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刑:第8章 8【署理香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着宋刑结果木盒包大通拿起桌上的茶杯一副老神在在样子开始慢慢的喝茶,宋刑抱着木盒快步的走出房间。

    走在大路上,宋刑把玩这手中的新得来代表香主身份的令牌,内心想到,这个包大通也真是够傻得,让我给他师父送点礼品,这时只要给自己一点小好处就够了,这家伙可真够抠门的,给个一百两银子你大小也是一个坛主,一个月怎么不能捞个千八两银子,这可好拿着黑虎旗的职位做人情,一个外坛香主的牌子被这包大通抵了一百两银子,这要是让他师父知道了,还不拔了他的皮,不过宋刑还是不准备揭发这个糊涂的包坛主,如果自己以小头目的身份加入黑虎旗,就算是练出了内力,自己最多也就是一个普通的旗目,毕竟这黑虎旗里后天后期的人手也很多,有可能还只是一个有名无实的署理旗目,可是如果自己以外坛香主的身份入职黑虎旗,那可就不一样了,至少也是一个旗目,而起这个旗目可比普通的旗目好的多,因为黑虎旗算上刚刚建立坛口的青远城也才五个外坛,一共也就五十个不到的香主,这一个外放香主至少要干满一年才有可能回到黑虎旗再次入职,但是大部分的香主一干就是三五年,到现在黑虎旗来到归远府也才五年,也就是说,现在当过香主的不管是在职的还是已经回到黑虎旗的最多也就一百名,这些当过香主的旗目只要到境界就可以外放担任副坛主的,你没有当过香主的永远只能当打手升到旗令,根本就没有机会出去主掌一方大权,现在这黑虎旗入职旗目有近五百人,有名无实的旗目也有三百人,自己这一个有当过香主职位的估计不会超过五个,因为在外边只要不犯打错,基本各个香主上都是要突破当前的境界才会回来,人家一会来已经是后天中期了,到时候就晋升到各个统领麾下去独立完成各自的任务去了,只有少数的几个不知道什么原因的家伙才会回到这里,比如宋刑这种,有一个草包坛主,自己就莫名其妙的度了一层金这未来至少可以少奋斗一年以上的时间,不用在人家攻城略地的时候还要去后方待上一年,错失了向上爬的机会,现在自己的资历都有了,这只要在黑虎旗这次扩张的时候,只要自己能突破到先天境界就能在黑虎旗混到中层的身份,自己就有能力,可以开始着手布局未来。

    从青远前往青黎也就二百里的路程,黑虎旗早就将自己辖地内的各个有一丝威胁的势力清理的干干净净,宋刑带着一百名灰衣的汉子持刀行走在官道之上,一般流窜作案的小股流匪也不敢招惹这一看就是不好惹的队伍,宋刑等人接到的指令是五天之内到达青黎城,来时用了一天,召集人手用了半天,宋刑等人的时间很是充足,宋刑等人一直到发令的第四天才到了青黎城,这刚到青黎城的时候,泥猴儿顿时叫道:宋刑哥,你看,你看这青黎城好大啊,你看看这城墙高的,我估摸这忒有两丈吧,这时从城门里走出来的一个汉子带着五人队伍看着宋刑带领的队伍只有宋刑一名穿着黑衣绣着虎纹的人冲着宋刑说道:我是黑虎旗派来在城门这边接人的,我是旗目吴云,你们是青远坛派来的人手吧,你们带队的呢。

宋刑点了点头将自己的香主令牌递过去说道:是的,我就是青远坛带队的香主,我叫宋刑。

这时吴云结果宋刑递过来的香主令牌顿时愣住了,仔细看了看手中的令牌,连忙将令牌换给宋刑笑着说道:哎呦,这真看不出来啊,宋兄弟看着挺年轻啊,看着面香我还以为你是个青远坛的一个小头目,这次跟着长辈来见见世面呢,没成想宋兄弟竟然就是青远坛的坛主,你们青远坛的香主都是咱们这边刚刚过去的新晋香主,我都熟悉,宋兄弟是青远本地人吧,我哥就是吴胜,我没记得他说你们那边有个叫宋刑的香主啊。

