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北风云:第八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不入,宋景现在真是气的牙根痒,心里想着我见你是块玉本想琢琢你,奈何你自己太不上道了,叹,你妈的,即然不愿入我门下那就继续练吧,在举一百下,不举完中饭就別指望了,啊不是吧,教练你不能总是这样啊,我怎样了

    怎么训练你们是我的事,难道你还有问题,没有,金虎心里已不知道是第几遍问候宋景的家人了,不争气的小子不挫挫你的锐气,你还真以为锤法是那么好练的

    另一边单海还也连续跑了三天的阶梯了,跑的多了也就慢慢的习惯了,习惯了就感觉不到了累,今天我们换个玩法,他就不怕把我们玩死,还换个方法,闭嘴游方就你话多,你也不向你身边的单海学学,前三天人家都是跑了三遍你才跑了一遍,还是人家扶着你跑完的

    游方这下是彻底闭嘴了,相信经过三天的适应你们也觉这阶梯对你们挑战性已经不大了,今天我们加点法码,看到那边的小袋子了没,那边的小袋子里装的是沙,每只小袋子里是一斤,去每人邦两只在脚上,能后在去爬阶梯,今天的任务是二十圈,不跑完今天不给饭吃,也不知这一招是不是和宋景学的

    单海率先向那堆小袋跑去,麻溜的给自己双腿邦上,他希望自己也能被周二看上,骆宁已是剑宫纪来的弟子而且还是唯一的继承弟子,自己可不能落后她太多,怎么说自己都还是她哥哥

    邦上沙袋的感觉就是不一样,一开始的一两圈还没什么,到后来随着体力的消耗重力就体现出来了,每一步的踏出都仿佛要用尽全力一般,但单海是不会放弃,咬着牙已跑了五个来回了,单海有点体力不支了,扶着一旁的树喘息了几口,还坚持着

    周二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韧劲到还是可以就是不知悟性如何,如果能有骆宁一般的悟性,那我刀宫也就有出头之日了

    十遍已跑完渐渐的单海又习惯了邦沙袋跑了,跑的多了也就感觉不到重量了,没有重量那就是太轻了,反正跑完了他们也没有跑完还要陪着他们跑,不如给自己在加点难度

    教练我想在加个沙袋,我觉得我能承受的住,什么你要在加重量,是的,反正我已经跑完了,他们还在跑,我也要陪着他们一起跑,我还不如在给自己加点难度

    你确定,确定,好吧,那你自己去加吧,汝子可教也,希望你的悟性也不要让我失望才好,练武可不是光体能就微,还要有常人没有的悟性才行,不能你的功法又如何改进如何进步

    他怎么还给自己又加了两个,单海经过他们身边时引来一群人的窃窃私语,管他呢,我们只要做好我们自己就可以了,有一个人为自己开脱不进取的理由,其它不愿进取的总是很容易就听进去了

    愿意进取的人不用别人去管,不愿进取的人总有一百个理由不去进取,但事后的结果,老天又何曾亏待过愿意进取的,只有那些不愿进取的人才总喜欢抱怨老天的不公平

    你不仅要和水多打交道还要和风多打交道,要和自然中一切流动的东西打交道,去感受它们的感受,去体会它们经过我们身体时的律动,不要试着去阻止它们,而是要跟着它们的感觉走

    因为我们人本身是渺小的,自然才是伟大的,我们人也不可能阻止自然,所以我们要顺着自然,利用自然,用自然的力量来达到我们的目的

    此时的骆宁正被纪来领在一处山头吹风,纪来正在给她讲解自然的奥秘和自己剑法的关系,我们的这套剑法注重的不是招式的框框架架,而是顺随自然,招式由心而发,这也是这套剑法最难的地方,你可以说它有招式也可以说它没有招式,因为它是随心的,你身处什么样的环境你的剑法就应该随着环境而改变

    我们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力量是可以抗横自然的力量的,今天的骆宁穿了一条加厚的裙子在这样的季节本不应该穿裙子,可骆宁却执意要穿。还美其名曰可以更好的感受自然,纪来呦不过她,只好随她去

