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攻略:第1章 世仇未婚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南神医,你看这个人,还有救吗?

    宋义长小心翼翼得开口问着我,他身后的两个小弟也跟着缩头缩脑。

    我看了一眼双目紧闭,面色青紫,头上还在汩汩往外冒黑血的人,诚实告知道没救了,等着被衙门通缉吧。

    宋义长扑通一声跪地,双目失神。

    南神医,你可要救我们呀,我们真不是故意的。跟在左侧的大黑面脸色有些发黑。

    虽然他的脸本身就已经够黑了,但并不影响此刻更加难看的面色。

    我看着这面前的三人,着实有些头疼。

    这个还在昏迷中的男子,一身紫衫,寻常老百姓如果不是活腻了,定然不会如此穿着。

    紫色长衫乃高官家专属常服。

    偏生腰间配了个带有裴将军家特色的玉佩。看这面容,不过弱冠年纪,裴家符合这个年纪的人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裴子秦。

    也就是我的未婚夫。

    要说起我和这裴子秦的渊源,那可绝对是我上辈子挖了他的祖坟的关系。

    也不知我娘亲当年是何等得天姿国色,引得我父亲和裴子秦的父亲明争暗抢,那时可能是我娘亲病糊涂了,选择了我那不解风情的父亲,然后才有了我。

    至此,两家的恩怨便就此结下。

    我爹春风得意了十几年,见到人家大将军还要往前凑,经常引得人家大将军黑面而归。

    那好管闲事的皇帝也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以为两家人是因为关系太好,才经常腻歪在一处,这一高兴,就给两家人赐了婚。

    于是我和裴子秦,就此继承了上一辈的恩怨。

    其实这么说来,更像是我挖了自己家的祖坟。

    据说这个裴子秦一得知这个消息,两只黑眼珠子往上一抬,差点没过去。

    出生于武将的家庭,身子骨定然不会弱到哪里去,可想而知他是有多厌恶和害怕这门亲事。

    我心里真是觉得罪过啊,还没嫁过去,差点害得人家白发人送黑发人。

    于是让人给对方传话,圣旨不可违,我嫁过去,绝对不影响裴子秦纳妾,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只有个夫妻名号,各自安生。

    结果话带到,刚清醒不久的裴子秦一口鲜血吐出,差点又是没过去。

    他奶奶个熊,裴子秦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讹上本姑娘了是吧。

    于是我索性放手不管,任由他寻死觅活。

    如今眼前的场景便很明了了,若是放在平时,见到这个人我定然甩手就走,免得将来继续讹上本姑娘,一不小心落得个克夫的名号,可就了不得了。

    但如果是宋义长惹的祸,我便不能坐视不理了。

    怎么说也是我在这长安街上的手下,他要是进了牢中,以后谁给我鞍前马后得办事?

    神医不神医的倒是无所谓,只是一想到他动不动晕倒吐血的前科,本神医还是替他捏了把汗。

    听到旁边那呜咽的哭声,我顿觉心烦气躁。

    行了,别哭了。下次别下那么重的手,当场咽气我可救不了你。

    宋义长一脸跟我跟对了的表情,感恩戴德道南神医,我就知道你一定能治好,整个长安城,你的医术最高明了!

    我应承了他那每次遇到事情都会来拍一番的马屁,伸手去把了把裴子秦的脉。

    这脉息搏动有力,不浮不沉,手上的两边茧子显然也是常年拿刀剑的人,明明是练武之人,身子骨怎会如此柔弱?

    这么一想,我又是气上心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