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北风云:第二十二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骆宁原本心中的战意一下被这个黑衣人冲淡,单海见来者不善立马冲至骆宁前面挡住,你又是什么人,我怎么从未见过你,你又怎么证明自己是雪狼宗人

    一连三个问题问完单海自己都愣住了什么时候自己口才变的这么好了,我们才是真正的雪狼宗传人,黑衣人裹在一件巨大的斗篷里,从上到下尽是看不到一点皮肤,就连那掩在斗帽下的脸都看不见,不要说看不见脸,就连眼睛都看不见,说话也是嗡声嗡气声音难听无比

    黑衣人听的单海反问也不回答只是注视着单海手中的刀,像是刀宫的弟子,周二可还好,见黑衣人提到自己的师傅,单海也不在有刚才那么大的戒心,家师身体安康,不用阁下挂怀,那就好,见的单海如此无礼回答黑衣人也不脑

    又透过单海去看骆宁,一看骆宁手中剑,你是剑宫纪来的传人,听说纪来只收了一个女弟子,想必那人就是你了,骆宁见黑衣人说出了自己的出处,她也就不像单海一样有那么大的敌意

    前辈明剑,但你二人为何刚才使的都不是各自宫门所有招式,骆宁正当回答黑衣人的话,单海立马强先开口,还没敢问前辈是何来路为何对我雪狼宗了解如此之深,毕竟来人不知何处又是一身黑还是小心的好,他可不像骆宁把你的来处说出了你就对他好感大增,这一点单海刚好相反,来路不明的人对自己越了解就代表自己越危险

    呵呵,黑衣人一阵苦笑,小子你到是挺机警,看你两打的火热,有没有兴趣也和我过两招,单海也不示弱,我刀重就怕你抗不住,黑衣人在次苦笑,其实单海也听不出他是开心的笑还是苦笑,但是在单海听来那就是苦笑

    抗不抗的住也只有试过了才知道,不知从何处黑衣人也抽出了一把刀,一把如同他本人一样黑的刀,刀身是黑的刀柄也是黑的,此刀名为墨雨,看那刀身上的斑斑点点的确有点像雨点,黑衣人抚摸着手中的战刀,看的出他非常珍惜自己的战刀,不然也不会那么温柔,这样的温柔本该是对爱人的,但他却给了自己的刀,这可真是一个怪人

    一阵黑风向自己袭来,单海不敢大意立马提起十二分的注意力迎敌,黑衣人的刀法是飘忽的一如他的人一样捉摸不透,两刀相撞一股大力顿时从刀身上传来,也不见黑衣人如何用力,而且他的刀一看也没有自己的重,为何暴发出的力却是这样的大

    单海蹬,蹬,蹬,连退了三步,拿刀的手已有些不稳,但好胜心切的单海又怎么可能就此认输呢,虽然单海此时用的是镜影刀,但镜影刀又起是那么好破的

    两刀相撞时单海已学了黑衣人一招,一出手立马就是还已最狠力的报复,黑衣人一看单海使出的竟是自己刚才的刀法,不仅心中一惊,不过立马又回过神来,是了周二的刀法好称镜影,原来是这个意思,有意思啊,多年不见是听说他创出了一套刀法,原来就是这个,有点意思

    即是镜影自是反射那如果我不进攻呢,戓者我用你看不见的招式进攻呢,你又如何反射,黑衣想明此间之理,腾身追上,刀起的同时巨大的斗篷也随风而起,到是斗篷先一步攻向单海,斗篷至墨雨刀也至了,只是此时的单海只见到那如墨一般漆黑的斗篷,又那里看到那藏在斗篷下的刀

    万分小心之下,单海才在万分之一秒下防住了黑衣人的这一刀,但防住了一刀有用么,如果一刀决胜负的话那是有用的,但现在是么

    黑衣人一刀快似一刀的攻向单海,用的都是同样的方式,但单海还能用同样的速度防住么,又是一刀从黑色斗篷下攻出,单海现在全部的注意力都在那件黑色的斗篷上,见斗篷攻来,单海已做好了心里准备,原本是自己攻击的机会,现在却变成了防守的一方

