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虹下:第十九章勉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魏知松搂着她腰清咳一声,郑莹最先从院子里走过来。

    奶奶。林梓琼握着她的手亲切地叫道,很久没见您,我想你啦。

    好、好、好——。郑莹拉着她的手走到楼上去说话,其他人看着她们两个直到背影消失才如梦初醒。

    魏知松和前几次在缀玉轩聊天的男人站在院子里说话。

    圆梦了?赵奕非点上香烟问他。

    魏知松没有回答他,但是眼神和表情瞬间温柔下来。

    速度挺快。赵奕非用力吸了一口,我以为你起码要花上一年。

    魏知松转头看他。

    不是我说的。赵奕非笑笑,圈里人都说她很低调,只知道一个名字肯定很难追。

    毕竟芦市这么大,谁知道同名同姓的概率有多高,现在这个市长上任以后,谁敢把手伸到公安部去。

    除非她自己说出口,不然现在这个情况非常正常。

    几乎没人知道她住在哪里,工作是什么,哪个学校毕业的,而且有的人甚至都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就别说偶遇了。

    我也是托了我爸去问才知道她爱听戏。魏知松拿出手机点开相册给他看,她也会唱青衣,这是她在一高念书的时候参加活动的照片。

    你也是煞费苦心啊。赵奕非抖落烟灰,进展到什么地步了?

    魏知松拍他肩膀笑得深沉:你很快就能喝喜酒了。

    赵奕非一愣,笑得无奈,然后装模作样给了他一拳:兄弟,可以啊!

    魏知松挡住他,两个人你来我往过起招来。

    天色快要暗下来的时候,院子里的烧烤都已经准备好,连灯都亮了。

    知松?林梓琼手机没带,只好在偌大的别墅里四处叫他,你在哪儿?

    魏知松收手避开赵奕非的偷袭,笑着说:走了,回聊。

    赵奕非看着魏知松突然变得温柔的气场,突然有些惆怅,什么时候他也能有个女朋友。

    两人五指相扣并肩坐在另一个院子里的草地上,这里没人,旁边还有一个蓄水的大泳池。

    累不累?去我房间睡会一觉?

    马上就要吃饭了,算了。林梓琼抬起白皙的手腕给他看,奶奶送我的手镯,是非常好的羊脂白玉。

    奶奶既然送你了,你就收下。

    魏知松握住她指尖拉到嘴边亲吻,然后偏头和她深吻。

    清新自然的晚风从山头吹过两人身上。

    郑莹带着几个后辈站在楼上看他们,赵奕非抽着烟站在落地窗附近也在看他们。

    今天结束差不多深夜了。魏知松搂着她肩膀低声循循善诱,留下过夜吧。

    林梓琼靠在他胸口,双手抱住他腰:你好像上瘾了。

    我享受过程。魏知松手掌摸上她肚子,也享受结果。

    但是我不喜欢孩子。林梓琼扬起下巴看他,现在也不想要。

    没关系,我们只负责顺其自然。魏知松轻吻她鼻尖,善后交给奶奶,她很喜欢孩子。

    因为我家两三代都只有一个孩子。

    林梓琼点点头,咬住他喉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