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刑:第15章 15【鱼玄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宋刑摇了摇头,站起身来走到刚才的乱战之地,宋刑艰难的开口,嗓音沙哑的说道:你替我护法,我要运功回复一下。

随即宋刑便在这血泊中盘膝坐下,默默的运转血煞圣魂道的功法,开始采纳血气凝练成为自己的赤血,地上三十多具尸体,尤其是八具练出内力的武者,都是刚刚死亡不就,此时的气血正盛,宋刑这一接引,顿时漫天的血气升腾,开始笼罩在宋刑的身边,被宋刑的身体吸收,当血气消耗了一半的时候,宋刑的身体已经回复到正常状态,宋刑感受着剩余的气血,开始慢慢的引导这开始大通第四颗体内玄关,渐渐地通向第四可玄关的经脉已经被无处不在气血占满,这时宋刑立刻调动前三颗体内窍**的血煞之力,和体外的气血共同打破第四道玄关,时间静静的过去了一刻钟,当体外的气血之力耗费的只剩下薄薄的一层的时候,第四道玄关终于被打开,这时宋刑连忙炼化了最后一层气血之力,调入第四层玄窍之内。

    经过调息之后,宋刑睁开了双眼,看着一旁的鱼幼薇,随即站起来,这时鱼幼薇看到宋刑站起来,连忙走了过来说道:鱼幼薇谢过宋少侠的救命之恩。

这时宋刑闻言一愣疑惑的说道:鱼幼薇,等等你怎么叫鱼幼薇,你不是鱼玄机吗。

    这时鱼家大小姐一脸英气的脸上顿时变得微微一红,低下头来说道:鱼玄机也是我,只是那是我家叫的闺名,平时只有我的家人叫我玄机的,我在外面叫做鱼幼薇,鱼玄机这个名字你怎么知道的。

    宋刑舒了一口气,原本这鱼幼薇在上一世是魔道有名的后起之秀,混迹于北部诸多天骄之间,自己一个底层也就远远的见过这后世下场悲惨的女子数面,就当做自己的梦中情人,自己根本就不知道鱼玄机的底细,不知道多少次混迹青楼,都将那普通的妓女幻想成这眼前的鱼玄机,不过现在的鱼玄机可能还没有加入花间派,或者不够成熟的缘故,根本没有未来的妩媚,不过也好现在的鱼玄机还没有经历家门破灭的惨剧,虽然这个小弟刚死,毕竟家族还在,这性格还没有变得如同未来那么极端,既然是上一世的梦中女神,原本身份悬殊,自己只能干瞪眼,这一世就成为自己有能力掌控自己的命运,就算不能傲视群雄,但是未来镇守一道还是能够保证的,正好自己也需要一个身份在这石见城立足,这鱼家的姑爷自己当定了,不过这鱼幼薇要看住了,花间派的功法是不能去学了,不能像上一世一样,练了花间派的功法变成了一个一点朱唇万人尝,一双玉臂千人枕的红尘尤物,这辈子这个尤物只能是自己的了。

自己上一世虽然帮很多人带上了绿油油的友谊帽,但是不希望到时候自己的脑袋上如同古源大陆上的古树族一片绿油油的的树冠。

    这时宋刑冲着鱼幼薇邪邪的一笑说道:你不怕我,你刚才看到我的样子了,我可是饮血的魔人。

这时鱼幼薇轻笑一声,在这石见城,我们各种厮杀都是平常,你饮点人血算什么,只要你肯帮助我们鱼家,以你的战力,我可以邀请你成为我鱼家的客卿。

宋刑闻言冲着鱼幼薇淡淡的说道:你要我帮你,你又能付出什么,按照刚才那个家伙的说法,你家里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就连你们鱼家的家主也身受重伤,等着你的雪参回去疗养,我就算成为你们鱼家的客卿还要出力帮你们鱼家去抢夺矿场,这不划算,以我的身手,就算加入采山众,我只是也可以当一个头领,管理一座矿场。

这时鱼幼薇沉思了片刻,冲着宋刑说道:那么你想怎样才加入我鱼家,你要你说,我们鱼家能够做到,我都做主给你。

    宋刑看着一脸决绝的鱼幼薇笑着说道:说实话,你们鱼家我不怎么了解,但是看现在的情况,你这个大小姐和小少爷都被对手堵在这石见城外面,连城门都进不去,我就可以知道,你们鱼家差不多日薄西山了吧,你也看到我的战力了,你说说这样的一个势力,根本不值得我去加入,不过我对你们鱼家没兴趣,但是我对鱼大小姐到时感兴趣,要是鱼大小姐你肯跟我走,我可以帮你们鱼家在着石见城站住脚。

    这时鱼幼薇想了想便开口说道:好,我答应你,不过要等你实现了你的承诺,我才能跟你走。

这时宋刑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行,最多等你父亲伤势完好,我们就要拜堂成亲,毕竟你也知道,这石见城太排外了,我要没有什么身份,这石见城的各个势力估计回联合起来将我驱逐,我这点本事对付一下后天中期的没有问题,但是那后天七窍的我最多只能周旋一二,你不想我去了石见城,就给你们鱼家招来灾难吧。

