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刑:第1章 1【重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王管事看着下手精准的宋刑说道:后生可畏啊,这一刀下去,不伤皮毛,你师父杨大刀估计都做不出来吧,刘成你们几个去给这位宋兄弟搭把手,把这黄牛给架上屠宰台子,你们不成天要见识见识杨大刀的枭首绝活儿吗?杨大刀的是看不成了,这是杨大刀的徒弟,宋刑小师傅,你看着点,那一天你们犯了事,你们要求这位宋小师傅到时候手别抖,到时候给你们一个痛快。

这时一旁准备看热闹的家丁顿时缩了缩脖子,一旁的刘成苦笑这说道:王管事,您这玩笑开的,咱们安安分分的在这白家当家丁,有大老爷和你们这些大高手护着,咱们怎么回往那菜市口的刑台走一遭啊。

    (本章完)。

    宋刑哥、宋刑哥你快看看,那个新来花魁好漂亮啊,你看看他的脸蛋,就像俺昨天晚上做梦时吃的白水煮鸡蛋一样白,看看多水润,俺好想上去咬上一口啊。

一个干干瘦瘦的少年拉着同样一名消瘦的少年兴奋的说道。

这时那名叫宋刑的消瘦少年抬起头看了一眼花轿上今年的花魁淡淡的说道:是啊,这娘们儿是挺漂亮的,可是和咱们要关系吗,春风楼里一晚上普通的窑姐都要咱们半年的例钱,这花魁咱们平时见一面都难,你还想咬一口,到了晚上接着做梦吃白水煮鸡蛋吧,咱们快点走吧,明天天城里白老爷家要用肉,师傅照顾咱们让咱俩去屠宰,听说杀两口大猪、一头黄牛、三只羊羔呢,这些弄完天就要黑了,还要拿着赏钱回去给师傅报账呢,要是干的好了,白老爷家的管事能给些赏钱,要是去的晚了,赏钱可就没有了啊,快走了泥猴。

    没一会儿功法,宋刑和泥猴两人来到城东一处大宅院的后门,这时泥猴看着眼前的大宅院一脸兴奋的说道:这每一次来这白府都觉得这白府阔气,你瞅瞅这后门,都比咱们那边的正门大,我前段时间偷偷的去看过他们家的大前门,那家伙忒有一丈高,那红漆大门看着就阔气,你说咱们什么时候也能从他们家的前门走一回啊。

    宋刑闻言淡淡的说道:等你什么时候不在干咱这一行的时候再说吧,咱们这走红差的人哪里有机会从人家这高门大院的正门走进去啊,我们这样不好好的吗,每天有吃有喝的,师傅高兴了或者喝多了还赏咱们几文钱,你拿回家里给老娘,给你存着再过几年娶媳妇,我这边拿了赏钱还可以多吃几顿饱饭,想的太多多闹心啊。

    宋刑说完走到染成黑色的木门处派了几下大声叫道:里面的大哥开一下门,我们是杨家屠宰铺的刀手,应了贵府的红差来上差了。

片刻之后白府的后门被打开了,一名穿着青衣的家丁看到宋刑和泥猴说道:哟,今个儿怎么就你们两位小哥儿啊,你们师傅杨大刀怎么没过来,我们还想看看杨大刀给这些畜生枭首呢。

这时泥猴儿看着前面的家丁笑着说道:原来是成哥儿啊,怎么着看不清我们兄弟,这不到了收麦的时节了吗,这段时间,我师父是不会出刀了,等收完了麦子,这牢房里就开始提人问斩了,这个月都是我们几个师兄弟到各家各户上红差,枭首这活儿,咱们也干得了,这都在师傅手底下学了七八年了,既然成哥儿想看,咱们就给你见识见识。

这时家丁成哥儿疑惑着说道:就你也能枭首,你那小身子骨能行吗。

    成哥儿这话一说完,泥猴顿时满脸通红,犟着头说道:成哥儿你的话也忒伤人了,我又没说我来,你没看到我身边站着的宋刑吗,他可以的,枭首对他都是小事,我师父都说了,我宋哥儿可是最好的侩子手,等过两年我宋哥成家喽之后,就给宋哥儿安排官府里的红差,你也知道咱们这一行当,只要接了官府的红差,没人回把小娘嫁过来,都是成了家才去接官府的红差,所以我宋哥儿只能接这大户人家差事,我师傅手里的活,我宋哥儿可都是学会了,就连我师父都弄不好的凌迟,我宋哥也学了,一个大冬瓜,我宋哥都能拿着大刀削出一千片,那大块儿的豆腐,我宋哥不用量,随手剁下去,都是四四方方的小口块,你说的枭首,那家伙我宋哥手起刀落都不带含糊一下的,绝对是一刀两断。

    正当泥猴儿在和开门的家丁吹嘘着的时候,这时一道声音从院子里响起:刘成,你在哪里和谁在磨叽呢,这边人手都在忙着呢,这畜生都带过来了,怎么杨大刀那边还没派人过来。

这时刘成连忙转过身来说道:王管事,杨师傅那边派的人来了,我这不正在给他们迎进来吗,王管事您瞧瞧,这次来的是俩小兄弟。

    宋刑迈进后院看到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穿着一声蓝色的长褂正在看着自己,宋刑和泥猴儿立刻拱手行礼说道:见过王管事。