宋刑接过令牌这笑着说道:我原来就是你吴香主提拔的头目,后来青远分坛升格成为青远坛,吴香主立功去沐阳总盟领奖去了,现在还没回到青黎这边,你可能不知道,我是五香主走后才升为香主的,这块牌子可是做不了假的,花名册都带着的,你看看这每一页可都是盖有青远坛的大印的。

    吴云将青远坛的花名册看了一边,揣进怀里疑惑着冲着宋刑说道:我哥那边离开青远城也才两个月不到,你才算新晋香主吧,这还没满一年呢,你怎么能回到黑虎旗啊,这。

这时宋刑当即笑着说道:什么合不合规矩啊,我这边是后天初期了,按照咱们大旗盟的规矩就是后天初期的武士必须经各个大旗颁发新的令牌,预期三个月没有各旗颁发令牌,永久驱除大旗盟,你看看我这边都后天初期了,我这时第一次来黑虎旗,咱们要先遵守大旗盟的盟约不是,现在我的香主令牌都是外坛颁发虎纹令,如果黑虎旗这边在不给我颁发真正黑虎令,兄弟我可就要被逐出大旗盟了,你看看我怎么说也是你大哥提拔的头目,你该不会让我去投奔其他的大旗吧。

此时宋刑心里顿时乐了,老子在来的路上想了好多中解决自己身份的借口,准备忽悠这黑虎旗的询问,这没想到遇到了吴胜的兄弟,这哥俩儿哥哥吴胜是奸猾狡诈,笑里藏刀的笑面虎,这弟弟吴云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老实人,这要不是有吴胜这个哥哥帮衬着,这家伙都不知道被人卖了多少次了。

这时吴云顿时开始为难起来,就在此时突然从后方传来一阵马蹄声,只见吴云抬头看去,顿时喜笑颜开开口说道:大哥,大哥。

这时宋刑扭头向后看去,只见满面风尘的吴胜,正在向着自己这边赶来,等到吴胜靠近直接跃下马背,冲着宋刑说道:哈,宋刑啊,这还真是你,远远的看到背影我说怎么这么熟悉啊,怎么这才两个月不到,你就来黑虎旗了,练出内力了,这次是谁带队啊,张平还是谁啊,怎么见不到人呢。

这时吴云才咳嗽了一声看着吴胜注意到自己才说道:大哥,这次是宋香主带的队,我们正在交接呢。

吴胜一听宋香主顿时来了精神,转过头看了看宋刑,突然使出黑虎旗基础拳法黑虎拳,冲着宋刑的胸前打出一招黑虎掏心,一拳带着拳风捣出,这时宋刑知道这吴胜在试探自己的功夫,连忙出拳招架,双臂交叉护住前胸,此时吴胜看着宋刑的招架脸上带出一丝邪笑,突然一个变招,收回拳势,右脚一个垫步左脚前蹬一招势大力沉黑虎跃涧瞬间到了宋刑的身前,这时宋刑在看到吴胜脸上笑容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家伙要变招,等看吴胜垫步的时候,宋刑立刻左腿后伸成弓步,护在前胸双手顿时向前探出,双手在和吴胜的左脚将要接触的时候宋刑也开始变招,双手再次一分使出一招卸力的野马分缰,在拳脚交击的一瞬间,宋刑的拳向侧后一分,吴胜脚上的力量被宋刑的拳势带偏,卸掉一部分,宋刑脚下一划出现在吴胜的左侧,这时吴胜笑了笑说道:有意思,拳法不错,那么该看看你的力量了,你接我一拳,只要你能接下我的一拳,这个青远坛的花名册我帮你放进去,以后也没人回去翻看这些东西。

