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刑:第20章 20【婚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鱼无声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说道:拿你就准备操办婚事的东西吧,方正看样子他也是准备当上门女婿了,大红袍的颜色给他找浅一些的,玄机用凤冠霞帔,我看着这个臭小子这么张狂我的心就不舒服。

    时光似水,无声无息的流逝,十天一闪即过,这十天宋刑除了指点一下鱼幼薇的修炼顺便这揩揩油之外,也就是头两天被鱼幼薇强拉着去给鱼无声请安,走出了两次鱼幼薇的小跨院,其他的时间就是不停的吃喝、沉睡。

整的自己就像在冬眠一样。

这时一身凤冠霞帔鱼幼薇一脸忐忑的看着宋刑,宋刑转过身来看着鱼幼薇说道:娘子,你怎么这个表情啊,不就是绯红吗,难道你以为你是大红,夫君我就要听你的吗,你爹也真是的,堂堂一个家主,竟然还玩这个小把戏,没办法谁让我夺走他的心肝宝贝呢,这次我就不和他计较了,绯红就绯红,方正能娶到你就行了。

听到宋刑的话,鱼幼薇顿时笑颜如花冲着宋刑说道:谢谢夫君。

    宋刑挑起鱼幼薇的下颚轻轻的说道:你光用嘴说谢谢可是不够的,这些天我给你的功法应该学会了吧,今天晚上我要你全部用上一边。

这时鱼幼薇想到那些功法,妩媚的俏脸之上顿时红彤彤的好像能够滴出血来。

    宋刑在调戏了鱼幼薇一会儿,这时管家刘福带着几名侍女走了进来,满脸红光的冲着宋刑和鱼幼薇说道:大小姐、姑爷,这吉时快到了,你们该出去了。

这时宋刑牵着鱼幼薇那光滑如玉的酥手走出跨院,朝着鱼家的正堂走去,由于这宋刑没有家人,这鱼家家主鱼无声只剩下了鱼幼薇这一个女儿,两者正好相合,这鱼无声直接就把宋刑当做上门的女婿,这宋刑也看不上现在的鱼家这个规模,这鱼家也就没有大肆的宴请宾客,只是在自家的宅院里张灯结彩,最多在这鱼府的大门出悬挂了大红的绸缎。

这宋刑也只想迎娶鱼幼薇这个人,顺便在有鱼家上门女婿的名头好在这石见城里有个身份。

    等到宋刑和鱼幼薇步入喜堂时,宋刑看着自己的老泰山坐在主位之上,一脸的欢喜的和几个相熟的势力宾客交谈,等到宋刑和鱼幼薇一进来,鱼无声和十几名参加婚礼的宾客各自入座,这时作为鱼府大管家的刘福充当司仪,开始高声说道:一拜天地之灵气,三生石上有姻缘;——一鞠躬!宋刑牵着鱼幼薇两人并排冲着喜堂的外面鞠躬行礼,这时刘福再次喊道:再拜日月之精华。

正在刘福喊道一半的时候,突然一道声音从喜堂之外猛然响起,只见一群人携带的兵器不顾鱼家护卫的阻拦冲到了鱼家正堂外的大院之中,这时两名鱼家新晋的后天中期武者,低着头一脸惭愧的走进喜堂冲着鱼无声说道:禀告家主,这青衣帮副帮主穆明远的公子穆晨飞和石家的三少爷石中平带着人手强行冲进大门,我们拦都拦不住。

    坐在主位上的鱼无声冷哼一声,冷着脸走到喜堂之外的台阶之上,这时一身白衣打扮,手持描金折扇的石家三少爷石中平冲着鱼无声抱拳说道:小侄石中平见过鱼叔父,小侄听说鱼叔父前段时间身体有恙,今日特意拿了一些礼物来看望鱼叔父,这现在看到鱼叔父精神饱满,气血充盈,看来是传言有误,小侄打扰鱼叔父了,咦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看叔父这府上披红挂绿,叔父的府上在办喜事吗。

这时一旁一袭青色武士服怀抱长刀的穆晨飞不屑的看了石中平一眼说道:虚伪。

这时喜堂外的宾客顿时被穆晨飞报出的聘礼数目惊呆了,这一个聘礼太大了,尤其是穆晨飞的父亲,作为石见城五大势力青衣帮的副帮主,这青衣帮不是主营矿山的,所以这矿场的数量不多,但是这青衣帮几名手里手里都或多货少的有几个私人的矿场,最少也是中型偏上的规模,这穆晨飞为了娶到这鱼幼薇,这可算是下了血本啊,直接送出一个三流势力偏上的全部家底啊。

