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刑:第11章 11【春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兄弟们全部后退,大刀手跟着我去砍白家和范阳武馆那帮杂碎。

    正要冲上前来的田中闻言整个人就如同坠入冰窖,这马大刀竟然是黑虎旗的人,还和这吴胜是宋兄弟。

田中顿时骂道:马大刀,你背信弃义,竟然私通外人合谋范阳城。

这时马大刀顿时骂道:放你娘的狗臭屁,我爹是怎么死的,你当老子不知道啊,你和白伯恒都是范阳本地人,我爹在三十年前来到范阳城,打下了这个大刀会的基业,你们范阳武馆和白家一直打压我们大刀会,我十岁那一年我师傅从燕南道回沐阳的时候把我带走了,这一走就是二十年,三年前我接到信息,我爹快不行了,他人才五十左右,这身体一直都好好的,这从我接到信到死,一个月都不到,你们当我傻啊,我把我爹的血留下一**送到黑虎旗交给我师父,我师父托人看过,我爹中了白家的白云散,我问过我爹的刀童,在我爹中毒的一个月前,你请我爹去你范阳武馆指点刀法,之后我爹就一直没有出过大刀会,一直都在闭关准备突破先天,我爹就是你和白伯恒那个老王八蛋一起害死的。

    (本章完)。

    此时一片厚重乌云遮蔽了天上的弯月,宋刑独自一人藏在离着食肆不远处的一酒楼房内,手中把玩着如同血玉一样的葫芦,抬头看着隐藏的天空,喃喃的说道:第一场春雨,就要来了吗,也好希望这场雨水来的大些吧。

宋刑看了看手中血玉葫芦小心翼翼的倒出一小杯带有萌萌红光的赤红酒水。

宋刑看了一眼酒葫芦里的如同冬眠般一动不动血玉烛龙,慢慢的压下心中的想要吞下的冲动。

宋刑拿起酒杯,轻轻嗅了嗅随即一口饮下,一道炙热入腹,宋刑连忙开始运转血煞圣魂道的运功路线,腹中的炙热之力迅速开始散发,被宋刑关窍里的一股血煞内力接引到关窍之内,原本就要被血煞之力填满的第一颗玄窍顿时被赤红的炙热之力给冲开,迅速的朝着第二颗玄窍冲击过去,一盏茶的时间,宋刑体内的第二颗关窍也被打开,寂静开始散发开来的炙热之力如同找到宣泄口的山洪一样冲向宋刑的第二颗玄窍,此时宋刑浑身紧绷着,全力运转这血煞圣魂功,让自己的肉身吸取这炙热的力量,片刻之后宋刑体内的第二颗玄窍也开始灌满了赤红色的炙热之力,这时整个体内的赤色新酒才刚刚消耗一半,宋刑的肉身根本吸收不了如此之多的炙热之力,眼看了炙热之力就要在自己体内开始乱窜,这时宋刑的身体再次变得赤红起来,在这严寒料峭的初春,宋刑浑身的毛孔开始流出丝丝微微赤色的汗水,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的皮肤开始开裂,这时宋刑浑身算痒难耐,这时宋刑知道了,由于这酒水浸泡的时间太长,这药劲太大。

    宋刑咬了咬牙再次调动血煞圣魂道的力量开始接收体内多余的炙热之力,开始准备冲击第三课体内玄关,瞬间炙热之力再次汇集成一道滚滚洪流,以原本两个关窍内的血煞之力为峰头狠狠的朝着通向第三可玄窍的经脉冲去,此时天空传来一道闪电,照亮了阴沉的天空,随后紧跟着滚滚春雷,此时宋刑的体表如同一个破碎的瓷胎,浑身的皮肤以毛孔为节点,开始慢慢的开裂,体内仅剩的血煞内力也不在冲击第三颗玄窍,只是开始在宋刑的指挥下,开始守护这经脉,任由体内肆虐的炙热能力自行的朝着第三颗玄窍冲击。

慢慢的宋刑体表之上皮肤的裂缝也越来越多,浑身的鲜血在强烈的炙热之下开始慢慢的蒸发,此时宋刑的脸部也开始出现了裂缝,慢慢的宋刑整个身体由于鲜血被蒸发的过多,整个人开始慢慢变得如同老人一样,慢慢的萎缩起来,就在宋刑心脏供血不足的时候,原本寄生在宋刑心脏之上散发这微弱光源的源种,慢慢的没入宋刑的心脏之内,在不知不觉之中,整个源种化作一股碧血流变宋刑的四肢百骸之内,时间再次过了一个时辰,宋刑体内的炙热之力终于经过一拨又一波的冲击,终于将第三颗玄关给攻破,仅剩不多的炙热之力一股脑的冲进宋刑体内的第三颗玄窍,良久之后宋刑才睁开凹陷的双眼,伸出干枯的手,将身前裂开的干燥皮肤揭开,干枯如柴的宋刑惨笑一声,发出如同夜枭般干枯沙哑的嗓音喃喃的说道:这家伙现在就死了,真是害人不浅啊,我还没到先天,就喝下血玉烛龙外散的血液,现在还搞出了蛇蜕。

片刻之后宋刑觉得自己体内如同火烧一般炙热,顿时想道:糟了,老子现在才后天初期啊,浑身的鲜血都被血玉烛龙的精血给焚烧掉了变成了炙热的赤血,这强大是强大了,我自己根本就供应不足啊,我要去赶紧补充足够的血液,供我炼化赤血,要不然我这副干枯的样子都能把握自己给吓死。

