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虹下:第二十五章流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传书和郑莹得到消息急急忙忙赶过来,大致了解情况以后过道又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几人不知道等了多久,手术室的灯终于暗下来,护士推着病床上的林梓琼到单独病房休养。

    魏知松默不作声地跟过去。

    女医生摘掉口罩看了他们一眼:谁是病人亲属?

    我们都是。林传书大力捏着医生的手腕急切询问,我孙女她身体怎么样?

    不好说。病人体质较差,不过看得出来她平时有运动,所以到底怎么样还是要看后期的休养情况。医生说完就走了。

    林梓琼面色惨白安静地躺在床上,呼吸轻浅而均匀。

    魏知松握着她冰凉的手往自己脸上贴,眼眶通红。

    他不敢想啊,无论多浑浊的水他都愿意为她趟,但是前提是不能没有她。

    护士等所有人都进来了以后才说道:病人体质较差,需要住院两周静养观察。病人的心理和身体都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和时间来恢复,所以平时不要太多人一起探望她。

    如果恢复的不是很好,以后恐怕很难再怀上孩子。护士突然又加了一句,然后就带上门走了。

    几人无声地散在病房的各个角落看着林梓琼,心思各异。

    你们都回去吧,我一个人陪着她就够了。

    魏知松没有看他们,语气也十分平淡,几个人互相对视一眼,都安静地离开。

    听说怀抱是最能让睡梦中的人产生安全感的地方。

    一切都会好的。

    魏知松把她抱进怀里,脸贴着她眼角,手掌轻轻拍着她的手臂。

    夜幕降临,霓虹灯闪烁的时候,林梓琼睁眼醒了。

    她抬头看了看依然睁着眼安抚她的人,鼻间一酸眼眶一热,泪水就不间断地溢出来。

    魏知松捧着她的脸颊,低头温柔地吻她。

    千言万语都散在两个人的心里,又从心里流至四肢百骸。

    她不想要孩子,不代表她不珍惜孩子,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在她身体里转瞬即逝,比起失落,更多的冰冷。

    这种冰冷来自生命的脆弱和不可控,一种注定的虚无和缥缈。

    两人一开始就没防着孩子来,饮食也一直都有注意,谁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每个人都不好受。

    林梓琼抱着他回吻,渐渐不哭了。

    我爱你,琼。魏知松离开她的唇,温柔带笑凝望她,你是我唯一的爱人。

    倏然间有一种她从未感受过,非常陌生的情感撞进她的心口。

    林梓琼的脸贴在他胸膛上,流下与之前意义不同的泪水。

    大概是爱,也可能是感动。

    魏知松让张嫂做了清粥和营养丰富的清淡小菜送过来,一直用滚水热在保温杯里。

    林梓琼点点头坐起身,按照一口粥一口肉一口菜的顺序小口缓慢地喂她。

    只吃了一半她就不想吃了,魏知松收起饭菜抱着她转述医生和护士的话。

    爷爷奶奶都过来看过了,我让他们都回去,不要打扰你休息。魏知松温温柔柔地教育她,你被我惯坏了,这也不吃那也不吃。不养好身体我就没收你的银行卡,不允许你吃水果和火锅,也不允许你写作。

    林梓琼趴在他怀里,浅浅笑着:我会好好修养。

    论心理素质,她还是非常优异的,论理性,她同样是出类拔萃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