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BOSS放肆爱:043 嫁不嫁是我的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只是贺真真还是对陆谦承这个男人不够了解,他是不喜欢强迫人,但是会用手段让人乖乖的到他的身边来。

    他向来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看中的东西一定会得到手。

    那,陆先生,我

    真真,你是个例外。陆谦承的眸光深不见底,沉沉的盯着她的眼睛。

    贺真真心底抽了一口气,什么叫例外啊。陆先生,我是您侄子的女朋友,您这样子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陆谦承淡淡一笑。真真,子望和贺琳雪在一起两年多了,你确定还要嫁给他吗?

    贺真真的脸色直接僵掉,陆谦承还真的是全部都知道。

    我、我嫁不嫁,这是我的事情。贺真真有些倔强的开口。

    现在是我的事情,我的女人怎么可能让她嫁给别的男人,子望那里你就不要想了,你这样子拖着不分手,不过就是为了让贺琳雪难受,你想玩,我可以陪你玩,有什么需要我也可以出手帮你,但是还想嫁给子望这是不可能的,真真。陆谦承捏着她的下巴,无比严肃的警告她。

    贺真真是真的一直脑袋发懵,没有办法去好好的思考问题,这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突然的让她手足无措的。

    更没有办法去好好的面对陆谦承。

    她敬他为长辈,他却一直把她当猎物一样的随时开口吃掉。

    他口口声,我的女人怎么可能嫁给别的男人。

    可她都还没有答应当他的女人吧。

    陆先生,我现在脑子很乱,能不能请您先出去?贺真真现在不想再多说什么了,知道陆谦承是那晚的男人,这对她来讲冲击力太大了。

    不怕打雷了?陆谦承看她这样子,也许他现在对贺真真来讲,比外面的雷还要恐怖的。

    怕,但更怕他。

    陆先生,我、我不怕了,天快亮了,没事的贺真真强压着惧意,看向陆谦承。

    陆谦承也不多为难她了,这件事情需要给她时间来好好的消化消化,逼得太紧的话,对她没有什么好事。

    那好,我先出去,你好好的考虑清楚,早餐给我答案。陆谦承大方的开口。

    贺真真抬眼看他,卧糟,他这是在给她时间考虑吗,从现在到天亮还有不到两小时。

    贺真真是真的没有办法相信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实。

    真真,那晚是我。陆谦承很平静的回答,让贺真真最后一根神经崩断了,断的彻底。

    不、不会的。贺真真努力的摇了摇头,不愿意去相信那天晚上的人是他,在贺真真看来,可以是任何人,就是不能是陆谦承。

    真真,那晚是我,你是喝醉了,但我没有醉。陆谦承语气异常的冷静。

    是,那晚他滴酒未沾,让一个醉得一塌糊涂的丫头给强了。

    贺真真听完,是又羞又恼。

    陆先生,我是醉了,可你明明没有醉,为什么为什么不阻止我呀。贺真真火大的吼道。

    她知道灌醉自己本来就是不对的事情,但是陆谦承本来可以阻止的,他却没有阻止,她为什么不能生气。

    她说过,等到找那个男人一定会好好的教训他一番,让他好看的,可是现在这个男人就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却没有勇气要他好看了。

    面对贺真真的指责,陆谦承半点也不生气了,只是勾着嘴角盯着她看。

    你、你笑什么笑呀我说的是事实来的吧,我、我那晚是喝多了,但是你没有喝醉呀,为什么不阻止我,为什么呀是不是男人都这样,来者不拒的,也不管对方是什么人,直接就就那什么?贺真真是又气又急的,所以说话完全就是语无论次的。

    陆谦承从她断断续续的控诉中听出来了,她是把那晚发生的事情,错全归到他头来了,的确他是清醒的,却没有半点推开她的意思,只要那晚他不做,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

    小丫头倒是会算账,直接反咬一口算到他头上来了。

    真真,有一点你要明白,别的男人是不是来者不拒,我不清楚,但我不是,那晚是一个意外,也不是意外。陆谦承莫棱两可的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