说完吴胜再次使出一招黑虎掏心,宋刑知道自己只能一拳对拳,硬吃下吴胜的拳劲,当即也朝着吴胜打出一招黑虎掏心,两人都带着拳风的拳头撞在一起,当即宋刑接连后退三步才稳住身形,诧异的看着吴胜,这时吴胜哈哈大笑这将胳膊搭在宋刑的肩膀之上,冲着吴云说道:二弟你带着他们进城吧,这些都是我青远坛的老兄弟了,记得多多照顾啊,毕竟我上个月还是他们的老大,这都算是我的老部下了,这位宋香主我认识,原来就在我的手下,人是没问题的,你去誊抄一边就好了,老哥我这一天干了三百里路,都没吃什么东西,我带着宋兄弟去吃点东西,有事儿晚上再说。

    不由宋刑反抗,吴胜拉着宋刑就走进城门,进了城门吴胜冲着宋刑说道:不要这么奇怪,我是临时加了一点力道,要不然我一个后天后期开了七个玄关的大高手,用了一成力还打不赢你这个刚开了一颗体内玄关的后天初期,我多丢人啊,对了你小子可以啊,这身子力气这么大,我原先怎么就没有发现过啊,光这身子的力气就比那些刚练出内力的家伙强大了吧,少说也有二百斤的力气。

这时宋刑点了点头,现在不是低调的时候,必须要尽快打出自己的明确,想要吸引高层的注意现在还不可能,现在自己也就是个后天初期,撑死了力气大一些,现在还牛逼不起来,随便来一个后天中期的自己都够呛,现在自己只能先找一个中低层的统治阶层,这个吴胜就是天然的阶梯,二十八岁的后天后期,自己的两个师兄是黑虎旗掌旗使,三师兄正在冲击先天境界,自己的师傅也是一名统领,现在黑虎旗还没有设立大统领,这统领一职在黑虎旗也就能面前算是是高层了,现在的黑虎旗在虎啸神刀萧朝贵的带领下换算是团结,毕竟整个黑虎旗就只有这么大,现在挣也挣不到什么,都在萧朝贵的眼皮子地下,要是把平时不怎么管事的萧朝贵给惹急了,那把虎啸刀下可是有着无数的亡魂,所以七名统领这几年也没有怎么争权夺利,全部都在一心一意的修炼,争取早日突破现在的修为,更近一步。

就造成了现在黑虎旗现在就只有二十多名掌旗使,轮着处理黑虎旗的事务,高层基本上不出。

    宋刑说道:那时吴旗令是分坛主,我只是一个小卒子,连一个刀手都算不上,那时候为了学点功法都要拍我们头目小舅子的马屁,这才学了几手功夫,那时候青远分坛四百人,吴旗令又要练功,哪里有时间来注意到我这个小卒子啊。

这时吴胜也干干的笑了一下说道:听着宋兄弟话,也是这么一会子事,拿青远城的位置很尴尬,咱们不要吧也算是后方不稳,要了吧这东边是咱们的地盘西边和南边是大山,唯一的北边就是三合会,我去的时候咱们黑虎旗根本就不想招惹有先天高手坐镇的势力,那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发展的前景,一直到了年前我四师兄带人去青远城,我才得到通知,要占领青远城,我在那里窝了两年多了,每年除了向青黎城上缴财货和输送一些帮众,平时都是窝在分坛内院练功,这都险些遗漏了宋兄弟这个人才啊,真是罪过、罪过啊,走走走,今天我这刚回到青黎城就遇上了宋兄弟,说明咱们有缘分,老哥我请宋兄弟去吃顿好的,我这都快半年没有来过青黎城了,咱们去好好吃一顿。

