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图志:第八章 初入江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跑了约十几步,陈克突然停了下来。思索片刻,又折回去追上柳半仙,问道:先生,我还想问一人。是一个女子,一身白色的衣裳

    不可,不可!柳半仙有些不耐烦了,不等陈克说完便打断道,天上的神仙忙碌得很,这法力岂能说借就借?!我今日为了你已经是破了规矩,倘若再借法力,恐怕神仙们要降罪于我了。快去找你师父吧!说罢,柳半仙不再搭理陈克,收拾起幡来。

    哦,那便算了吧!陈克有些失落,拱手谢过柳半仙,又转身向着盐口镇走去。

    孤山,独影,夜色空空。

    陈克盘坐在茅屋前的石板上,神情疲惫而落寞。此时,他独自在这山中寻找已经是第八天了。几日里,他几乎找遍了这山的每一个角落,甚至查遍了他亲自布下的每一个陷阱。然而,两位师父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不见丝毫踪迹。就连刘新,也莫名其妙地失踪了。他无法想象在那短短的一夜之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一向对他看管极严的师父,竟然将他一人留在这荒山野岭,放任自流?

    看着又一次降临的夜幕,漆黑一片的树林里依旧不时传出野兽的叫吼。陈克心中更加凄冷了。

    不如明天下山去罢。陈克自言自语道。突然,他又有些犹豫了。曾几何时,他那般期盼着自己可以走出这座孤山,去山外的世界闯荡一番。而此时,无穷好的时机正摆在他的面前,纵使师父们回来,纵使责备他不听教诲,擅自下山,他也能找到充分的理由与之辩驳。然而,这绝好的机会到来时,他却有些担忧——就这么孤单影只地出去闯荡么?江湖之远,他一无所知

    陈克重重地砸了一下石板。哪里有什么好犹豫的。如此怯懦,难道要在这荒山之上孤单终老么?即使是两位师父,也有彼此相伴,而如今的自己孤单一人,又有什么可留恋的?况且,唯有出山才有可能知道那一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一夜之间所有的人都不见了踪迹。

    下定决定,陈克仿佛又有了希望一般。多日的找寻已让这少年的精神几近崩溃。如今,他即将走出荒山,前路纵使未知,确有无数的精彩等着他,想来陈克的内心中泛起无限的期待。

    一夜少眠,陈克却精神抖擞。天色稍明,他便收拾了几件衣裳,用一块灰色土布包裹了一下,背在肩头,踏上了下山的路。一路上,陈克无数次地回望这个他居住了十六年的荒山,这个困了他十六年的地方,如今他终于要离开了。前路茫茫,而已经踏上征途的少年,内心万般坚定

    九安岭外,陈克再度回首望去,只见山色葱绿,有烟云环绕,已看不清他多年生长居住的地方。初出九安岭,陈克心中难免欢喜。然而,陈克面前却是一条岔路,分别通往三个方向,每一条路都深远而扑朔,不知通向何方。陈克不知要如何选择。

    叮当,叮当

    正踌躇间,前方不远处传来一阵铃铛的脆响,陈克循声望去,只见一老者信步走来。那老者一身朴素青衣,束发齐整,面容消瘦,花白的胡须垂于胸前,精神矍铄。老者左手摇铃,右手拿幡,只见那幡上面大字写道:铁口直言!

    陈克自幼极少与人来往,更没有见过这般装束的人,不免觉得有趣,便盯着那老者看了起来。老者走近,见眼前这少年站在岔路口怔怔地看着自己,眼珠一转,像是盘算了些什么,而后开口道:前路茫茫,何处为家?怕只怕,自卜卦。小兄弟,我见你双目无神,内心茫然,只怕是初入人世,不知路在何方吧?

    陈克身躯一震,竟被老者一语中的。再看老者道骨仙风,不似凡人。陈克不敢怠慢,忙拱手问道:老师父,不知道要如何称呼?

