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逆旅者:第209章 黑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秦信言应了一声,嗯!你有多久没回家,我们就有多久没见了,回去看看吧,大哥和大嫂都很想你!

    秦无敌无奈地说:二叔自己不也是很久没回家了嘛,今天您特地过来应该不是劝我回家的吧!

    胡馨宁没有大碍,回来吃了药睡了一觉就好了,胡考宁两个人都不说,胡安还夫妻两还真不知道女儿白天肚子疼得死去活来的,见到女儿难得的乖巧懂事还挺高兴。

    周天,上午八点。

    胡考宁一路跑到王留行家,见面就问了一句,你昨天后来去哪了?

    王留行面无表情地回答:去医院附近找你去了,等了半天没等到就回去了。

    胡考宁感叹道:我还去阳光区附近找你呢,是说没遇到,说真的,你该买个手机了!

    王留行这次居然同意了,好,你下午陪我一起去!

    胡考宁笑着答应,没问题,我绝对给你挑一个性价比最高的!

    对了,昨天我送果果家保姆去医院以后,垫了两百块钱医疗费,后来她女儿转给了我两千,还不回去,按理说昨天的事你也占一半功劳,分你一半,正好买手机的钱有了。胡考宁突然想起来手机里多了两千块钱,立马和王留行分享。

    王留行没要,人家给你的钱我哪有资格要,你拿好吧,我还有钱。

    胡考宁撇撇嘴,早就知道他不肯要,但他还是想试一试,算了,这钱我也不想要,何况是你呢,全给猫咪们买猫粮吧,够两个月了,要是这个钱早点来就好了。

    那样就能贴补绝育手术的费用,另外几个也不会畏难而离开了,可惜可叹!

    王留行听懂了胡考宁的话,却没有对此发表意见,就算这次不离开,下次遇到困难还是会离开,又有什么意义呢。

    胡考宁和何林约好周天去喵趣屋接猫咪,而和其他人约的是上午九点在猫窝集合,除了顾雨淇没来,其他人都到齐了,五个人雄赳赳气昂昂地往喵趣屋前进,当然他们还和喵趣屋的三人上演了一场拯救猫咪的戏码,除胡考宁以外每个人抱两只,把八只猫全都接了回去。

    胡考宁殿后从何林那拿了两袋猫粮以及获得了绝育手术后照顾猫咪的注意事项,事实上在术后恢复这块喵趣屋已经做的差不多了,每只猫都穿上了衣服,避免它们舔伤口,猫粮也是用的手术前的猫粮,猫砂同样如此,避免为它们增加负担。

    胡考宁带着猫粮和注意事项回去,看到的是八只没精打采的猫,那五只做了手术没精打采可以理解,怎么另外三只也是这样,难不成它们还知道唇亡齿寒感同身受的道理?手术在他猫身,痛在己猫心?

    一个上午他们都在想办法逗猫咪开心,每个人负责一两只猫,胡考宁负责的是黑白和白雪,怎么逗它们效果都一般,白雪似乎在为自己弄丢了蛋蛋而耿耿于怀,黑白大概是想起了曾经惨痛的回忆,两猫都丧的不行,一动都懒得动,其他猫也是一样。

    中午各回各家吃饭,下午来找王留行的时候胡考宁先去看了看猫,中午离开的时候八只猫被他们放在两个猫窝里,再看的时候它们还老老实实地在里面,看来它们是真的把这里当成家了,加上身体与心灵的双重创伤让它们都不想离开这里。

    胡考宁和王留行一起来到手机大世界,在里面逛了半个多时最后挑了一款99八的国产手机,除了不能玩内存太大的游戏和像素比较低以外,其他的性能完全k,胡考宁甚至觉得这手机和王留行应该是绝配。

    顺便又办了张手机卡,胡考宁把自己的手机号存进王留行的手机里,同时也存了他的新号码,备注是流星。

    两个人一路往回走,胡考宁给他下了一些常用的软件,教王留行使用,不愧是理科学霸,学习能力超强,不一会就能用的娴熟了。

    路上,胡考宁又去超市买了一袋鱼干,把它交给王留行,说是给猫咪们加餐来抚慰它们受伤的心灵的,当然他也没有忘记何林的叮嘱,提醒王留行暂时不能给它们吃太多,最多每只猫一餐不能超过两根。

    周一,猫咪们吃饱了大部分还是回猫窝里躺着,少有几只出去溜达。

    周二,它们开始普遍出去溜达了,饿了才回来吃东西。

    周三,胡考宁见猫咪们恢复的差不多了,就把何林叫过来给它们拆线,从此它们又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好猫了。

    周四,由于期末考试临近,为了不耽误学习,养猫组开始了排班制度,周一是王留行和顾雨淇一组,周二是胡考宁和王留行一组,周三是王留行和长安一组,周四是任半夏和王留行一组,周五是王留行和唐寅一组,周末王留行全权负责,作为养猫组的头号饲养员,王留行任重而道远。

    周五,胡考宁不需要值班,直接去了秦信言交代他去的黑泽格斗俱乐部,门口的两个黑衣大汉嫌弃胡考宁太年轻,不肯让他进去,胡考宁无奈拨通了秦信言的电话,秦信言让他稍等一会,他马上就过来,当他来时,两个黑衣人恭敬地喊了一句二公子好!

    秦信言没有穿警服,朝他们挥挥手示意他们低调,这是我侄子,以后让他可以自由出入,算了,我待会让无敌直接给他办张会员卡吧!

    秦信言朝他们吩咐了一句就带着胡考宁进去了,通过长长的走廊,里面别有洞天,正中心是一个大型的擂台,四周座位上坐了不少的观众,气氛很热情和激烈,擂台上有两个赤着上身的男人正在打斗,看着他们招招迅速、拳拳到肉,胡考宁突然有些心惊肉跳,姑父不会是想让我和他们打吧?到时候直接认输行不行?

    他们看了一会就有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走了过来,身后跟了不少人,对方主动问好,二叔,好久不见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