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刑:第28章 28【尴尬】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想想也是,现在鱼家子弟,尤其是直系整个鱼家就剩下鱼幼薇这个独苗了,鱼无声可真的不敢在折腾了,让鱼幼薇赶紧的生孩子,宋刑一个赘婿,就算有本事,他也没有家族,他再厉害,最后便宜的也是鱼家,石家石中杰有家族依靠,就算孩子姓鱼,未来孩子也回向着姓石的,这就是鱼无声的想法,才拒接了石中杰,选了宋刑,不过好像不算亏到吐血,这个女婿除了性格和自己不合以为,本事到时有的,不过最让鱼无声厌恶的就是,这都多久了,自己的女儿好像还是少女,自己的老婆死的早,自己也没有姐妹,整个鱼家除了西跨院有几个丫鬟貌似也没有女性了,自己心里急也不能和自己的女儿说这种事情吧,作为岳父自己也拉不下脸来冲着和自己不对脾气的宋刑传授这种事情吧,自己的老脸还要不要了,但是老脸今天也要豁出去啊。

    鱼无声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才面无表情的说道:好了,第三件事情,我儿幼薇,你也看到了,如今我们鱼家血脉单薄,原本你还有个弟弟,如今就剩下你一个人了,整个鱼家旁系也都没了,为夫准备发布命令,如今家族武士中全部晋升我们鱼家的家生子,再有后代全部为我们鱼家旁系,按照旁系分支传承,可是我们是主家,你看看我们主家的子嗣怎么说,你早就到了生养的年纪了,是不是有些人不行啊。

鱼无声眼睛瞄向宋刑。

    鱼幼薇脸上羞红,自己的父亲怎么能够问自己这种问题啊,人家倒是夜不闭户,可是宋刑是个路不拾遗的人啊,经常撩拨一下自己,只能过过干瘾而已,自己该怎么回答啊。

    咳咳咳,刚刚端起一杯茶水,送进嘴里刚刚一点点,宋刑顿时被鱼无声的话呛得咳嗽起来。

    什么叫某些人不行啊,你女儿就我一个老公,你直接指名道姓不就得了。

    这个锅自己可不能背负啊,男人什么都能忍,就是这个不能忍。

    宋刑立刻站起来,冲着鱼无声说道:岳父大人,小婿就是修炼的功法有些特殊,暂时不宜行房而已,一年的时间,小婿就能署理完成,为鱼家开枝散叶、继承香火绝对没问题。

    哒哒哒、哒哒哒鱼无声手指快速的敲打着桌面,点了点头说道:大丈夫一念既出、驷马难追,一年之后你要是不能和我女儿行房,就不要怪老夫不念你我翁婿之情了,我们鱼家传承了三百余年,可不能在我这里断绝。

    (本章完)。

    迂腐的老家伙,要不是看在幼薇宝贝的份上,大爷我随便加入一个五大势力之中都能成为一个中层,高层都是人家世袭的,但是应该五大势力的中层的权势也比你这个鱼家家主大的多好不好。

宋刑无奈的看着鱼无声说道:岳父大人,那些尸体留下来做什么啊,扔到成为的乱葬岗,被秃鹰啄食吗,一样的死无全尸,还要进了畜生的肚子里,比这个好不了多少,醒醒吧,在石见城这种地方,怀德是没用的,前段时间鱼家是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能够保证不落井下石都算是不错的了,你的那些老朋友和你帮助过的势力,有一个伸出双手来帮你一把吗,只要鱼家强势就行了,石见城每年死在城外的人都有上千人,有石见城的,有外来行商的,有几具尸体入土为安了,你是鱼家的家主,鱼家死了多少人,又有多少人入土为安了,要是保证在石见城附近死掉的人都能入土为安,现在石见城周围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坟茔,岳父大人,保证鱼家的利益,才是你作为鱼家家主的责任,至于石见城其他的势力,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每年五大势力收了这么多的孝敬,自然有五大势力来承担喽,我们鱼家没有违背五大势力的规矩,五大势力是不会找我们鱼家的事情,至于其他的势力,让他们说好了,你看看他们也就说说而已,都在眼红鱼家的利益而已,除非岳父你肯把我们得到的矿场和林场交出去,负责他们是不会说我们的好,你一交出去,他们立刻回改口说鱼家除暴安良,麻衣堂罪有应得。

    听到宋刑的话,鱼无声想了想点了点头,鱼无声只是有点理想主义,但是人有不傻,想了片刻,冲着众人说道:这件事就算了,你们西跨院这次立功不小,麻衣堂的浮财你们两个占一半,昨天晚上得到的矿场和林场,三年之内的产出你们得两成,之后的收益归家族,你们两个也是后天后期了,直接晋升鱼家长老。

    随后鱼无声一脸沉重的说道:现在再议第二件事情,今天早上冬至坊和大雪坊的林家、开山堂和小竹楼三家势力联合给我们鱼家发出了邀请函,让我们鱼家加入他们三家的联盟,到时候给我一个长老的席位,你们怎么看。

    张福还是老爷子,站在鱼无声身后,哪怕鱼无声给了他家主长老的职位,他还是把自己当做鱼无声的管家,一言不发。

    宋刑看了看身边的鱼幼薇,鱼幼薇点了点头冲着鱼无声说道:父亲,这事情我们拒接掉吧,这三家势力没有按什么好心眼,我们鱼家在白露坊市,距离他们离我们最近的大雪坊市都隔着三个坊市,他们三家想要拉拢我们鱼家给他们吸引五大势力的注意而已,给你一个长老席位一点用处都没有,只要他们和五大势力的一家开战,我们鱼家立刻就成了那一家的打击目标,五大霸主在石见城称雄数百年了,他们的底蕴到底有多少,谁也不知道,从我们鱼家建立以来,五大霸主就没有更换过,连他们内部的职位都是父子相传,每一次都是平稳过渡,其他的势力,那一次不是激烈的竞争,多少帮会家族都是因为权利的交接除了问题,之后导致势力崩溃,这五大势力数百年都没有出过乱子,他们的水太深,我们不要去掺和,现在鱼家不要进去。

    鱼无声点了点沉声说道:也是不想参加他们的结盟,我们鱼家现在的底子太弱了,前些年我们鱼家鼎盛的时候,他们要是发出邀请,我还回考虑、考虑,但是现在我是不会答应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