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武撼天:第十八章 半截身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本身自己在这禁地之中行动多为不便,便使劲浑身解数勉强收服此金毛狮,谁料这金毛狮竟是出其预料的强横,这也导致其伤势又是再次加重几分。如今还要时时刻刻防备着其反噬,只能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一些低年份的,不然的话这中级境界能否保得住还是两说。

    就在这萧元心情激荡的一个瞬间,一丝破绽也是被其座下的金毛狮敏锐的抓住。

    只见这金毛狮蓦然一声吼叫,那玉盒受其声音震荡冲击居然原路激射而回,同时金毛狮巨大的身躯表面一阵白色光华流转之下,额头之上也是显现出了一道玄妙万分的血色咒文,血色咒文面对白色光华的侵袭只是一个呼吸间就啪的一声,碎裂了开来。

    同一时间金毛狮头颅之上的萧元一声闷哼,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畜生,敬酒不吃吃罚酒,今日非得将你抽筋剥皮不可,以解我心头之恨!

    白涂就这么傻傻的站在原地,犹如老僧入定一般一动不动。

    哎~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还是太少了,不过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好事,只要是有一线希望都万万不能放弃的,毕竟只有在一些超然势力之下才有可能解开自己身上的诸多不解之处。

    白涂暗自感慨了好一番后这才抬步想要离开此处,可是这步子刚刚迈开。

    后方突然传来一声令人心悸的狮吼,吼叫声中一丝王者姿态披靡四散,顿时间丛林中无数飞鸟四下逃散开来,就连脚下枯叶之中也是突然窜出无数微小动物飞快向远处激射而去。

    二阶妖兽金毛狮!!!

    白涂苦笑一声真气瞬间暴涨,双脚一阵发力想也不想的便冲横向激射而去,前方十余里都是赤炎虎领域,这畜生加起来恐怕不下数百只,连武师强者也极为忌惮的群居存在,在催发真气的情形下他是万万不敢越雷池一步的。

    白涂此时心里焦急万分,悔恨于不该在此地沉思这么长时间的同时,将真气催发到了极致迅速奔跑开来,然而令其悲催的事情发生了,因为在其感应中这金毛狮好像就是冲自己而来,那令人心悸的气息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样子。

    白涂心中大惧顾不得其他,心念一闪便召唤出了分身,另一个白涂忽闪忽现之下,其速度顿时加快了小半。

    这正是白涂最大的底牌也是其敢独闯此地的底气所在,三米之内两个身体可随意召唤对方,只需要意念相互转换便可以,这五年来他也是偶尔操作此绝技,又哪里像今日这样接二连三的催动开来,只是数十次移动过后头脑便有些微微胀痛了,不过此时顾不得那么多能跑多远算多远了。

    后方数里之外,一具半截身躯仿佛幽灵一般的的老人正悬浮在一只足有三丈之高的巨大狮子头顶之上,老人面色苍白,气若游丝,骷髅般的双眸现出一抹疑惑之色,口中默默念了几句不知名咒语,顿时下方的巨狮面色一阵扭曲,一双凶目中闪过一丝怨毒又有几分不甘的神色,身形骤然加快起来。

    前方的白涂终于有些承受不住了,这么一而再的操纵两具身体不断前行终究是有些超负荷了,在其感觉脑海快要碎裂的那刻,心念微闪突然收起了白涂,也是他发现即使如此二者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近了,索性心一横,骤然停住了前进的步伐,转过身来袖口一个轻微的颤动左手中便出现了一颗白色的珠子,正是朱长老所赠剑丸。

    仅仅过了十几个呼吸间又是一声狮吼,一只三丈高的金毛巨狮骤然出现在白涂身前十几丈之外。

    白涂心神大震,细细的望了过去,只见眼前的巨狮模样颇为狼狈,浑身尽是伤痕累累,足有数人环抱之粗的四肢满是深可见骨的伤痕,满头金毛也是一股烧焦的味道,白涂乍一见到这金毛狮双目便泛起了点点寒光,就连惧意也是去了三分,这畜生正是当年参与了围攻自己的一份子。

    当然这豪迈之气也仅仅是持续了片刻,因为令白涂见鬼的是一只仅有上半身的半截躯体如同幽灵般悬浮在金毛狮巨大的头颅之上,老者鹤发童颜,身体被一漆黑漆黑的保甲紧紧包裹,下方双腿处空空荡荡,只有几屡清风缠绕,其脸色也不是太好,气息更是微弱至极,仿佛一幅随时就要倒下的模样,但白涂可万万不敢这么想,看模样这凶狠异常的金毛狮都甘愿受其供使的样子,就是用脚趾头想想都能明白这老鬼的可怕。

    白涂胆战心惊之下连忙躬身行礼道:晚辈元康,见过前辈,前辈有何吩咐尽可说,晚辈定当赴汤蹈火。白涂一时忐忑不敢报自己真名,便随口把刚刚跟自己打过交道的元康扔了出来。

    谁知白涂说完之后好片刻得不到回应,心里惊惧的同时也是有些好奇,便小心翼翼的偷偷抬头看了看。

    只见老者此时一副闭目养神的模样,只是不停的皱着眉头,好像是有些痛苦难耐,又仿佛正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白涂心里暗暗焦急,却也是不敢有任何反应,生怕引起对方的注意,一时间苦苦的思索着如何才能脱身来。

    又是过了一会后,老者终于是睁开了骷髅般的双眼说道:老夫萧元,不管你是何人,我且问你,后方之地的培元草可是被你取走,若是你取走马上交出来,不是你的话你今天休想活命了。

    白涂心里一个哆嗦暗道:此人就是大名鼎鼎的萧元,这怎么可能?他中了朱长老剑意的正面侵体不是已经该死了么?

    听闻此人就是萧元,联想到此人的种种恐怖传闻,白涂惊惧之下身形忍不住微微一颤,心里暗道糟糕。

    果然萧元见此模样又问道:你听说过我?

    白涂躬身低着头这一瞬间脑海里诸多思绪一闪而过······

    只是略微一个瞬间的停顿之后,白涂便抬起头来面露崇拜之色有些惊喜的说道:前辈当真就是大名鼎鼎的萧元,那令三阳城柳家、白家、苗家三族闻风丧胆的前辈?

    老者看见白涂这般反应稍有些意外,面无表情说道:不错,正是老夫。

    就在这时白涂动了······

    只见其双膝微微一个弯曲之后扑通一下,白涂直接跪在了地上双目泛光的说道:晚辈见过祖师爷,祖师爷圣体安康!

    饶是这萧元阅人无数,经历过大风大浪,此刻也是被白涂的一番举动搞得有些错愕,不禁疑惑道:你是何人?

    祖师爷不识小的也是正常,家父是当年青龙会庇护之下的一家酒楼的掌柜,奈何这三阳城三家狼子野心,晚辈一家老小尽数命丧其屠刀之下,这等大仇小子一人实在无能为力,一直浑浑噩噩的苟延残喘,不过有生之年能见到祖师爷当真是死而无憾了············

    这白涂不知是惊吓过度还是说谎话的天赋颇高,竟然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弄得萧元一时之间也是有些发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