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刑:第10章 10【范阳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吴胜将自己手底下的两个心腹之人叫到身边,几个人待在队伍的中间行走,就在队伍快要除了密林的时候,突然在两边的积雪堆里跳出两拨人手,披着白色斗篷的刀手,持着长刀怪叫着,冲进黑虎旗刀手的队列之内,瞬间二十多名黑虎旗的刀手躺在地上,这批黑虎旗刀手也都是就训练的精锐,在倒下了二十多名同伴之后,瞬间反应过来,立刻抽出长刀开始戒备起来,吴胜微微眯起双眼看着冲来的敌人冷冷的说道:范阳城还有这么精锐的刀手,那个势力比我们先进了范阳城啊,真是奇了怪了啊。

这时宋刑摇了摇头说道:这都是范阳城的本地势力,你看看虽然都有白披风,但是各自服装都不一样,范阳城内的白家、范阳武馆、大刀会三家派出了精锐的子弟帮众组成的联军,来着密林伏击我们呢。

    吴胜看了看冲着身边的两名心腹说道:你们两个收拢一下人手,不要冒头。

随后冲着宋刑说道:宋兄弟,咱们在后面窝的太久了,这要是还没进范阳城,外围的人手死的太多了,到时候不说胡三剑,我估计上面也该不高兴了,我们出去帮帮他吧,顺便让我看看宋师弟的本事。

    宋刑没有说话,从后背抽出一把两指宽,稍带曲度的长刀,拨开前面的人群高声叫道:哪里来的匪徒,敢来劫我大旗盟的队伍,看我黑虎旗巡旗卫宋刑的厉害。

吴胜看着宋刑震天的吆呼声,人还在慢慢的拨开人群顿时冲着身边的人小声说道:你们两个和人家学着点,这赚了名声,人家还不怎么出力,光着一嗓子,这会儿大伙儿都该认识咱们这位巡旗卫宋刑了。

说完吴胜也拔出自己的后背虎头刀开始大声的吆呼道:黑虎旗旗令吴胜在此,哪里的毛贼敢来来你吴爷爷这里试刀。

只见吴胜喊我,直接拔地而起,在空中跃过众人头顶,出现在交战的人群里,这时宋刑也慢慢的晃到接战的前方,宋刑看着面前一名白披风的汉子刚刚砍倒一名黑虎旗的刀手,宋刑挥手就朝着对方的脖颈劈出一刀,在对方惊恐的目光中,长刀带着凌厉的破风声,在对方的脖颈之上留下一道血痕。

宋刑侧身躲开另外一名敌人劈来的长刀,在对方长刀落空的一瞬间,宋刑提刀上挑,锋利的刀刃直接将第二名敌人从下到上劈成两片,这时黑虎旗的刀手也都开始发力,数个呼吸只见,狭小的密林道路之上再次躺下五十多名尸体,这时对面的人群里三名领头的,见黑虎旗的刀手都反应过来,知道自己讨不到好处,顿时冲着密林大叫,撤回去。

这时宋刑知道自己表演的时间到了,当即大声叫道:弟兄们,杀啊,砍下一颗敌人首级,赏五两银子,一个头目的首级五十两银子,大家上啊。

    这时正在前方刚刚杀掉对方一个小头目的的吴胜闻言顿时懊恼,这收买人心的机会又被宋刑拿走了,不过还好,宋刑现在是自己人,只要宋刑建立了威信,对自己也有好处,这时吴胜也高声叫道:对方已经败了,兄弟们上啊。

    一次突如其来的袭击,短短的一刻钟不到,黑虎旗伤亡近五十名弟子,在追击出两里地之后,范阳城的联军也一路上再次扔下二十多条尸体。

临近正午黑虎旗众人进行休整,这时吴胜和宋刑两人一脸沉痛的拜别了胡三剑,去一旁看顾自己的手下,走在路上吴胜冲着宋刑眨了眨眼睛说道:宋师弟,你的心机可够深的啊,这次胡三剑可是要哭了。

宋刑也淡淡的说道:他哭不哭管我们什么时候啊,不过吴师兄,刚在你嚎啕的太夸张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死了老娘了。

这时吴胜撇了撇嘴说道:没办法啊,太激动了,我差点笑出来,只能大声的哭吗,这一下子死了四十多人,胡三剑死了两个旗目,伤了一个旗目,咱们就死了七个刀手,伤了一名旗目。

这下子事就好办多了啊。

    这时宋刑说道:哎,话是这么说,可是咱们这样以来就不好办了,我们有点低估了范阳城的这些小势力了,本以为手到擒来,没想到,这些家伙竟然联合起来,出城给咱们来了一个下马威,这一下子就去掉了咱们两成的势力,这虽然帮咱们削弱了胡三剑的实力,可是现在咱们还没有拿下范阳城啊,这范阳城算是一个中城,三家势力的当家人都是后天后期,尤其是范阳白家的家主那可是已经在这归远府闯出一些名堂的白伯恒,不知道那个胡三剑手里长剑能不能看得住人家。

