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之地:第四十八章 道境一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哈哈,不得不说你们两个倒还有点意思,雷光正是我这死亡妖气最为惧怕之物,而这寒气怕也不是一般的寒气,竟连灵力都有被冻结的感觉。这曲铭显然还有留手。

    穆鹤、风沐辰同时心中一紧这次的对手有点强,还好的是另一边的随风已然占据了绝对上风,只要再拖一会就未必没有胜算。

    曲铭见与自己交手的两个青年没有回答自己,而那刀疤男子也似乎愈发的吃紧,去如此拖下去怕对自己更为不利轻吼一声妖罡!

    但见曲铭跌宕的妖气突然变的凝实,一击便将那玉如意击打的飞了出去,灵宝连心,风沐辰术法被破身体微微一振吐了压下一口鲜血。

    若是我们同等修为,曲某掉头便走只是,如今你们与我修为差距实在过大。曲铭不急不缓地说道,又扭头看向林石那边,任凭穆鹤的道道雷霆,击打在自己凝聚的罡气之上。

    但见那季秀和林石像是被什么缠住了一般,在追打着什么,暗叹一声,这幻女的幻术当真厉害,只是本身的杀伤力太弱。

    随即,出手向季秀击打去,风沐辰见状境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势向着季秀飞去。

    穆鹤在次极限催动天罚之眼,霎时间又有数道雷霆飞出。

    用我做雷眼!穆鹤待穆鹤还要再催动,小青突然说道,穆鹤看了看悬浮于身侧的青霄,与这青霄剑交换位置,同时不断向雷眼灌注灵力。

    就在这刹那曲铭已经与风沐辰短兵相接,但见风沐辰一身都散发这彻骨的寒意,接了只一个回合便被狠狠击退,好在就这么刹那,风沐辰捏碎了什么。幻境陡然而破,季秀反应过来,反手接住了风沐辰,抓住林石向着身后退去。

    索性的是穆鹤与青霄在这刹那已经做好了准备,那雷霆之眼在青霄作为雷眼之后变得极为诡异,狭长的眼眸仿若俯视世间的天道一般,天道无情,天罚之眼亦无情,穆鹤立于雷霆之眼的后侧慢慢悬浮起来,灵力不受控制地涌向天罚,不一会像是受到刺激,隐于穆鹤体内的雷神意念被激发出来三尊,天罚之眼,中竟传出一股凛冽之意。

    小青暗暗有些惊讶,本来以为集穆鹤所有的灵力,以及自己作为雷眼,可爆发出入道后期一击,但这三尊雷兽一显,她有把握爆发出的这一击足有,道境门槛级别。

    再说曲铭被雷霆之眼锁定,有种寸步难移的感觉,只得运足所有的妖力,暗道妖主沉浮!在他的体内一股被浅藏的妖力激发了出来,术法也被激发到能激发的最强。纵使如此,曲铭还是没有太大把握,眼前这灵境中期的修士爆发出来的一击,已经颠覆了他对灵境修士的认知。

    就在此时,一道极细的青色雷霆在抽干天罚之眼所有能量后向着曲铭击去。曲铭妖主沉浮的术法在削弱部分青色的雷霆之力后便已然散去,剩下的足有入道后期一击的威能狠狠地击在曲铭的身上,曲铭被击退十数步,同时身上不断涌现电花,一身灵力具被击散,同时有一种五脏具碎的感觉,狠狠吐了三口鲜血,曲铭的气势瞬间萎靡了下来。

    撤曲铭强忍着没有倒下,刚刚迈入入道中期,以**之力应接相当于入道后期的一击,还未死去已然是曲铭作为妖修体魄强大的原因。

    刀疤男子,迅速从随风哪里脱身,幻女也是现身,抓住曲铭退去。

    随风刚想要追击,但见到昏过去的穆鹤,只好去看看穆鹤的情况,略微感受了下,发现穆鹤只是力竭方才放心,青霄剑也是少了许多灵韵,之前的那器灵一击之后完全隐入剑身之内。

    为祸人间的妖物为伍,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穆鹤大声喝道,说完携带着雷霆一击冲向那曲铭。

    曲铭抬手回击,穆鹤猛然一震,向着来的方向退去,同时心中暗叹这入道中期强者果真非同寻常。

    曲铭刚要追击一道翩若惊鸿的长绫自天而降向着曲铭包裹而来,曲铭向着长绫排出一击后退去。

    曲道友你若再如此这般,刀谋可要离开了?那刀疤男子对着曲铭吼道,心间却道,这与自己交手的是入道初期吗?毫不怀疑地说,这人怕比自己还要强上几分。

    随风听到这刀疤男子言语,愈发的加紧了手上的攻势。

    曲铭见刀疤男子竟不是随风的对手既略微有些吃惊,也有几分释然,这修士在灵境的时候就能与已是入道的自己打成平手,绝不是好惹的主。

    想到这里时,曲铭微微翘起嘴角,那又如何?自己已然不是百余日前的自己,毫不夸张的说,在主上百日的细心教导之下,自己绝对有把握一个照面便结束了百日前的自己。

    待林石的长枪攻到时,曲铭突然轻声说了一句游戏该结束了!双手的速度突然急剧变快,一把便抓住了林石的长枪,在另外几人未反应过来之际,一掌拍在了林石的胸口。林石倒飞出场,打了几个滚方才勉强半跪起来,张口吐了一口鲜血。

    穆鹤、季秀、风沐辰立即止住了攻势,返身将林石保护了起来。

    这家伙又变强了许多,穆鹤紧紧皱起了眉头,虽然方才这曲铭的爆发有些突然,可这一份实力却是绝对的非比寻常。

    杀!曲铭大喝一声,运起一身妖气,这妖气当中似有无数的生灵在挣扎,嘶吼!

    唯一还未曾与曲铭有过任何碰撞的风沐辰,喃喃说了几句,突然手中的玉如意涨大几分,而后刺骨的寒意从中爆发出来,极冰属性,冰封,风沐辰轻吟一声,玉如意应声向着曲铭飞去,如意略过的路径之上仿若时间都被冻结了一般。

    曲铭目光一凝,浓厚妖气包裹着的利爪,向着如意抓去,如意看似脆弱在这一碰之下却是没有受到任何损伤而是在风沐辰的操纵之下与曲铭的利爪不停地碰撞。

    曲铭略微有些吃惊,这如意上寒气也太过浓重,慢慢有种手脚被冻僵,运气不顺畅的感觉。

    穆鹤见风沐辰的如意与曲铭战做一团,疯狂催发自身的力量,双目之中开始不停地闪烁着雷光,而后轻吟一声——雷罚!

    天罚之眼再次出现在穆鹤的身后,这以穆鹤为眸子的眼睛此刻看上去开始有了一点点灵动之意。

    天雷,天罚之眼的眸子之中,飞射出一道成年男子手臂粗细的雷电,向着曲铭劈去,这次曲铭击退那寒气逼人的碧绿如意,伸出右手硬接了这一道雷霆。

    不错这一击跨过了那道门槛,入道初期的味道。曲铭感受了一下雷意评价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