    看着窗外急促的风雨,一队模糊的人影从雨中走过,宋刑干枯的脸上露出恐怖的笑容,现在就开始了吗。

片刻之后,宋刑悄然跃出酒楼,跟在前方身影的身后,直到城门处人员才开始潜伏起来。

这时天空一道闪电划过,宋刑悄声出现在一名在外围埋伏的人员身后,在滚滚雷音之中,一只赤红色干枯如柴般手掌如同利刃一样一样插进潜伏人员的后心,**痛苦的闷哼声被滚滚的雷音所掩盖,宋刑赤红的手掌至于人员的体内,宋刑的整个身体发出巨大的渴望,开始急速的吸取鲜血,十多个呼吸直接,眼前的尸体变成如同风干数年的干尸,浑身所有的血液全部被宋刑吸干,此时宋刑的身体也越发的焦躁,对于鲜血的渴望也越发的强烈,宋刑强行压下内心的焦躁,悄然的跑到第二个潜伏这的身边,等待有一道闪电划破,当远方传来阵阵雷音只是,宋刑如同一直黑夜里的夜枭一样,扑向第二个潜伏城墙拐角处的**,当那么**看到一道黑影扑向自己的时候,刚要张口大叫,结果宋刑一拳打中**的喉咙,随即将赤红的手爪捅破**的胸口,血液在体内流淌的,那种美妙的感觉差点让宋刑发出一声呻吟。

    一刻钟的时间,一队人全部被宋刑悄悄的杀掉,这时已经稍微有点人样的宋刑,看着眼前这名后天中期武者的尸体,皱了皱眉头,看着这枯萎的尸体,算了方正也没人看到,老子现在还在酒馆里休息呢。

    宋刑靠着倾盆大雨作为天然的掩护,悄无声息的回到酒馆,看着自己拿脱落的干枯皮肤,宋刑赶紧收拾起来,捏成粉尘,抛入雨水之中。

宋刑看着大雨中出现的人群越来越多,慢慢的近千名穿着蓑衣的汉子将原本的吴胜等人居住的食肆给包围起来。

    这时白家的一名子弟跑到白家家主白伯恒面前说道:禀告家主,我们的人一直盯着,黑虎旗旗令胡三剑和吴胜全部都在食肆里面没有出来过,不过白伯恒说道:不过什么,说话怎么吞吞吐吐的。

那名白家子弟说道:他们也发现了我们,我刚才过来的时候,看到他们将门窗都遮掩住了,现在他们已经开始戒备了。

这时白伯恒笑着说道:本来就没想过要遮掩,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们一百多人么,现在风雨大作,看看他们王哪里跑,今天晚上先灭灭他们黑虎旗的威风,告诉他们这范阳城不是他们该来的地方,标儿、洛儿你们两个去通知大刀会和范阳武馆的人,现在一起动手,我们白家从这正门攻进去,让他们从后院和侧窗攻击,不要给黑虎旗的人有喘息的机会。

    正当白伯恒持剑就要向前冲去,突然胡三剑从食肆的房顶之上持剑直取白伯恒的首级,一百多名黑虎旗的刀手全部**这上身,从从食肆的大门出冲了出来。

白伯恒看着大雨中冲向自己的一道寒芒,伸手抓起身边的一名弟子抛向胡三剑,这时胡三剑手中长剑凌空一斩,空中抛来的白府弟子瞬间被分成两段。

    这时白伯恒摘下头上的斗笠,朝着刚要落地的胡三剑打去,在空中旋转的斗笠在空中携带者飞溅的水花,快速的射向胡三剑,胡三剑脚一落地快速的闪身,斗笠划破了胡三剑的一块衣角之后,深深的镶嵌进食肆的木墙之上,胡三剑持剑再次一跃而起,如同一直大鸟再次从空中扑向白伯恒,白伯恒看到胡三剑铁了心的要和自己纠缠,顿时持剑迎了上去,两人在人群里你来我往,数个呼吸只见,两把长剑交击了十多次,白伯恒身边瞬间倒下五六名白家弟子。

白伯恒当即怒道:胡三剑,有种跟我去城门处斗剑。

说完白伯恒施展轻功一跃而起,跳出到宋刑所在的酒楼之上。

宋刑想了想还是没有动手,现在动手自己一个三窍后天武者,趁着这个开启了九窍的白伯恒不注意可能能够偷袭成功,但是只能让他受伤而已,击杀白伯恒的大功自己暂时抢不过胡三剑。

还不如让胡三剑和白伯恒去拼命,这白伯恒毕竟老了,比不上还处于血气方刚的胡三剑,这时准备把胡三剑引到东大门出让那十个埋伏的弟子帮忙一起围杀胡三剑,现在自己把那十名埋伏的白府弟子全部变成了人肉干,到时候没有援手的白伯恒肯定回拼命,估摸着到时候能拼出一个两败俱伤吧。

    白伯恒和胡三剑两人边打边走,渐渐的消失在宋刑的视线之中。

这时大刀会和范阳武馆的人开始从两边杀出来,只见吴胜提着虎头刀朝着大刀会的方向叫到:马师兄,不用在演戏了,白伯恒已经走了,你我联手杀掉范阳武馆的田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