    (本章完)。

    宋刑那一双紧闭的双眸微微睁开,随即站起身子,感受着这一潭温水,宋刑抬头看着天上皎洁的明月喃喃的说道:还是低估了这血玉烛龙的本命神通的功效啊,这本想借助这侵泡了血玉烛龙的酒水来助我运转血煞圣魂道功法,让我入门,这没想到,吞噬了原本的三个关窍的后天内力,剩下的血玉酒水还帮我凝聚了一丝血煞内力,还好这样就不算是重新修炼了,这有了一丝血煞内力,就方便的多了,省的在重新去寻找气感,不过这血煞圣魂道不亏是最为一流的护教功法啊,这锻体的效果可真是厉害啊,后天初期的武者算上身上的内劲也就二百斤左右的力量,我想在单单肉身之力就差不多可以抬起二百斤的重物,这要是在加上这一缕内力,普通的后天初期单靠力量我应该算是一流了。

只见宋刑在水中猛地一跃带起一道水帘,潭边宋刑握了握拳,感受了浑身传递的力量,宋刑心得意满的回到房间。

    时光如水,一晃时间到了正月十八,山神庙的神庙内,宋刑看着眼前泥猴儿和刘虎等人,宋刑坐在一张太师椅之上右手时快时慢的敲打这太师椅的扶手,打出一种带有别样情调的声响,山神庙里沉寂了良久,泥猴儿终于开口说道:宋刑哥,我决定了,我跟着你走,年节的时候,你给我的五十两银子我都留在家里了,我家我是老三,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就算少了我一个,我爹和我娘也有人照看,我没什么事情,我准备跟着你去外面闯闯。

    这时刘虎也站起来说道:这些日子成宋哥儿你照顾咱,你也知道,咱家是个破落户,这从小就在这周边晃荡,我娘被我爹卖了,我爹拿着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喝酒去了,我无牵无挂,只求活的痛快,我不知道你给我们几个的那些内功心法从哪里得到的,但是我能感觉出你是一个有本事的人,你要你能带着我过上好日子,我刘虎给谁卖命都是卖,跟着你估计还能卖个好价钱不是,我跟着你走。

    宋刑在太师椅之上微微调整一个姿势看向常明说道:你不用说了,你们常家在咱们这边算是一个大户人家,家里有四五百亩的土地,你们哥俩一个要留在家里,一个要在青远城守护,现在你应该也练出一丝的内力了吧,我走之前会和张香主说一下,让你接替我的位子,他毕竟欠我一个小人情,现在和山河镇算是穷乡僻壤的不毛之地,没有什么油水,我想张平也不会说什么,好好修炼我给你们的功法,相识一场,这部功法你练到最后以你的天赋应该可以成就先天。

守着这个山河镇不要动,未来有你的好处,千万不要动,哪怕给你应该香主也要待在这里不要换。

    第二一早宋刑带着泥猴儿候阳和刘虎二人回到青远城先去拜访了一下自己名义上的老大张平,结果被告知张平被坛主包大通一大早就叫到青远坛总部,这时青远坛已经搬到原本青远帮原来的总部,只是将原本的牌子换上了青远坛的名号。

宋刑看着守在大门外的四名黑衣武士,宋刑将代表自己小头目的令牌抛给了一名护卫,那名护卫看了一眼宋刑说道:我认识你,好运的小子,跟我走吧。

    宋刑在青远堂外等了一盏茶的功夫,大堂的门被打开了,几位香主陆陆续续的走了出来,这时张平看到宋刑站在门外,张平不解的问道:宋兄弟你怎么来这里了。

宋刑抱拳说道:原本我去春日坊那边,香堂的人说张大哥你到了青远坛总坛这边,我这不就直接过来寻你吗。

    张平闻言说道:有什么事情吗,是不是在山河镇那边呆不下去了,想换换地盘啊。

宋刑摇了摇头说道:山河镇那边靠近我的家,我们都是穷苦惯了的,没什么不习惯的,靠着坛口发放的月钱,现在吃喝不愁的,要比原来好的多。

张平顿时奇怪着说道:那你来干什么,你那边现在都不用给香堂里上缴红利,不会是来青远打秋风的吧。

说完张平笑了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