    鱼幼薇无奈的点了点头,看着眼前的宋刑平静的说道:我同意了,你现在先护送我回石见城鱼家,等我父亲吃下这雪参,我们就准备婚礼,等我父亲伤势一好,我们就成亲。

宋刑伸手挑起鱼幼薇的下巴,良久之后轻轻的说道:不亏是鱼玄机,哪怕年轻轻轻,也如此果断。

这时鱼幼薇羞恼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叫鱼玄机的,我弟弟都不知道我这个闺名的,都十年没有人这样叫过我了。

宋刑轻笑一声再次说道:不要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只要知道,我是你夫君就好了,走我们回家,见见我岳父大人,顺便帮帮你震慑一些小杂鱼,堂堂一个大小姐和嫡亲少爷出门为家主求药,竟然只有三名护卫跟随,看样子你夫君我身上的担子不清啊。

    这时鱼幼薇听到宋刑说到夫君二字顿时脸上更是羞红,但是还是弱弱的说道:是的,我们鱼家里现在主脉太弱,旁系太强,原本我大爷爷和二爷爷和我爹都是后天后期,但是三年前我二爷爷跟着其他势力的后天武者一起去无为城战死,我们鱼家就剩下我大爷爷和我爹是后天武者了,去年夏天我大爷爷带着主脉的精锐人手去石见山去找寻新矿场,结果一去不回,整个鱼家就剩下我爹这个后天八窍的武者在勉力支撑,结果在年节过后,采山众和我们鱼家因为矿山发生了冲突,我爹和采山众的五当家万云奎登上擂台,最后我爹为了包住铁矿场,硬挨了万云奎的一拳将万云奎逼下擂台,结果我爹回到家里就吐血昏迷,可是我们鱼家的几支旁系却动了歪心,趁着我爹重伤不能使用内力,联合起来将家里的浮财和我爹拼命守护的铁矿场给霸占了,这原本被我们鱼家压制的麻衣堂也将我们鱼家的另外一处石料场的弟子给驱出矿山,我为了给我爹去无为城买这颗百年的雪参,将夏至坊的五家店铺一年的盈利都给抵押到青衣帮,这才凑出家里的开支和买药的银钱。

看着鱼幼薇恨恨的表情,宋刑哈哈大笑冲着自己的踏燕黑驹吹了一个呼哨,伸手抱起鱼幼薇那盈盈一握的柳腰,从原处一跃而起,落在跑来的马背之上,在鱼幼薇的耳儿旁轻轻的说道:我现在是你的夫君了,你的事情我帮你解决,采山众先等等,不过你家的那些叛徒和麻衣堂,等我们成婚之后,我这个鱼家姑爷可是不会看着自己的家产外流的。

    这时鱼幼薇也轻轻的挣扎一下,感受着宋刑那如同铁箍一般的手臂,扭头冲着宋刑翻了又个白眼,就不在反抗,一个时辰后宋刑引着三十多批战马,出现在石见城鱼家的大门之外,这时再次带上轻纱的鱼幼薇,拍了拍宋刑的胳膊,宋刑松开胳膊,两人翻身下马,这时紧闭的鱼家大门里面可能听到了马匹的声音,微微打开一道缝隙,看到是自家的大小姐和一名陌生的男子,顿时红漆大门被打开,一名灰白头发的老者走了出来直奔鱼幼薇说道:大小姐,你这一走就是十多天,现在可算回来了,小少爷和刘峰他们呢。

这时管家刘叔看了看鱼幼薇身后的宋刑,在别无一人。

这时鱼幼薇眼睛微红,冷冷的说道:刘叔,昆儿和刘峰哥都战死了,他们的尸体还在三十里外的荒野里,我就地掩埋了,这位、这位叫做宋刑,是他从麻衣堂的俞苗手里救下我的。

这时刘叔一听小少爷和自己的儿子都死掉了,顿时身体微微一晃,鱼幼薇连忙搀扶了一把,片刻之后刘叔换过神来,抱拳冲着宋刑行礼开口说道:家主有事在身,老仆代替主家谢过宋少侠对我家大小姐的搭救之恩。

    我很喜欢鱼玄机的诗词,遗憾这位才女的命运,总是在想如果她没有遇到负心人,会是怎样的一个女子,会不会想李清照一样,成为千古词人。

尤其是那句是多么伤感。

我是男人,只是感慨一些。

    (本章完)。

    宋刑看着被包围的女子,被挑起的轻纱,露出了一双绝美的脸颊,这时宋刑用手摸了摸下巴,看着那名女子喃喃的念道:月缺花残莫怆然,花须终发月终圆。

更能何事销芳念,亦有浓华委逝川。

魔道花间派红尘芳华鱼玄机,原来是这石见城鱼家的大小姐,一代佳人,妩媚如你,竟然也有如此狼狈的时候。

    宋刑持刀跃入战场,这时眼看就要拿下目标的俞苗看到宋刑突然进来破坏自己的好事,顿时叫道:哪里来的臭小子,张和、王明怎么把你给放了过来。

这时宋刑平静的说道:你说的那两个后天初期的家伙吗,他们在下面等你,拜托我送你一程,记住我叫宋刑,宝木之宋,开刀为刑。

话刚出口,只见宋刑持刀向前,八斩刀之势如破竹。

只见宋刑的长刀带着呼啸的刀风,以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斩向俞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