴尬。

    穿好衣服,又绑好头发,凌凌七才从屏风后面转出来。

    拖过凳子坐在上官玉旁边,又把他抱到腿上,看着眼前气鼓鼓的脸,莫名有些想笑,憋住,不能笑,会被他打死的,到时候就哄不好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