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图志:第七十六章 好人坏人 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依双目中光影一闪,轻轻点了点头。陈克说道;她是魔教之人,我之前违反门规受罚,她为了救我,失手杀死了青鸾派的长老。师父不,掌门说我勾结魔教,因而将我逐出师门。

    哼!云依忽然冷哼一声,说道,这群老顽固,真是冥顽不化。你这样一个好人,即便是与桃仙教的人有些瓜葛又有何碍?也不至于将你逐出师门吧!

    陈克忽然被云依冠以好人之名,顿时有些受宠若惊之感,不禁两颊羞红,说道:我,我哪里算什么好人?

    怎么不算是好人?云依正色道,你为天下苍生,不顾自己安危,除掉白驰。你我萍水相逢,你却又不顾性命救我,这不是好人是什么?云依忽然面容一凛,冷哼一声,狠狠说道:可比那个薄情寡义的刘新强过千倍百倍!

    你不要这么说我大哥。他也是个好人。陈克说道。

    好人?云依冷笑道,他都不配为人!简直就是猪狗不如、言而无信的人!

    陈克听云依这般咒骂刘新,不禁想起九安岭上与知遇酒馆前二人的争斗,不知云依与刘新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可偏偏又觉得两人的关系还有许多难以言说的微妙之处,刘新却从来未向他提起过。一时间,陈克好奇心大起,不禁问道:你与大哥到底有什么恩怨?为何

    恩怨?云依冷冷说道,没有恩,只有怨!是他欠我的!

    残阳漫染,照进山涧之中,如血如枫,照得藏龙涧中绿树黄花,光彩绚烂。

    溪水淙淙,粼粼闪动着各色光彩,一阵风穿涧而过,漫天淡黄色的花雨落下,仿似坠入仙境一般。

    陈克高坐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之上,斜倚着树干,双手抱头,双目微闭,两条腿轻轻垂下,不时轻轻晃动着。此时,他已经换上了一身干净的青色衣裳,腹部的伤口已不再疼痛,浑身劲力充沛,甚是舒爽,因而整个人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好像是在尽情地享受着这一番人间绝美的风景。

    云依盘坐在树下,忍着肩头不时隐隐发出的疼痛,缓缓调息,不一会儿巧挺秀的鼻尖上惹满了汗珠。云依轻轻呼了一口气,沉入丹田之中,稍顷,她抬头望了一眼树上的陈克,只见他悠哉悠哉地晃着垂下的双腿,不时吹着轻快的哨子,回应山间虫鸟的鸣叫。

    云依看着陈克,丝毫看不出是刚刚受过重伤的样子,不禁大感好奇。

    昨日你受伤颇重,又失了那么多的血,只一天的,为何却能恢复的如此之快?云依问道,莫非是有灵丹妙药,或者是修炼了什么神奇的功法?

    陈克怔了怔,收起双腿,从树上一跃而下,刚好落在云依跟前,说道:如果是有灵丹妙药,我肯定要给你疗伤。他又沉吟了片刻,继续说道:也没有什么神奇的功法,只不过是

    只不过是什么?云依见陈克欲言又止,更是好奇,问道。

    陈克稍稍犹豫了一下,一只手伸入怀中,掏出琅琊紫金石,伸到云依面前,说道:是因为它。

    云依接过琅琊紫金石,细细端详着这个一团紫青的石头,光滑的石头表面金丝闪烁,在她手中隐隐发出一丝温暖,显然不是俗物。

    这是什么?云依问道。

    这是琅琊紫金石。陈克说道,相传这是夸父的饰物,内含夸父之力。

    夸父?云依满脸愕然之色,忽地呵呵一笑,说道,你竟然也相信这些神鬼传说?

    陈克挠了挠头,说道:可是,这石头的确很神奇。它内含至刚至阳的重生之力,几月前,我受了很重很重的伤,所有的人都认为我不能活了。就是我将这石头随身带在身上,所以才能起死回生。

    这么神奇?云依惊呼,那你为何用它给我疗伤?莫非是舍不得?经过知遇酒馆的一夜交流,而后的一番患难之后,云依早已对这单纯善良的少年有了许多好感,如今见到陈克只觉得甚是亲昵,仿佛是自己的弟弟一般。因而没了丝毫芥蒂,一时兴起,故意开起陈克的玩笑来。

    陈克却当了真,以为云依真的生气,慌忙摆手,解释道:不是,不是。我怎么会舍不得。如果对你的伤有好处,我绝对不会有一丝一毫的保留。只不过,有人给我说过,这琅琊紫金石内含至刚至阳的神力,凡人难以承受,即便是我也不敢频繁使用。我不知你内功路数,也不了解你的修为功底,怕贸然用紫金石给你疗伤会害了你,所以,所以陈克沉吟片刻,又补充道:你虽然受伤很重,但是我见你呼吸匀称,又未伤及心脉,没有生命危险,只需时日休养调息,定然可以恢复,因此不必冒险使用紫金石。

    云依见陈克急切的样子,煞是可爱,不禁盈盈笑出声来,说道:我是逗你的。说罢,将紫金石交还给陈克,说道:只是,我还有一事不明。

    陈克问道:什么事?

    你真的是青鸾派的弟子吗?云依问道,青鸾派的人我也见过几个,包括青鸾派的掌门段崖风,我也是见过的,他们的武功路数与你全然不同,而且绝然无法与你的武功相提并论。

    我陈克黯然,说道,我已经不是青鸾派弟子了。

    已经?云依不解,问道,也就是说,你曾经真的是青鸾派的弟子?

    陈克叹了口气,说道:我已经被逐出青鸾派了。

    为何?云依问道,以你的武功,莫说是在青鸾派,就算是整个江湖武林也是屈指一数的高手。青鸾派怎么会将你云依见陈克黯然神伤,怕是触动了他的伤心往事,声音渐,不敢问出口来。

    陈克叹了口气,说道:你可还记得我之前与你说过的柳熙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