    黑衣人的思维不可为不快,但单海又起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即然我破不开你藏在斗篷下的刀但我破开一点你的斗篷应该不成问题吧,只要我破开你斗篷一条缝我就能看清你刀法的轨迹,只要有迹可寻,打败你就只是时间问题

    拼过三招之后两人各自回身,当然这三招也都不是硬拼,硬拼骆宁是不可能挡住单海的刀的,但不硬拼就不可以智取吗,这里所谓的智取也只是变换招式

    宁儿这难道就是你苦练八年的溪流剑,话中之意是个人都明白,单哥哥好戏才刚刚开始呢,看剑,直到这时骆宁才开始展现自己的真实实力

    一剑平运看似平淡无奇,杀至单海面门时才知它的威力,单海竟是一时被她逼退好几步,看来宁儿被纪来前辈称为天才还是有一定道理的,虽手中剑不如自己的刀重,但剑的飘逸更突出了它的不可防性

    重兵器一向只重攻击,防守却是不足,镜影刀已被我拿到手,这也算是我们雪狼宗刀宫和剑宫的首次交手了,如果不给你几分颜色起不丢了我刀宫的人,我也白得了这镜影刀

    虽想的这许多,但手中的刀也一样没有停,宁儿你的却是练剑的天才,但光有这样还不够我的刀可不只有这些

    宁儿热身已经结束了,看我镜影刀法,镜影刀虽没有固定招式,但经过刚才的交手,单海已熟悉了骆宁的用剑方式,虽然溪流剑讲的是感应自然利用自然,但毕竟还是用剑的剑意去表达,只要是表达就有迹可寻,有迹可寻我镜影刀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骆宁再次全力杀上,但这次她发现单海回应自己的竟是和自己一样的招式,骆宁心思电转立马就明白了,好一个镜影刀,原来这就是镜影刀,难怪师傅会败在这套刀法之下

    自己使出的剑招又回到自己的身上,这又如何让自己去破,自己若破了自己的剑招,那不等于就是自己打败了自己,尔对手还立于不败之地

    好一个周二前辈竟想的出这样的刀法,也不失为一代奇人了,但师傅也曾经说过,自己的溪流剑还没有完整,如果完整了未必就不能战胜镜影刀

    天下武功无有不破唯快不破,师傅还说过自己对溪流剑法的造艺已在他之上,即是如此,那我也知道溪流剑往后的发展方向了

    即已想明白溪流剑法的去处,那手中的剑法就没有更大意义,已知不敌就没有必要让自己输的太难看

    轻触单海手中镜影刀,以反弹之力送自己离开,但也不是真正的离开,这一下的离开正是为了更好的回来,均天剑第一式,平地生根,剑法突转单海一时不适反被强行震开

    溪流剑只是感受自然,而均天剑已是在利用自然,虽知道自己功力不足,但骆宁还是想试一下这剑法的威力到底有多强

    单海见骆宁变招也丝毫不犹豫血狼九斩杀出,千万不要以为我刀招比你多就一定比你强,那都是谬论,如果你连我第一招都抗不住你后面有那么招又有何用

    两人本是都不足已运用石壁上的功法,但都是好胜心切谁都不服谁,一时间林间枯叶分飞,两人杀的难舍难分,石壁上的剑法刀法又起是他们师傅传的可以比你的

    只见两人在林间飞来纵去,单海的刀已是砍到不少大树,两件神兵在次相交,一片火花耀眼而过,这才是一计真正的碰撞,但两人手中都不是凡品,那样的碰撞竟然都没有留下缺口

    骆宁手感一麻,力量还是相差太大了,起风了,地上的落叶被高高的抛起,骆宁立马脑中灵光一闪,是啊我怎么还用溪流剑法

    想明白此处,一阵残影略过,剑光突然就出现在了单海面前,单海灭魂斩一出,刀刃迅急相迎,从刀身上的感受来看,这一剑在不是溪流剑能比的,溪流剑更多的是順应自然,而均天剑已是在将自然为已用,这已经有点逆天的意思了,但是这样逆天的剑法骆宁又能运转几招

    破去骆宁的第一招平地生根,骆宁的眼睛已经开始泛红,单海以是一般,由如两只斗急了眼的公鸡,似乎不把对方身上的毛拔光就决不罢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