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宠之女帝天下:大结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然最为觉得不平的是南无,他找到乔庄,将暗牙对汐文说的,让汐文转达的又对乔庄说了一遍,他以为汐文并没有说,还心想主子女婢一个倔性子!

    可汐文到底是汐文,是桓尹一手提上来的姑娘,自然心里还是希望他们两个好好的,自然什么都说了。

    在南无发现乔庄都知道的时候,这姑娘依旧是冷心冷面,他就有点儿不是滋味了,说的话也是怎么痛快怎么来。

    若是没遇上你,桓尹这辈子都不懂什么是爱,可是遇上你了,他也会痛了,没有一个人可以让他去死,但是你能,难道非要他死了,你才肯原谅他吗?

    乔庄其实不知道要原谅桓尹什么,但她却知道,在别人心里她恨他埋怨他,可只有她知道,她还心疼他。

    她说让桓尹来。

    她只这么淡淡地说了一句,南无不知她心里到底是何想法,还是说了一句,因为你是乔庄,他才要助你夺位,从来他都想要你好好的,哪怕后来九殿下出现,他也只是想让你嫁给他,做他的丞相夫人,可后来

    他顿了顿,终是说完了,可后来一切都失控了。

    乔庄还是没什么反应,南无无奈一叹,转身离去去寻了桓尹来。

    此时的桓尹,不知怎的突然想起齐王曾经说过的你总是在算着别人,别终有一日让别人算了你。

    可这天下唯有一人能算了他,那就是乔庄。

    可她从来不会算他,正如他心中所想,乔庄永远不会算计桓尹,不会利用他,因为桓尹他本身就很苦。

    南无说,桓尹想要娶她,其实做丞相夫人多好,可一切都不能重来,而桓尹一切都不会说,更因为南雀的蛊毒,他不能放弃他的弟弟,如果舍弃了他的弟弟,他便不会是桓尹了。

    他至少还是要保住了她的命,只是有些事有些情况,不是你想就不会发生的,那一天发生了太多,嘉柚的死也太过沉重。

    一切巧合,却也恰恰有着预示,正如他们的初见,就由一场改命卜卦开始,由利用开始。

    桓尹来了,跟着来的还有南雀,南雀见到了让月之哥哥心心念念的人,虽然长得和九殿下一模一样,可仅仅是从眼神里,就能看出她们二人的不同来。

    这个女子钟灵毓秀,眼里是纯洁如水的光,与月之哥哥极为相配,这么想着,就忍不住开口道姐姐,你要怪就怪南雀太无能了,着了九殿下的道。

    乔庄看着南雀,只是微微一笑,他们兄弟三人好像长得都不太像,可是血缘这个东西真的很神奇,至少他们三个都是好人,都是正直的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乔庄说我不怪你,你的身体可好了?

    南雀脸微微一红,觉得这个姐姐很温柔,真的很想让她当嫂子,然后腼腆地点了点头。

    桓尹对他道你先出去吧。

    南雀纠结地看了看乔庄,又瞄了瞄桓尹,总是害怕姐姐不会原谅月之哥哥,直到乔庄也让他出去,他才叹了口气,心事重重地离开了。

    剩下了两人,却是相顾无言,终是乔庄开口,孙沪不除,大楚难安。

    桓尹有些想笑,好似他们两个现在这样,除了国事再没有什么可研究了一样。

    他点点头,说道孙沪肯定留有后手,他当皇帝名不正言不顺,更不可能推乔洛上位。

    一是因为乔洛是男的,大楚男的不能即位,二,乔沅太小,孙沪还做不到越过乔洛来挟天子以令诸侯,那么剩下的齐王和奕王,也没听说过谁与他走得近,倒是让人有些想不通了。

    少羽别院之中,有人通风报信,九殿下才会派人去寻你。

    乔庄点点头,我知道,只是不知这人是谁。

    桓尹想到一个人,便问道阿言与你们很熟吗?

    乔庄抬眼看他,你认为是她?

    其实,她知道能那么迅速撤离少羽的别院,第一手知道消息,一定是多亏了桓尹,是他察觉出了问题,让暗牙立马来别院通风报信。

    桓尹从未想过置她于死地,可桓尹却从来不主动敞开心扉。

    她终是忍不住,受不了只和他谈国事的气氛,有些憋闷地说道桓尹,有些时候,身为男人,不能太内秀。

    不知她为什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桓尹茫然地看了她一眼,就听乔庄叹了口气,然后道说好听点儿叫内秀,说不好听点儿就叫闷骚,闷骚久了,容易生病,我也不太希望你生病。

    顿了顿,又怕桓尹听不懂,索性更大胆地说了一句人生很短,我不想耽误很多时间,也希望你不要耽误,喜欢还是不喜欢,有多喜欢,又有多不喜欢,我希望你能说出来,还有希望你有什么事和我说,也不要担心我会误会你,因为你不是神,你无法做到面面俱到,滴水不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