    这时吴胜微微一笑说道:宋师弟,找什么急啊,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呢,就算不能一战而定,咱们也可以慢慢的磨蹭,着急的不会是咱们,上面给咱们三个月的时间打下这范阳城,到时候完不成任务,我是副手,你只是一个巡查,咱们最多回被上面骂一顿,可是那胡三剑可是要这次的主事人,如果完不成任务,到时候肯定要被撤换掉,所以咱们不用急,胡三剑肯定要比咱们急的,白伯恒是厉害,毕竟已经打通了九颗体内窍穴已经近十年了,到时就看胡三剑他们两个谁的剑更快吧,我只要挡住大刀会的新任会主马大刀和范阳武馆的田中。

    宋刑看着老神在在的吴胜,总是感觉他手什么事情在瞒着自己,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底层,根本就不知道这一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点了点头。

    日头开始慢慢的西行,胡三剑召集了所有的旗目以上的人员开始议事,胡三剑站在一棵大树之下说道:现在天色不早了,眼看就要进范阳城了,经过刚才的伏击,你们也都知道,现在范阳的三个势力联合在一起了,原本我们想逐个击破的计划是行不通了,这三个势力在范阳城扎根了几十年了,我们现在进去,估计是讨不了好,现在这外边天寒地冻的,到了晚上你们这想旗目还好一点,剩下的刀手连内力都没有,估计一晚上就能冻伤一半儿,现在你们谁有什么好方法。

    这时胡三剑说完话就将眼睛瞄向吴胜,这时身为队伍里第二个旗令的吴胜躲无可躲,只能笑着说道:胡兄谦虚了,来之前我师傅就说过了,我一个新晋的旗令,要跟着胡兄多学多看,少说话,胡兄说什么,让我听着就行了,你看看咱这不是没有什么经验吗,胡兄担任旗令好些年了,经验充足肯定有什么好办法的,胡兄直接说一声就好了,我跟着胡兄走。

    看着吴胜说了一堆废话,胡三剑再次看向巡旗卫宋刑,淡淡的说道:宋巡旗,你可是年纪轻轻担任了巡旗卫的,我想肯定是有什么过人之处吧,说说你的法子吧。

宋刑心里骂道:他妈的,这吴胜是旗令身份上和这胡三剑相同,同样也有一个担任统领的师傅,你不敢动他,这调头来动我,欺软怕硬的玩意儿。

这时宋刑开口说道:胡旗令,咱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巡旗卫而已,只是负责弹压地方,只是个知道打打杀杀的莽夫而已,这要是开战了,我宋刑二话不说,肯定是冲在前方,但是你要说让我想办法,那还是算了吧,省的我想出一个馊主意,把兄弟们给害了,到时候我于心难安啊。

看着宋刑一脸惶恐的样子,胡三剑一肚子的郁闷,冷冷的哼了一下,这个黑锅还要自己抗。

这时胡三剑冷冷的说道:既然你们都没办法那么咱们只能强行进城了,大家有没有意见。

这时吴胜连忙开口说道:来的时候说过了,这次出战范阳城,以胡兄为头领,我就是来学习经验的,胡兄说了算,到时候有事你就招呼一声,兄弟我绝对不推脱。

这时胡三剑看了看宋刑说道:巡旗卫宋刑,你带着你的手下先行进城探路,我带人跟着你身后,吴旗令带人押后跟在我身后。

    宋刑无奈,只能带上候阳和刘虎带着十名刀手趁着夕阳走进范阳城的东大门,此时临近黄昏,进城的和出城的人群不多,稀稀拉拉的有三五十人,看到一群持刀的汉子冲着城门走来,顿时都知道出事情了,连忙快步走开。

    原本城门处十名收费的大刀会普通弟子看到宋刑一众人手,连忙撤离,只剩下两名穿着范阳城衙役衣服的老弱官差不知所措的站在城门口,这时宋刑没有理会径直走到城内,看着前方的一个食肆,直接带着手下大摇大摆的走进食肆,冲着跑堂小二叫道:一人给一碗酒,有什么熟食卤肉赶紧上,这都吃了两天的干粮了,味道好的话,以后经常来照顾你家的生意,说完宋刑从怀里拿出一个小银锭子抛给小二哥。

原本看到宋刑等人进来时一脸苦涩的老板,看到空中那一锭银子顿时从柜台里跑了出来,从小二的手里接过银锭子,推了一把小二转身抱起一个酒坛子跑到宋刑身边笑着说道:这位爷,您稍等一下,咱们这边的卤肉都是一直热着的,等后面的大师傅切好了装盘就上来。

这时宋刑淡淡的说道:行了,我给你那一块银锭子足够报下你这间食肆一天的流水了,今天你也就不要开门了,把你后厨里的卤肉全部给我们大包,你今天也早点打烊吧,到了晚上路上不太平。

    说话间,小二儿端着一个大托盘走后面走了出来,几盘刀切牛肉,两盘烧鸡,放在两个桌子上,宋刑拿起一片牛肉塞进嘴里,喝了一口酒,片刻之后冲着手下说道:都吃吧,现在咱们刚进来,这范阳城的势力还没反应过来,这些小食肆还没问题,等过一会几百号人手,可就不好安排了,就都少喝一点,一人一碗解解馋,都多吃点肉食,垫补一些肚皮,能不能在这范阳城站住脚,就看今天晚上的了。

    等到一轮弯月刚刚升起,最后一批黑虎旗的人在吴胜的带领下来到食肆,吴胜看着宋刑无恙,随即笑着走过去说道:不错啊,这没有被袭击,看样子这范阳城三大势力想来一把大的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