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武撼天:第三十三章 乌家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乌蒙见眼前少年虽是相貌平平,却是气息悠长,目光锐利如剑,心中忍不住微凛,上前一步拱手道:在下乌蒙,乃是乌研兄长,前些日子师弟仗义出手,使舍妹免于祸事,乌蒙感激不尽。

    从南阳郡到青山郡的旅途中,这乌蒙的事迹白涂可谓是如雷贯耳了,尤其是迈步到青山郡之后,几乎是每每经过一个小镇大城,都会听人说起这赏金猎人的几位佼佼者,这乌蒙据说是刚刚破阶武者之时便击杀过江湖中的一位中期境界的暴徒,从此声名大震。

    白涂身为世家之人终究是对大玄国的种种情况不甚了解,还是有些低估了这赏金猎人在民众心里究竟拥有着怎样的神圣感。

    虽然有所预料,但乍一听说眼前男子便是大名鼎鼎的乌蒙,白涂不敢怠慢,连忙回了一礼客气说道:举手之劳,师兄千万不必如此。

    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师弟旅途劳顿,快快有请,也好让师兄一家人尽尽地主之谊。

    小弟恭敬不如从命。

    一番客套之后,乌蒙兄妹二人带着白涂便走进了乌家堡大门。

    正门内,坐落着十几个小院落,每一个院落皆有方圆里许大小,里面均是有着不少弟子,有的打拳,有的练剑,一副繁荣景象,虽是跟白家相比有一些差距,却也是令白涂眼前一亮了。

    三人穿过一个个院落之时,自然碰到不少杂役或弟子模样的年轻人,纷纷客气的跟几人行礼致敬,甚至有几位看似长辈模样的人也都是善意的跟乌蒙主动打起了招呼,这自然引得白涂对其再度刮目相看。

    夜晚之际,精致的小屋之内数人盘坐于桌前,把酒言欢,气氛颇为融洽。

    承蒙贤侄仗义出手,我乌远山感激不尽,如若有何需要尽管道来。

    桌前主坐之上,一位中年男子举杯冲白涂说道。

    此人正是乌家堡一位外门长老,兄妹二人的生父,原本其修为平平只是一九品武徒,盖因乌蒙缘故现已在族中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其身边一位朴素妇人乃是二人的母亲,此刻也是冲白涂举杯致谢。

    乌研则是极为兴奋的一边贴着乌蒙耳边不停的说着什么,一边偷偷望向白涂。

    白涂有些疲惫的回应于二位长辈的盛情,并没有发现兄妹二人的异样。

    而乌蒙老神在在的举着酒杯并不说话,只是轻笑之间,看向白涂的目光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青山郡与会都城交界处,尽是一条条宽敞大街,大街之上形形色色之人穿梭于其中。

    离这繁华之地数十里外的一个角落里,坐落着数百个院落,院落有大有小,有新有旧。

    其中一个颇为宽敞雅致的院落里,一名十六七岁左右的少女,正挥动着长剑不断的攻向前方一位年轻男子,男子身体连连闪动,始终未曾离开原地半步,即使如此,少女也是连其一丝衣角也没碰到过。

    男子身材中等,浓眉方眼,一脸憨厚模样,只见他此时手中空空,面对少女持剑急刺,宛若闲庭般的伸出两根手指,只是一个闪动便直接夹住了少女手中长剑。

    少女顿时只觉身前男子两根手指如同铁钳一般牢固,任凭她如何用力,也是无法撼动长剑分毫。

    哥哥你真讨厌,不是说好了多让我几招的么,下次再也不陪你玩了。少女小嘴一撅,有些气急的撒起了娇来。

    小妹又在无理取闹了,我如今即将迈入中期境界,此刻正是需要用实战来磨砺一番,哪有心思跟你在这胡闹,男子有些无奈的接着说道:你说的那个人究竟什么时候能来,我已经在族里盘踞了可是有些时日了。

    哼,难道在兄长眼里,除暴安良之事比妹妹的性命还要重要么,你要是心急,尽管走吧!

    此少女正是一个半月前快马加鞭赶回族内的乌研,刚一回到族内,便急急忙忙给身在会都城的哥哥捎信,让其近期返回族内一趟。

    待得乌蒙火急火燎的赶回族内,听完乌研所说之后,顿时是又惊又怕,待其听说妹妹被一年轻人所救等种种之后,便停留在了族内,等待那男子来乌家堡后,必要好生感谢一番。

    乌蒙见妹妹如此蛮横,也是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妹妹啊,虽说那南阳郡跟我乌家堡有一段距离,可是这都一个半月了,按理说也该差不多到了,如若这位小兄弟遇到了什么意外,难不成我还要一直在此等候不成?

    呸,你个乌鸦嘴,白师弟身手不凡,即使不是那谢山的对手,想来也不是那么轻易被杀的。

    乌研心里也是有些担心白涂,毕竟人家要不是为了救她又哪能惹上那血楼之人出手的。

    小妹你放心,至于你说的那个白师弟,无论他是否遇到了什么意外,为兄过一些时日都会找那血楼之人把这笔账好好算一算的。乌蒙神情微凛,双目寒芒一闪的说道。

    乌研见此美眸闪过一丝失落加一丝伤感,冲乌蒙点了点头,便不再多言了。

    就在这时一个下人模样的小斯呼哧待喘的跑进了院落急忙说道:禀报少爷,禀报、、、禀报小姐,您前些日子吩咐小的留意的那人来了!

    乌研娇躯微颤,脸色大喜,紧忙问道:来人可是叫白涂?

    回小姐,来人却是自称白涂!

    此时的乌家堡正门前正站着一位高大的少年,少年身背长剑,一席灰色衣衫,面上尽显疲惫,正是一路风尘仆仆,踏着万水千山赶来的白涂。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