    这一句老师父差点让老者笑了出来,只心里道:这傻小子只怕是个雏儿,哪有见人叫‘老师父’的?但他不做声,只故作深沉地沉吟了片刻,道:老夫行走江湖,断命格,卜生死,无所不知,知无不言,人送外号‘铁口直言’柳半仙是也。

    哦,柳半仙老师父陈克少与人交往,言语间不免有些笨拙。

    唉你叫我‘先生’就好了。柳半仙实在不愿被眼前这傻乎乎的少年再称作老师父,唯恐何时忍不住笑出来,坏了他严肃的形象,于是赶紧纠正。见陈克实在木讷得很,又主动询问道:小兄弟,你可是碰到什么难处了?

    啊,我师父不见了,我出来找他们。陈克忙回应道。

    哦!那便是寻人!柳半仙微微一笑,道,碰到我你算是走了大运了。老夫有一项本领,只要你告诉我那人的身形相貌,老夫可以千里寻人,帮你找到那人所在。

    听到柳半仙这么说,陈克十分激动。这几日,没有师父在他身边,他仿佛没了主心骨一般,总是惴惴不安。没想到刚刚下山,便碰到这么一位神仙似的人物,能帮他找到师父。陈克不多想,赶紧说道:我找我两位师父。大师父是一个和尚,五十几岁,圆脸,穿着一件白色僧袍,二师父是个道士,年龄与大师父一般,瘦脸,留着你这般长的胡须,穿着一件灰色道袍。不知我说的可详细?先生能否帮我找到师父?

    小事一桩!只不过咳咳只见柳半仙轻咳了两声,伸出右手,拇指在食指中指间轻轻捻了几下,目光望向远处,不再去看陈克。

    陈克哪里知道柳半仙是什么意思。他满脸疑惑地看着柳半仙,学着柳半仙的样子,伸出右手,拇指在食指中指间捻了捻,不解地问道: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被陈克这么一问,柳半仙不免尴尬,又觉得这小子实在可气,怎地连这么粗浅的道理都不懂得,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说道:我动用法力帮你寻人,那岂能是白寻的?!你总要尽些人事吧?!

    陈克更加不解,将头探到柳半仙面前,继续追问道:先生,什么叫人事?

    哎呀!柳半仙被陈克问得既尴尬又恼火,不耐烦地说道,你这小子怎么这般懵懂!人事就是钱啊!我帮你找人,你得给钱!懂了吗?

    哦陈克终于明白过来,他晓得以前二师父经常拿着捕获的猎物到山下换些钱财,又到周围农家里买些干粮、衣物等。只是他此刻身无分文,于是面露难色,道,先生,我没有钱啊!

    听到陈克这么说,柳半仙气不打一处来。只觉得被眼前这傻乎乎的少年戏耍了一般,白费了半天的口舌。于是,他拿起幡,左手一摇铃,叮当,又向陈克挤了一个白眼,嘟囔道:没钱你找什么人!说罢,便要离开。

    先生,先生。陈克慌忙拉着柳半仙,从肩上的包袱里掏出一块乌黑油亮的毛皮,说道,我把这个送给先生,求先生帮我找找师父!

    见陈克掏出的东西,柳半仙眼前一亮,那可是一件黑熊的毛皮,色泽又黑又亮,品相极好。柳半仙面不改色,心中却是乐开了花,本以为这少年身无分文,没想到身上竟然有这等好东西,心里盘算着:这傻小子果然是没见过什么世面,这等好东西拿到市面上一卖,少说也得值几十两银子!

    啊看在你寻师心切,一片孝心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了!柳半仙赶忙接过黑熊皮,塞入背囊之中。随后,只见他双目紧闭,左手作兰花指,右掌立于胸前,在原地转了几圈,嘴里念念有词:玉皇大帝,太上老君,大罗神仙,弟子借你法力,开我天眼,世间万物尽显我眼中,走!

    片刻,柳半仙睁开眼睛,面色凝重,说道:你要找的人就在向东十里处的盐口镇,你到镇上只要找到一口枯井,你便可在周边寻得你两位师父了。

    真的!陈克兴奋得连忙道谢,谢谢先生,谢谢先生。说罢向东疾步跑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