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图志:第六十五章 逐出师门 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既然话已出口,便是覆水难收,陈克只得硬着头皮接着说下去,他说道:那日我从九安岭下山寻找两位师父,被往生堂活捉。柳熙玥突然闯入往生堂祭坛,向白驰索要一件魔教的宝物。

    陈克本想着将琅琊紫金石一事说出来,但转念又想,琅琊紫金石毕竟是柳熙玥所要寻找之物,阴差阳错落入自己手中,那日他重伤之时,柳熙玥本有机会将紫金石拿回去,却为了给自己疗伤,因而留了下来。此时,若将这宝物说出来,恐怕会被师门收去。柳熙玥不顾性命救他,又陪她冒死涉险,若将紫金石交给师父,恐怕太过亏欠柳熙玥。因此,便将琅琊紫金石之事隐藏了下来,只道是一件宝物。

    陈克说道:那时,白驰武功不及柳熙玥厉害,被柳熙玥打伤,但白驰狡猾奸诈,便设计让柳熙玥掉入往生堂密洞之中。此时,我也不慎与柳熙玥一同落入密洞。在密洞之中,我为求逃生,便与柳熙玥一同探索,虽然经历了一些波折,却也最终逃了出去。后来,我得铁口直言柳半仙的指点,来青鸾山找我义兄刘新。在山下遇到柳熙玥,她不知为何也要上青鸾山来。我们在青鸾峰中段遇到**长老,她因打不过胡长老,因此逃下山去。那日在议事堂之前,我与柳熙玥也不过是两面之缘,再无其他瓜葛。

    哼!程文轩忽地站出来,冷哼一声,说道,你如此轻描淡写,那妖女不顾性命救你,分明对你有男女情,众人看在眼中,你还要狡辩!

    陈克胸口猛然一跳。他深知柳熙玥对他不薄,却只当是同甘苦共患难的朋友之谊。他自幼在九安岭孤山之中长大,少与人往来,更没有体验过男女情愫,因此从来没有将柳熙玥对他的好联想到男女之情。如今,听程文轩这般一说,陈克心中如野兔乱跳,砰砰之声似乎就在耳际一般。

    柳熙玥真的对他有男女之情吗?

    陈克心乱如麻。他回想起这些日子以来,柳熙玥如多情少女一般,为他珊珊泪下,对他不舍不弃,甚至不惜生命危险,这般对他。难道,柳熙玥真的对他动心了吗?

    你没话说了吧?!程文轩冷笑道,你分明就是与那魔教妖女有苟且之情。正是如此,在你摩崖思过之时,她先是找了四个怪人闯山,口口声声说要救你,再是孤身一人,独闯青鸾,用暗器杀害许师兄。这桩桩件件都与你脱不开关系,你可还有辩解?!

    此时的陈克心中已乱作一团,他再听不进他人的一句话,脑海中满满的都是疑问。

    柳熙玥,真的喜欢他吗?

    青鸾派议事堂前,人已越来越多。众人纷纷围在陈克身后十几米的地方,各自议论,却不敢上前一步。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段崖风、程文轩、林大迁等人从远处疾步赶来。

    肖不平上前迎了几步,在段崖风身边,声说道:师父,师弟已将白驰杀了。

    段崖风身躯微微一震,神情之中略有惊愕,却一闪而过。几人走到陈克面前,段崖风尚未开口,却听程文轩喝道:好啊,你还敢回来!那个妖女呢。

    陈克说道:她回扶摇山了。

    程文轩冷哼一声,狠狠说道:那好,我便先结果了你,再找那妖女算账。说罢,翻掌便要向陈克面门上击去。

    段崖风朗声喝止,说道:程师弟,他毕竟是我的弟子,岂是你说要处决便要处决的?

    程文轩叫道:好,好。即便是到了此刻,你还要认他是你的弟子,还要袒护于他。难道,许师兄就白死了吗?

    段崖风说道:程师弟,若我没有记错,许师弟乃是死于魔教妖女之手,并非陈克所杀。

    程文轩说道:他分明就是魔教的奸细,与那妖女蛇鼠一窝,许长老之死他休想脱开干系。

    蛇鼠一窝?段崖风冷笑道:程师弟又有何证据证明陈克是魔教奸细?难道只因为他重伤昏迷之后被那魔教女子救走,就认定了他是魔教奸细?你怎知这不是魔教的奸计,来挑起我门派内部的矛盾呢?

    哼!掌门师兄这番说辞忒也经不起推敲。程文轩脸部肌肉抽搐,冷冷说道:即便他不是魔教奸细,定也与魔教妖女有推脱不开的干系。宁可错杀,绝不可放过!

    程师弟,你知道你在说什么?!段崖风大喝一声,目光冷冷望向程文轩。

    程文轩心中一凛,顿时感觉言语有失,不敢再言语。

    宁可错杀,不可放过,这岂是我们名门正派的做事风格?段崖风说道,程师弟,你身为长老堂长老,应行事磊落,常怀宽仁之心。若无凭无据就要妄杀他人,如此行事,和魔教妖孽又有何异?!

    段崖风这话说得极为厉害,言下之意隐隐有他不配居于青鸾派长老之意。程文轩深知自己又被段崖风抓了短处,不敢言语,只得默然转身,站到一旁。

    段崖风看了一眼陈克,轻叹一声,问道:你可知错?

    陈克身躯微微一震,向着段崖风深深磕了三个头,说道:弟子知错,愿受责罚。

    段崖风缓缓闭上双眼,说道:好。今日你既然主动回到青鸾峰领受责罚,我便先问你几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

    是。陈克点头应道。

    那女子到底是什么人?与你又是什么关系?段崖风问道。

    陈克沉吟片刻,说道:她,她叫柳熙玥。好像是桃仙教现教主柳千山的女儿。

    桃仙教教主柳千山?!段崖风忽然一怔,神情讶异,说道:你是说,当年的桃仙教副教主柳千山?他还活着?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陈克说道,我也从来没有见过柳千山。我只知道,熙玥是他的女儿。

    熙玥这名字一叫出口,众人一片哗然。陈克心中也是暗自后悔。他本就已被青鸾派许多人打上了魔教奸细的烙印,原本就极难澄清。如今,又公然将柳熙玥称呼得如此亲昵,众人听在耳中不知要如何猜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