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之地:第十五章 面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若是没有之前的突破在如此环境呆足百日怕是会丢去大半条命,即使突破的自己在这百日也不会好受。

    约摸大半日时光穆鹤终于是来到了将要面壁的地方,而此时明明可以大半月乃至一个月不用食凡俗食物的穆鹤居然有了几分饥饿之感,还好穆鹤准备的有些食物,只是未考虑到这里的环境,百日时光怕是有些不足。

    北峰百年的面壁最痛苦的不是这里恶略的环境,而是在无法入定的条件下又没有任何人任何生灵相伴,这里孤独成为了穆鹤面临的最大敌人。

    百日的时光仅仅过去了一半穆鹤便将前二十几年所有的人生回顾了十数遍,什么是索然什么是无味?这就是,万般焦虑之下,穆鹤再次打定精神强迫自己入定。

    第五十天,四十九天过一,穆鹤一口鲜血吐出,慌乱的心神又是一阵恍惚,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帝君要罚自己到这里来?

    穆鹤的思绪越来越进入了极端,有那么一瞬间穆鹤甚至想直接反下山去,双目慢慢变红,若是有其他修士在此一定会认出这是走火入魔的趋势。

    燥热的气息不断冲击着穆鹤的心神,边缘再边缘,身体的周边开始闪烁着丝丝雷电,暴走的气息开始散播开来。

    叱一阵声音如同黄钟大吕般,自面壁的墙上传出,震醒了即将走火入魔的穆鹤,穆鹤抬起头看着天空中不断飘落的雪花,默默道执念深则惘!

    二十五天的时间又在无尽的煎熬之中渡过,这二十五天穆鹤想了很多,也许修行之路本就是无尽的孤独,这一刻穆鹤想到了百年以后自己身边的亲人一个个离自己而去,就连小青山怕是都已气息奄奄。转念,他又想到了,五百年后孤孤单单的自己,苍凉地面对着这孤苦的世界,一种苍凉之感随之而生。

    也许是为了排解自己的独孤,在这过去的七十五天内,穆鹤养成了喃喃自语的习惯。

    还有十天,在过去的九天内穆鹤好似适应了这孤独的感觉,渐渐想透了很多,也开始稳定住了心神。

    面壁的时间进入了倒计时,穆鹤从心里来讲改变了许多许多,这些改变他自己也不清楚是对是错,也许等从这里离开后一切的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在百日期满的凌晨,穆鹤早早的站到了面壁处的洞口处,一步踏出便即将是返回世间,若一步后退即是远离世事。

    在两界山有一条默认的道理三个月,能养成一个习惯,在此处待了百日的穆鹤有种不想离去的感觉,甩了甩头驱赶走自己脑海中的杂念,这里终究只能是自己生活的一处驿站罢了,一如这十几年踏过每一寸土地。看过的每一寸风华都不过是驿站罢了。

    向前一步走去,穆鹤踏出了面壁的洞府,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流出,即使这环境依旧犹如百日之前一样恶略,却在冥冥之中多出了一种自由的感觉。

    正在穆鹤沉浸在这种自由的感觉之中时,在他视觉的尽头出现了一道身影,这身影约莫二十三四岁上下,而一身气息已然是蜕凡先天之境大圆满,怕是在这寻找突破的契机。

    朝着那身影走去,映入穆鹤眼帘的是一道熟悉的面孔——常云昊。天枢峰七弟子,也是十年前与穆鹤并称的七灵宗双子的人,是天枢峰三百年来最具天赋的弟子没有之一。

    此刻,常云昊的身上不断交替着寒热之力竟是要选择截然相反的两种属性成就灵境,这常云昊所图亦是非小。

    看到迎面走来的穆鹤,常云昊微微笑了笑,可就在这放松的一瞬间,常云昊的体内像是有什么破了一般,一股蕴含寒热之力的灵气开始铺卷开来。常云昊大喝一声,吞下几粒丹药,盘坐下来不断吸收着身边的寒热之气。

    看到突破中的常云昊,穆鹤停下了脚步所有所思,原来无形之中帝君给自己准备了两桩机缘,只是自己在第一桩中已然成功突破,这也算是机遇。这七灵宗的受苦之地是一种惩罚,可从另一方面来讲也是对弟子们的一种考验。又回想到之前自己承受的那些雷霆,那雷霆的气势虽强,却也蕴含不少生机,若是一般的雷霆怕自己绝无可能锻炼出雷霆之意的灵气。

    穆鹤停在不远处为常云昊护法,这一停便是两日,直到常云昊站起来冲穆鹤拱了拱手离去,穆鹤才起身离去。

    穆鹤下了北峰极地朝紫薇帝君所在之处拜了一拜,便径直回去自己住的地方。虽已被免去亲传弟子的身份,自己住的地方却依旧被师兄师姐们保留着,此刻三位师兄、一位师姐已然急不可耐,就在穆鹤走向居住所的时间一道身影刷地冲向了穆鹤。

    林石满脸激动的看着穆鹤,那神情活生生地彷如一个饥渴许久的光棍看到了一个全裸的美女在自己的面前任由自己宰割一般。

    小六啊,你终于回来了,你可知道师兄我可是想死你了。

    穆鹤一脸茫然的看着激动的林石,实在是不明白这百天之内,林石究竟经历了什么。

    在刑法殿接受雷霆之刑后的第二天,气息刚刚稳定的穆鹤便被郭老匆匆催出了刑法殿,径直来到了北峰极地。

    这一日北峰极地如同往常一般,稀薄的空气使人几乎难以呼吸,寒风怒吼,片片雪花飘落,只是地面没有半分雪花也没有丝毫寒冰,因天空中除了不断落下的雪花还有偶尔坠落的阳火。

    冷热交替,即使是已经达到灵境的穆鹤也有诸般不适应的感觉,更为不适应的是这里不仅空气稀薄,灵气也是稀薄的可怜。

    受北峰环境的影响穆鹤没有选择

    御剑,而是决定步行向面壁之所而去。略微感受了下这里的气息,一路走来穆鹤是真正地见识到了什么叫恶略,只觉得上浑身一会冷冽到如同坠入了万年寒冰之窟一会又似踏入火烧之中,刚想运气御寒又是一阵灼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