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虹下:第十六章失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魏知松沉默了一会儿问她:身体怎么样,还好吗?

    恩,那就好。

    林梓琼知道对方舍不得挂电话,想了半天才说:一整晚没睡,又上一天班。累不累?

    不累。魏知松压低醇厚的嗓子说道,林梓琼,我很想你,很想你,很想你

    话已尽而意无穷。

    不可以喝太快。

    魏知松抹去她眼角的泪,继续缓慢地喂着。

    杯子很快就空空如也,然而两人还是不知疲倦地深吻着。

    你小时候在英国遇到的那个小男孩,是我。魏知松把头埋在她脖颈之间,我已经压抑自己好多年了,我想和你结婚。结婚吧,好不好?

    真的忍不住了,就想一辈子锁着你。

    林梓琼抱着他喘息,坚定而缓慢地摇头。

    为什么?魏知松在她颈间留下两个吻痕,你不爱我吗?

    林梓琼依然摇头。

    她现在对他的感情最多也就只能算得上喜欢,连很喜欢都达不到,又谈什么爱呢。

    答案并不出人意料,魏知松心里是知根知底的,尽管如此,他还是难以控制地觉得失望。

    不是所有在心里有答案的事情都不会造成情绪波动,差别只在于情绪波动的大小而已。

    天空已经大亮的时候,输液袋终于告罄了。

    魏知松把车开到江滨,两个人在车里一起沉默地看着江滨的芦苇荡和平静的水面。

    林梓琼估计快要到他上班的时间了,哑着嗓子说了句回家。

    魏知松看着她没什么血色的脸,很突然地抱住她,抱了很久很久,他才开车送她回去。

    两人在她家门口无声地分别。

    林梓琼打开门,径直走回房间吃药睡觉。

    林柏言起得早,刚晨跑回来。

    林徐行还在倒时差,捧着电脑坐在沙发上写论文。

    没有人出声打扰她,父子俩彼此对视一眼都不知道发生过什么。

    林柏言坐在林徐行旁边看报纸,翻到娱乐版面的时候脸上又出现极度震惊的表情。

    林徐行余光看到,也凑过来看。

    啧。他只说了这么一个字,就继续写论文。

    而另一边,魏知松状态不佳表情落寞地坐在办公室里发呆。

    秘书处看到报纸的一瞬间已经炸了。

    咱们总裁怎么也不注意一点,这么容易就曝光了。汪晗拿着报纸激动地在秘书处里走来走去,绕来绕去。

    年轻真好啊年轻真好!

    每次穿的礼服都好好看啊!!

    对啊对啊!她穿一字肩的礼服真的好好看!!

    你还别说,总裁夫人虽然每次都没有正脸,但是怎么偷拍都很好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