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归心:第34章 交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下子消失了那么久,我都怀疑他是去和别人过日子去了。

    就是就是,看他那副高傲的样子,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好像天下没人能入她眼里似的。

我以前见到他,还以为他才华横溢呢,现在想来,十有**是看的哪里的。

    展君琅看着这两个人一副斗败公鸡的样子,心中好笑:他要是衣冠禽兽,天下还有君子吗!想到这,她吓了一跳:我怎么会这么想,他是我的敌人,即使不是衣冠禽兽,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可转念再一想:这两个人说的到也没错,他的确很傲,不过那是傲骨。

人不能有傲气,但是不能没有傲骨。

    冷冷一笑,转头对着两人说:既然你们叫我一声展姐,而且你们也是主动进入我这一组的。

本来我打算只和曾衲一组,说起来,还是你们俩不请自来,不过我不会介意的。

但是现在,我有事要去做,你们先回去吧!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留下这俩护食的母鸡,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曾衲走到展君琅身边,打趣道:怎么,把那两只护食的母鸡赶走了?    哼,要你管。

说吧,跟踪我做什么。

冷哼一声,故意装作冷漠的样子,展君琅沉声问道。

    你们慈航静斋的那个南海神尼,现在怎么样了?曾衲没理她,径直问道。

    惊讶的看着他,展君琅瞪大了眼睛,脸上不可思议的神情:你怎么知道师祖的名讳?    师祖了吗?时间过得可真快啊,她居然也成为师祖了!曾衲一脸落寞的表情,远远看去,还多了些沧桑感,别这样看着我,我只是替别人问的,我还不至于那么老。

看到展君琅看怪物的眼神,曾衲连忙解释道。

    谁知道你有没有那么老,总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心里嘀咕了一声,展君琅翻着白眼道:何必要跟我解释。

南海神尼祖师数十年前将《剑典》修到了‘剑心通明’的境界,现在应该还在‘死关’中,不日就能进军天道。

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曾衲说这些。

    你们现在的掌门是谁?    我没见过,但是听说是姓端木。

难道你跟上来就是问我这些吗?    唔,其实我去过你们那里,只是我只到了七重门就被赶下来了,真可惜!我一直想去赏雨亭看看,什么时候有机会,你可要带我去看看!    这算是一种约定吗?展君琅语气仍然很淡,但是已经可以听出一些期待。

    没有理会展君琅的期待,曾衲只是自顾自地说着:要是将来你我真的对上了,我是不会对你出手的,不过我并非要你保证也不对我出手,只是希望你能少屠戮几个我九黎一族后人。

    你怎么    我知道你知道我的一切身份,不用怀疑,远古大巫的传承中,有一项你们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神通,现在的人称之为读心术。

具体是什么,我还不能告诉你,不过你所想的,我都理解,所以我才答应了你加入你这一组。

    你    不用感激我,哈哈,我已经知道了你那么多秘密,你应该讨厌我才对!    跺了跺脚,展君琅居然露出了小女儿姿态,曾衲一看头就大了:没想到她倒是误会了,我本来是说我已经知道了她们的很多计划,没想到唉!    好啦好啦,我走了,反正你们要商量什么我都会知道,再多说下去,我怕你会杀了我的。

说完,留下展君琅一个人恨恨的看着他的背影,一溜烟走了。

    (本章完)。

    想到这里,展君琅脸上不禁露出苦笑,她实在没想到自己无心之举,竟弄巧成拙,让曾衲心里嫉恨上了自己。

有心解释,但二人身份悬殊实在太大,而且她也拉不下这个脸皮。

她始终在矛盾,一边是师门和所谓的大义,一边是心里的英雄、知己,到底应该怎么办!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不觉中,展君琅心中想起了先辈大能的一句谒语,满心的苦涩意味。

在这么多人面前,她自然不能表现出什么,于是她说:既然一切已经定下了,大家先按组来商量吧,过几天我们再在这里集合一下。

大家可以在这个小世界自由活动,也可以去那些普通人里寻找线索。

今天就这样散了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