这时王管事皱了皱眉头说道:这个杨大刀怎么搞得,怎么派了两个娃娃来咱们这边,你们两个干的过来吗,这六头大牲口,这其中三只要一刀枭首,要完好的牛首、猪首和羊首,这高阳城里我们白家是信得过你们师傅杨大刀,才请你们进府的,这杨大刀派了两个小娃娃来,是不是看不起我们白府啊。

    这时泥猴儿顿时慌了,正要张口辩解,一旁的宋刑抬起头看着王管事张口说道:王管事误会了,这高阳城谁不知道,这白家是咱高阳城的第一望族,我师父怎么能看不起白府啊,王管事您也知道,这马上就秋后了,我师父那边被官府给看住了,咱们高阳城一共也就五个穿红衣的,东门的刘老大已经拿不了刀了,现在就剩下四个了,我听我师傅说今年周边五个城的死囚都要送到咱们高阳来问斩,官府要求我师傅暂时封刀一个月,一直要等到秋决之后才能接活,这本来我们杨家铺子都要停一阵子,这不是说白家要用人吗,我师傅一听到你们白府差事,这才让我们兄弟出来应差的,别的人家我师父都给回绝掉了。

    这时王管事也点了点头考虑了一会儿说道:这事情我也是知道,不过这三牲是要祭祀用的,我家大少爷明天就要进京了,这三牲是要祭祀祖先的,必须要一刀枭首,中间不能有断点,这活儿在咱高阳城里只有你师傅的手艺好,这他们都被封刀了,这可难办了,当时给你们送信的时候可是交代过的,要祭祀用,一刀枭首的牛头。

    这时宋刑冲着王管事说道:这一刀枭首的活计我能干,不过我还没出师,我们带的家伙事只有尖刀,这枭首用的鬼头刀整个杨家铺子只有我师父的那一把,要是让我给黄牛枭首的话,王管事您要给我一把三尺长刀。

    这时王管事从环形门里走出来大量了一下宋刑说道:刀好说,咱们这偌大白府,神兵利器没有上好的长刀到时不少,只要你能给这牛一刀枭首,我王石可以送你一把好刀,可你要是弄不好,耽误了我们白府明天的祭祖,你们杨家铺子也就不要开了,到时候我带人把你们杨家铺子给一把火烧了。

王管事说完就转身离开。

    片刻之后王管事带着两把长刀再次从环形拱门走了出来,看着宋刑说道:这里有两把好刀,我是练拳的,这两把刀是大老爷赏给我的,放在我这里也没见过血,你挑一把用吧,要是差事办的不错,就赏你一把。

    宋刑伸手去接王管事递过长刀,正要拿来,就感觉这两把长刀好像长在王管事的手上一样,这时宋刑看了看王管事淡然的脸色,宋刑运了一口气,用力握住刀鞘用力往自己这边一拉,这时王管事感受到刀鞘上传来的力道,淡然的神情立刻变的肃穆起来,双方较劲了十多个呼吸,等到王管事和宋刑两人的脸色都变得通红起来,这时宋刑猛地一声爆喝,一直全神贯注的王管事被宋刑的爆喝吓了一个激灵,宋刑的手下在一用力,长刀顿时从王管事的手里脱离,正王管事反应过来的时候,宋刑持刀抱拳冲着王管事说道:宋刑谢谢王管事送的宝刀。

这时王管事看着想自己行礼的宋刑顿时哈哈大笑这说道:不错,小小年纪,你这都打熬出一身子的力气啊,看不出来啊。

这杨大刀后继有人啊,行了你看看这刀怎么样,试试合不合手,要是可以的话,咱们就开始干活了。

    宋刑闻言打开机括,将刀鞘里的长刀抽出,只听一个轻响,长刀如同一道白光从刀鞘之中拔出。

这时王管事顿时称赞道:好俊俏的拔刀术,宋刑老弟这一手练了很久了吧。

宋刑轻轻一笑,将刀鞘交给身边的泥猴儿,双手握了握刀柄,朝着空气挥舞了两下,发出一道道凌厉的破空声,三五下之后宋刑停下,转身冲着王管事说道:好刀,这把刀用来宰杀牲口真是浪费了。

王管事闻言看着宋刑若有所思的说道:是啊,一把好刀用来宰杀牛羊,是浪费了。

    宋刑提着刀在在王管事的带领下,来到一处院落,这时十来个家丁正在捆绑牲口,这时王管事走过去看着家丁说道:这都快半个时辰了,怎么还没弄好,这要是耽误了差事,你们一个个的都要挨鞭子。

十来个家丁顿时低下头,一名家丁壮着胆子说道:王管事,这不乖咱们啊,本来咱们已经绑好了,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头蛮牛把绳子给挣脱了,这一不留神,王二都被顶上了,这咱们花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给摁倒,你看看,王二到现在还没醒过来。

这时王管事看了看躺在一边的王二说道:你们还愣住干什么,快把他抬出去看看郎中。

宋刑看了看下面的牲口从泥猴的手里结果一个包裹放在一旁的石台子上面,宋刑打开包裹,摊开只见一排锋利小刀整齐的固定在一个长长的兽皮带子上,这时只见宋刑送上面拿出一把带有弧度半尺长短的小刀快速的跑向黄牛的身边,双手快速而精准的在牛腿上划过,只听到哞哞哞黄牛的叫声,五六个呼吸之后,宋刑站起身来,冲着一边的王管事说道:王管事,我刚才把这黄牛的四个腿上的牛筋给挑了,烦请您安排人手把这黄牛台上这屠宰台子上,我来给他一个痛快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