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虹下:第二十章菲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查出来云鹤公司董事长了?

    没有,层层掩盖和包装下我查不到,相关人也都不愿意开口,藏得相当坚实。所以才担心,云鹤一直都是林寺杳和林衷濯作为公司法人代表出面办事的。

    云鹤公司没有继续扩张的动作,不用太担心。芦市目前有云鹤一方独大,金融圈短期内不会有什么太大变化,娱乐圈和学术圈倒是错综复杂,暗潮涌动。

    您有什么想法?

    不急,何枫灵马上就要从国外回来了,孙菲嫣想复出,哪有那么容易。

    老实说,我不知道孙菲嫣当初退隐的原因。当初就数她一个人如日中天,几乎所有热播剧都是她主演。赵奕非也不敢私底下去查,毕竟芦市除了云鹤公司就数仁苛公司最强势。

    这种瓜葛的事情贸然去查,很容易得罪人。

    她啊。郑莹陷入回忆,手段很厉害,但是不怎么能正眼看。

    这话怎么说?

    你见过为了捧自己睡别人全家的吗?郑莹笑起来,保养得宜的皮肤只能看到一点明显皱纹,孙菲嫣就做的很完美,很成功。

    赵奕非震惊了,您是说,何枫灵之所以打压她逼她退隐是因为她睡了何枫灵的父亲和哥哥还有弟弟?

    郑莹点点头,时至今日她回想起来还是觉得非常有趣。

    恩。而且最后成功傍上何枫灵的弟弟。

    赵奕非想笑又不敢笑,靠在扶手上闷声摇头:这么大的事情我居然今天才知道。

    不奇怪。郑莹忍不住继续笑道,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何家根本没有口风可探,是孙菲嫣的经纪人喝醉了不小心说漏嘴。

    原来是这样。

    那个经纪人也因为这个销声匿迹了。郑莹微笑着望下院子里的年轻一辈,至于是生是死,过得怎么样,已经很难有定论了。

    可以肯定的是娱乐圈已经没有她的立足之地了。

    恩。郑莹点点头,转身进屋,我和你们年轻人比不了,先去休息了。

    赵奕非抽出一支烟点上,烟雾在他面前缭绕四散,很快被晚风一吹就消失无踪。

    他在阳台待到烟自动燃尽也回房休息。

    魏知松清晨吻醒他怀里的林梓琼。

    我要去上班了。

    林梓琼搂着他回吻,两人又做了一次。

    她再次睡醒的时候太阳已经很大了,透进来的光刺痛她双眼。

    林梓琼发现自己手上戴着一枚精致的戒指,仔细地看了看,没摘下来。

    她起来洗漱完,穿着替换的浅色及膝连衣裙披着魏知松帮她挑的白色披肩下楼。

    郑莹在楼下落地窗前的书桌上写写画画,听到声音转过头去:小琼,睡得好吗?

    奶奶,早上好。林梓琼走到她身边给她按了几下肩膀,睡得很好。您呢?

    昨晚看着年轻人玩了一夜,老骨头休息得早,所以我也睡得很好。郑莹叫张嫂把饭菜端到餐桌上,你胃口不好,那是另外给你做的,先去吃吧。

    谢谢奶奶。林梓琼坐下去小口地吃着,看到不停忙碌的张嫂心里过意不去,张嫂别忙了,我食量不大,这些就够了。谢谢您。

    张嫂这才停下手,去院子里晒衣服。

    郑莹突然被一道光闪了眼睛,她顺着看过去,发现林梓琼左手戴着戒指。

    她顿时惊喜起来,放下笔纸坐到林梓琼身边:你们结婚怎么也不和我们说一声。

    啊,还没呢奶奶。林梓琼笑了笑,这只是闲人勿近的意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