    此时骆宁手中正握着一把短剑,这把剑是纪来专门为她找来的,要修习剑法又怎能没有真正的剑在手,所以第二天纪来就为骆宁把来了这把短剑

    那小小的身影在山梁间随风舞动,动作招式是那样的浑然天成,跟本不用去刻意的修正,无论她从那个角度出剑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

    这样的人跟本不用自己去多说什么,她自己体会到的更是胜过自己说的千倍万倍还要多,纪来甚至有种感觉她就是为这套剑法而生,剑宫有了她的到来必定重放异彩,纪来的眼光似乎已经看到了未来,看到了那剑宫辉煌的未来

    舞剑的小小身影还没有结束,那还算冷的风还在她的身边吹拂着,感觉那风的经过她的剑似乎也随着那风而去没有一份迟凝更没有一分停下

    风从那个方向来她的剑就从那个方向去,这就是天人合一,人与自然的合一,这样一个人这样的一套剑法都是夺天地造化,这是自然的匮赠也是剑宫当兴

    一套剑法舞毕,骆宁收剑来到纪来的身边举手抱拳行礼,师傅,好孩子练的不错,纪来已是满脸堆笑,好了回去吧,山上风凉,嗯,骆宁乖巧的随纪来回剑宫

    回到剑宫骆宁就自顾自的回到自己的房中,还是如往常一般给自己到了杯水,喝一口又望着窗外静静不语,也不知道她在看什么

    转过脸将一杯水喝完又到了一杯,也不喝,只是沾一滴在桌上写下那个名字,趴在桌上,单海哥哥你现在还好么,师傅说歪要一个月才能见到你,可现在才过去四天,时间过的可真慢啊,这里一个人都没有,没有人陪我聊天,也没有人陪我看天,师傅只知道每天教我练剑,从不和我聊天,他说我是天才是剑宫的未来,可我却一点也不在乎他说的这些东西,我只想你陪我聊聊天,聊什么都好

    迷迷糊糊的骆宁又睡去,睡梦中她终于如愿见到了单海,像他们的初次见面一样,单海缓缓向她走来

    怎么又是你落在最后,单三步并做两步的追上游方,你怎么不说又是你跑那么快,难道跑的快也有错,当然有你跑那么快还比我们多跑了那么多,这不就显的我们无用么

    游方半真半假的向单海报怨到,如果你一直这样觉得那你永远也成为不了一个强者,说完单海也不在理会游方独自向前跑去

    成功有没有捷经单海不知道,但自己不努力却一昧的去怪别人太努力那这种人这辈子就一定不会成功,单海又多跑了十圈,他的努力是别人的双倍所以他的收获也毕完是别人的双倍

    就这样跑了一个星期的阶梯,单海觉得自己还可以承受更多于是就向周二提出,希望在自己的手臂上也邦上沙袋,这样就可以提高自己整体的实力,这本是要在半个月以后才会有的训练,却不曾想被单海先提出

    有能力有创新力的人总是会尽最大努力的挖掘自己的潜能,周二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观察,他对单海现在也是越来越喜欢,可能自己这次也是捡到宝了,听说宋景那辺也已经收了金虎做弟子,看来自己这个弟子是非单海莫属了,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还要在磨炼一下

    即然你感觉还可以加重那就去加吧,愿加多少加多少,愿加在什么地方就加在什么地方就加在什么地方,以后也不用向我报告了

    九十,九十一,九十二,教练我说我们能不能先停一下,我这老腰都快断了,九十三,金虎在那自顾自的说着,但手上举着的东西也还是没停,宋景也懒的理他,只是一心的在那数数

    教练别人都是爬楼梯泡澡的,我们怎么老举重啊,九十五,你在哆嗦就在多举一百下,这下金虎终于安静,最后几下金虎总算是咬着牙完成了

    呯的一声巨垧把石头做的杠铃仍下,也不闲地上脏就一屁股坐了下去,起来看你个没出息的东西,才举一百下就累成这样,当年我练的时候,是,是,是,教练你当年威武

    好了我也不跟你瞎扯了,你也算是这一众小家伙里我比较满意的了,你愿不愿意入我门下,宋景现在可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金虎这家伙虽然嘴碎了点,但力道还是有的,关键是这家伙还知道取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