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图志:第六十九章 偶遇云依 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依听完陈克的叙述,忽然神色微变,沉默不言。尤其是她听到柳熙玥这个名字之事,更是身躯一震。她口中莫名念道:她竟然也参与了此时!

    陈克听云依说得莫名其妙,问道:你说谁?

    云依忽地回过神来,笑道:没什么!而后,又是莞尔一笑,说道:你们为武林除害,真是令我即佩服又羡慕,尤其是你,年纪轻轻竟然武功这么厉害,佩服,佩服!

    云依一句话说了好几个佩服,陈克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呵呵一笑说道:哪里,哪里!

    不知不觉间,陈克竟与云依谈了一夜。云依一直向他追问刘新之事,陈克只觉得有说不完的话,更不觉得疲惫。二人欢声笑语,仿佛多年故友一般。

    多日来,陈克心中的孤独一扫而空,只在今夜贪婪得享受着幸福与激动的时刻。

    青石板街道上,倒映着盈盈的月色。许多地方被往日熙攘的人群车马踏得光滑油量,此时在月光下显得更加晶莹。

    知遇酒馆中,陈克望着云依,随已过去许多时辰,但心中仍是难以控制的怦然跳动。

    喂!云依自认出陈克之后,便再也没给他好气,话语中都是不屑与厌恶,似乎是将对刘新的怨恨悉数转嫁到陈克身上一般,她说道:你为何会跟刘新结拜?

    陈克刚想开口,但想起那日他与刘新在兰香班与两个姑娘左拥右抱的场景,突然羞愧难当,始终难以启齿。

    云依见陈克欲言又止,不明白其中原委,只当是陈克对她心存戒备,不远将他与刘新之事告诉自己。一时不忿,说道:不说算了,我对你们之间的事也不感兴趣。

    陈克淡然一笑,问到:你吃饭了吗?

    之前,云依连续赶了好几天路,身上备下的干粮早已吃光,本想着到这镇子上买些吃食,没想到却是一片空荡荡的景象,她正寻找间,突然遇到了陈克,几番交谈下来,天已全黑,她孤身一人,在这空无人烟的漆黑镇中行走,难免觉得害怕,虽不情愿,却也只好在这知遇酒馆中暂时安顿下来。可是,她翻遍了这酒馆,除了一些发霉的食物,根本没有可以吃的东西。此时,已然是饿得前胸贴了后背。偏偏这时,陈克开口问她,瞬间又勾起了她的饥饿之意,肚子间咕噜一声响,脸颊顿时泛起一片羞红。

    陈克呵呵一笑,从包裹中拿出一些干粮和肉干,推到云依面前,说道:我这里还有一些吃食,你先填饱肚子吧。

    云依见到食物,不禁更觉得饥饿,但转眼看向陈克,他虽然一副真诚的模样,但毕竟萍水相逢,不慎了解,她一个女子出门在外,与男子深夜共处一处已是迫不得已,哪里敢轻易接受别人的食物。

    历经几番磨难,陈克也早已不在是初出九安岭时那个懵懂无知的少年。他看破云依的顾虑,自己先扯下一块馒头,有拿起一块肉干,一块放在嘴中,一边咀嚼着发出吧唧吧唧的声响,一边说道:吃吧,可香了。

    云依见陈克吃完那些食物并无异样,这才放下戒备,拿起一片肉干放在嘴中。虽是极平常不过的肉干,但在饥饿之人的嘴中,早已省却人间无数美味。云依吃得津津有味,一不心,发出吧唧一声响,登时腮颊一红,转过身去。

    填饱肚子之后,云依对陈克的态度大有缓和。毕竟吃人最短,她也不再好冷言相对,更何况,她与陈克初次相识,无怨无恨,若非因为刘新,她本不必对陈克横眉剑指,冷语相加。

    云依问道:上次我来这镇时,这里虽然冷清了些,但也有许多居民,怎么不过几个月的光景,会变成这般样子?

    陈克叹息一声,说道:一切都是往生堂的罪孽。

    往生堂?云依忽地身躯一震,叫道,可是桃仙教的往生堂?

    陈克一惊,问道:你知道往生堂?

    据陈克所知,往生堂随在桃仙教中地位极重,但从未以往生堂的名义在江湖中行走。江湖上只知道桃仙教,鲜少有人知道往生堂。云依不过二十岁年纪,竟然知道往生堂隶属桃仙教,此事的确令陈克吃了一惊。

    云依说道:我以前听家里人提起过,你接着说,往生堂到底做了什么孽?

    门外随已漆黑一片,但时日尚早,陈克初始云依,心中激动,难得云依有兴趣,陈克便向她讲起了那夜在石门镇上发生的惨案。讲白驰如何将他抓住,如何祭起白色骷髅,如何石门镇数百人口尽数屠戮。讲刘新又是如何出现,如何将他救出魔爪。

    云依饶有兴致,听得津津有味。当听到陈克讲白驰祭起白色骷髅,瞬息之间将石门镇数百人化作干尸之时,满脸间尽是惊诧与愤怒的神色。直到陈克讲石门镇之事全部讲完,云依愤然拍案,叫道:这个白驰真是丧尽天良,竟然修炼这种祸害苍生的邪门武功,他日,我若见到白驰,定然不会绕过他。

    呵呵。陈克笑道,恐怕你不会再见到白驰了。

    为什么?云依诧异问道。

    陈克说道:白驰已经死了。

    云依微微一震,叫道:什么?他已经死了?忽然,她想起陈克曾想她说过,他与刘新在玉峰山告别。云依猛然一惊,说道:莫非,莫非,是你们杀了白驰?

    陈克说道:算是吧。

    云依怒道:是便是,不是便不是,什么叫算是?

    陈克说道:那白驰的确是死了,也的确是因我们而死,但却不是我们杀的。他是,自杀的。

    自杀?云依惊诧,问道,他为何要自杀?

    陈克见云依又起了兴致,心中竟莫名的兴奋起来,便又将那日玉峰山上之事,向云依一一道来。说他们是如何到了玉峰山上,如何去了骷髅祭坛,白驰幽冥功练成以后其威力是如何的惊天彻地、神鬼难御,说他又是如何破了白驰的幽冥功,白驰在幽冥功被破除之后,绝望自尽。只是,当他说到麒麟沉香木中那片花海幻境之时,将白衣先生所托付与麒麟剑法之事隐去,只道是一个颇富正气的白衣前辈,不惜牺牲了自己,破除了白驰的幽冥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