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计划:第一章 缘起 第八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阿斌的一只手伸向瞿子静的脸蛋,抬起了她的下巴满脸的淫笑正说着什么,这一幕正好被吕轩看到,吕轩胸中的怒火腾的一下就窜了起来,二话不说拿起打火机点燃了一只火焰**大吼一声。

    老子的人,你们也敢碰,活腻了。

    说完右手的火焰**呼的一下就扔了过去,沈明这时刚夹起一块午餐肉刚要往嘴里放,就听见门口有人喊话,抬头望去就见一个**口呼呼冒着火焰的啤    (本章未完,请翻页)    酒**子朝他飞来,顿时一惊,夹在手中的午餐肉啪叽一下掉在地上,随之而来的是哗啦一声酒**碎裂的声音,第一只火焰**不偏不倚的砸在沈明的脑袋之上,酒**中的酒精混合物顿时流了满脸,瞬间被**口燃烧的布条点燃,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夜空,原本乱糟糟的房间也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沈明的惨叫还在刺激着他们的神经,只见沈明整个上半身都笼罩在火焰之中,双手不停的挥舞拍打却怎么夜弄不灭身上的火焰,所有人都傻了,没有人说话,也没人动,只是那么呆呆的看着满身是火的沈明,十几秒的时间沈明就倒在火焰之中,尽管还在抽搐,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吕轩一手一个火焰**大步的走了上来,眼神狠厉的看着屋内的众人;一众混混这才缓过神来,发现只有吕轩一个人,顿时咒骂之声不绝于耳。

有冲过来的,有后退的,还有直接站在阿斌身前的。

    我艹,是这小子干的,弄死他。

    你们先上,我去后面拿刀。

    臭小子你知道我们老大是谁不?不想活了。

    兄弟们砍死他,为小明报仇。

    吕轩也不废话直接将两个火焰**摔在身前5米处,顿时两道火墙腾空而起,一直烧到了房顶,将吕轩跟混混门隔开,同时也封死了下楼的唯一出路,吕轩站在火墙的这边慢悠悠的点火焰**,然后朝里面丢去,嗖。

一蓬蓬火焰在屋内升腾而起逐渐的压缩着混混门的活动空间,不一会十几个混混就全都挤在头目阿斌的身边,哭喊声,叫骂声,求饶声,乱糟糟的混在一起。

而阿斌呢,依然坐在椅子上连动都没动一下,顿时有混混大声喊道:    都别他妈的叫了,没看见斌哥都没动么,这点小场面斌哥早就习惯了,这才叫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大家都听斌哥的。

然后又谄媚的朝斌哥笑了笑。

这一嗓子还真管用,原本嘈杂的声音顿时消失了,所有的混混都齐齐的转头看向斌哥;阿斌的心里这个苦啊,冲着那个喊话的小弟艰难的挤出一丝笑意,心里却已经把他杀了几百回了:我他妈的是不想起来跑么,我腿软了,站不起来啊;可是这话还不能说,这要是让这帮混混知道了,他这老大也就别当了,这土皇帝刚当着起劲,舍不得啊,这才咽了口唾沫,大声的说道:    那个,没事啊,他就一个人,咱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不成,在说你们没看见老子坐在这他都不敢朝我这扔么,这就说明他不敢把我怎么样,至于他烧你们嘛,那肯定是你们谁得罪他了,他这是一时头脑发热,你门看,你们现在都站在我的身边他就不敢扔了吧,这就说明他还是有理智的,知道我斌哥不是他能得罪的,你们都后退看我怎么收拾他。

    这时一众混混才发现刚才还一个接一个飞过来的火焰**现在竟然没有了,对阿斌的话也就信了一半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了,看来这小子也不敢做的太过分,沈明的那个只能说是他太倒霉了,正好被砸中,顿时一个个又精神抖擞的站在阿斌的身后,拍马屁之声不绝于耳,直吧阿斌听到飘飘然,就感觉自己真的是皇帝一般,刚才的害怕也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起身就想站在凳子上看看是那个大胆的家伙。

刚一低头嗖的一声,一个物体在阿斌的后脑飞过,直直钉在原来站在他身后的一个小弟的咽喉上,阿斌抬头一看,那个小弟睁大眼睛双手捂着喉咙嘴巴一张一张的却发不出半点声响,身子一软就倒在了地上。