    最后石中平咬了咬牙说道:鱼叔父,只要你肯将鱼幼薇小姐嫁给我,我这次带的聘礼有千两黄金,明珠一斗,参草十株,另外我愿将我与幼薇的第一个孩子改姓为鱼姓。

这时鱼无声也开始动容了,这石家作为在这石见城扎根二百年的老牌家族,家族内部的规矩很严,尤其是这血脉延续的问题,是很大的一个问题,这石家的三少爷石中平虽然上面有两个哥哥在,但是这三人相差不大,尤其是这石中平天资在这石见城算是一流,这刚满二十岁,就达到了后天中期,打通了第六颗玄窍,和他的两个哥哥一样的窍穴,而起年龄还小两岁,只要努力一把,只要达到后天九窍就可以担任石家的家主,但是如果这石中平的孩子要是改姓为鱼的话,这石中平就算比他的两个哥哥先到了后天九窍,最多也就只能担任石家的一个家老,石家这种大家族,给自己的后代异姓当成一个势力重要的继承人,很是平常,石家也很是支持,毕竟自己的血脉后裔担任其他势力的继承人,就算不能吞并这个势力,至少也可以一血脉亲情这个感情派拉拢这个势力,但是这种事情只能是家老或者重要的长老的血脉,这家主的血脉后裔只能在自己家里培养,这时一个家族的脸面问题,万一这个家主为了照顾自己的血脉后裔做出对石家不利的影响怎么办,这家主和家老虽然一字之差,可是这权利确实云泥之别啊,石家的家主占据家族的五成,剩下的权利才被诸多的家老和长老分配,这石家每一年都有七八个的家老和长老,当不上家主就算石中平在优秀,最多也只能占据一成的权利而已,可以说这石中平为了迎娶鱼幼薇,算是放弃了自己的未来,而且要是这石中平迎娶了鱼幼薇,这不管是石家大少爷还是二少爷都不会在敌对这三少爷石中平,反而会迁就着这个石中平,毕竟作为家主的嫡系儿子,天资又好,现在不和他们竞争家主了,这未来一个家老妥妥的坐稳了。

    (本章完)。

这时刘福看着与平时大不一样的老爷,知道自己的老爷因为大小姐的态度,这原本精明的老爷现在心思都混乱了,顿时苦笑这说道:其实姑爷没有说大话,月石矿场是拿下来了,鱼之诚和鱼之桓等人全部被姑爷斩杀了,所以他们再也不能出来捣乱了。

这时鱼无声闻言诧异的看着刘福说道:刘福你可不要乱开玩笑,鱼之诚他们七个后天中期的人手,已经是一个三流的小势力了,你和玄机两个人怎么能剿灭他们,光是鱼之诚你就杀不掉,幼薇虽然天资出众,但是鱼之桓和鱼之辛两人就能围杀玄机的,剩下的鱼之午四人都干看着不动吗,那个臭小子咦奇怪啊,昨天我还感觉他是后天四窍,刚才怎么感觉他有事后天五窍了,你不是要告诉我,你把鱼之诚杀掉了,又去帮玄机他们。

这时刘福摇了摇头说道:怎么可能,我的功夫老爷您都知道,和鱼之诚半斤八两,谁也奈何不了谁,是姑爷先将鱼之桓四人灭杀,在帮着大小姐绞杀了鱼之辛,最后独自一人枭首了鱼之诚,听说鱼之辛的剑就在大小姐的衣衫之上划破了两条口子,这姑爷就劈了鱼之辛上百刀,血流不止,最后尸体又被姑爷给扔进大火里烧成了碳,这姑爷一人将鱼之诚气人全部一一斩杀掉,我和大小姐也就是在一旁牵制一下而已,还有就是,姑爷在杀鱼之诚之前确确实实的是后天四窍,等他杀完鱼之诚后才突破的后天五窍,当时姑爷和鱼之诚战斗的时候,我一直在旁边掠阵,他们两个疯狂的对攻,我都不敢插手,最后姑爷以伤搏命一刀将鱼之诚枭首,大小姐找的这位姑爷,兼职就是一个斗战天才,也就是脾气不好,做事霸道了一点,但是对大小姐真的很好。

这时鱼无声听到自己心腹刘福的话语,点了点头沉思了片刻说道:按你说,这臭小子对我们家玄机还不错的。

刘福连忙点了点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