    吕轩在丢火焰**的时候的确是故意没有朝阿斌那里扔,却不是不想得罪阿斌,都已经这样了,早就得罪死了,他是怕伤到瞿子静,所以才故意避开阿斌的位置的,可是扔着扔着就发现所有的混混全都跑到阿斌那里去了,弄得他也不敢再继续扔了,只好悻悻的放下火焰**,转身在门外吧刚才放下的复合弓拿了起来,搭箭。

    就在他这边刚叩下撒放器开关的同时,阿斌突然一低头就好像知道他这边要拿箭射他一样,羽箭就贴着阿斌的后脑飞了过去,不过由于混混门站的太密集了,虽然没有命中目标却也没浪费,击杀了一名混混,吕轩暗叹一声可惜,手中却不停,搭箭。

发射,这一箭目标还是阿斌,他通过之前的观察早就知道阿斌就是这些人的头领,只要杀了他其他的混混就玩不出什么花样了,本来万无一失的一箭却又贴着阿斌的头顶飞了过去,这一下连吕轩都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火焰那边的阿斌,心中惊叹了一声,我去,这小子后脑勺张眼睛了?    其实阿斌能躲过这第二箭也的确是纯属巧合,本来这第一箭阿斌是低头看脚下的凳子,想站在上面豪气万千的说一顿装b的话,没想到一低头一支羽箭贴着头顶飞过,后面那个倒霉的小弟正好倒在阿斌的椅子后面挡住了阿斌的视线,没看清是什么东西,就看见小弟捂着喉咙倒地了,就想探头过去瞧瞧,这一看不要紧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只见一支羽箭插在那个小弟的咽喉上,闪着寒光的箭头在脖子后面穿了过来,刚刚恢复一点的信心立刻消失无踪,又一想如果不是刚才自己低头,那被羽箭射中的就是自己的脑袋了,顿时感觉双腿一软普通一下就坐在了地上,同时有一支羽箭擦着头顶飞过,刺穿面前的椅子靠背,只留尾羽还在微微抖动。

阿斌双眼直直的盯着那支羽箭:    妈呀。

    一声非人的惨叫,只见阿斌从地上蹭的一下跳起,低着头嗖的一下跑到人群的后面。

直到这是,这一群混混才反应过来全都啊的一声怪叫顿时又乱套了,有的趴在地上双手抱头,有的抄起地上凳子挡在身前蹲在墙角,有的竟然不顾身前的火焰举着砍刀啊啊的怪叫一声朝吕轩冲了过来,可是刚跑两步就被一只羽箭刺穿头颅倒地不起。

    (本章完)。

    吕轩跟随沈明来到健身会馆,站在楼下抬头看了看在顶楼时不时的传出一些说话的声音,中间还夹杂着阵阵笑声,吕轩侧头看去街对面是一家火锅店楼层跟会馆齐平,而且现在天色也渐渐的暗了下来,吕轩爬上了火锅店的顶楼站在窗前朝对面望去,正看见阿斌一群人围着桌子,吃着火锅唱着歌,啤酒白酒真乐呵,瞿子静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双腿也绑在一起,一条绳子在双手双脚之间穿过,将其收拢,瞿子静的身体就自然前挺,形成一个水滴的形状,被帮过的人都知道这个姿势非常难受,而且瞿子静的嘴里还塞着一团破布,时不时的扭动一下;瞿父躺在墙角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浑身都是血痕,虽然没有捆绑住手脚,却是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吕轩根据桌子上的食物估摸着他们吃完喝完至少一个小时以上,也就是说瞿子静现在还是安全的,而且这么多人吕轩也不会傻乎乎的就这么冲上去,那样不但救不了人,自己也会搭上。

吕轩仔细观察了一下环境嘴角微微勾起一丝残忍的微笑,他所在的楼房是一个火锅店,平时用来助燃的酒精整齐的放在角落,客人喝完的酒**也码放在一侧,厨房里用来清洁的洗洁精,还有最不缺的面粉,这四样东西混合在一起那就是在二战时期大名鼎鼎的莫托洛夫鸡尾酒,不但制作简单,威力强大,最重要的就是威慑力,这东西点燃之后砸到人身上会附着在身体表面燃烧,那一声声惨叫绝对会给对手造成巨大的心里压力。

毕竟这**在二战时期可是用来对付坦克的,现在用来对付人,简直不要太凶残。

    吕轩站在离楼顶还有半层的楼梯上,踮脚朝里面看去,所有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食物上,竟然没一个人注意到他,也不知道是真的有底牌,还是嚣张惯了认为不会有人傻乎乎的来找他们的麻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