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图志:第六十三章 拨云见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正思索间,那黑烟陡然转向,又向着陈克猛飞过来。

    将麒麟沉香木扔向白驰!

    忽然,郎朗的叫声从空中飘荡。陈克听出是白衣先生的声音,不及多想,伸手将怀中的麒麟沉香木掏出,扔向白驰。

    麒麟沉香木在空中急速旋转,闪着晃晃的金色光芒。

    黑烟中一声惊诧,白驰骤然停下身形,在离陈克数米之外的地方止步。只见麒麟沉香木金光明亮,在空中急速旋转。

    白驰见那金光明晃,不似凡间之物,不敢硬接,连连向后退了数步。

    忽然,麒麟沉香木中一道白影闪出,嗖的一声钻入白驰身躯之中。白驰啊的一声惊呼。却见金光骤然消散,啪的一声滚落在地上。

    一块烂木头?白驰笑道,我当是什么法宝,装神弄鬼!

    白驰嘴角一阵抽搐,显然已是盛怒,叫道:看你还能玩什么鬼把戏!说罢,伸出手来,掌心向上,一团黑气从掌心之中缓缓升起,凝结成一团。

    陈克只见那白光从麒麟沉香木中钻入白驰体内,之后便再无动静,心中一阵惊慌。莫非是白衣先生办法没有效果?他一只手将柳熙玥挡在身后,对一旁的刘新低声说道:大哥,走!

    走?!白驰狞笑道,你们哪里走?!

    说罢,手掌向前一推。

    白驰一声轻呼,只觉得浑身上下力道锐减,手中那团黑气骤然涣散。胸口处白光晃动,正缓缓向他咽喉处移动。

    怎么?!白驰叫道,怎么回事?

    陈克大喜,心想,定是白衣前辈正在将幽冥之力引出。白驰惊慌失色,双手在胸口乱抓乱挠,恨不得将胸腹剖开,将那白光抓出来。

    忽然,白光猛地向上一窜,带着一股黑气从白驰口中飞了出来。升入空中,焕然消散,无影无踪。

    白驰大叫一声,只觉得浑身力气随之被抽离出去。他双目猩红之色渐渐消退,浑身无力,竟如一团烂泥一般瘫软在地上。

    你,你,你做了什么?白驰一只手指着陈克,叫道。

    白驰!陈克凛然说道,天道昭昭,你滥杀无辜,终究不会有好下场。你煞费苦心修炼的幽冥功,已经完了。

    什么?白驰干瘪的脸上满是惊恐,他叫道:不可能,不可能!我的幽冥功,我的幽冥功是天下无敌,我已得到长生,我是武林至尊!

    长生又如何?武林至尊又如何?陈克说道,你杀了那么多人,忍受了这么大的痛苦,把自己练得人鬼不分,有何意义?

    你不懂!白驰瘫坐在地上,一只手猛地一挥,叫道:当年,当年我在桃仙教,东征西伐,立下汗马功劳,桃子扇那老贼就看不上我,嫌我武功低微。柳千山做了什么?凭什么做得副教主,我却只是个堂主?还有,还有柳千山那老东西。

    柳熙玥听白驰辱骂自己父亲,脸上显出怒色,说道:我父亲与你情同手足,并未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是叛教再先,你凭什么侮辱我父亲?

    情同手足?嘿嘿白驰笑声苍白无力,说道,当年我与他八拜之交,一同拜入桃仙教。我为桃仙教鞍前马后,屡立奇功。他柳千山整天龟缩在扶摇山上,自创什么千山归叶掌。哈哈,终于,他成功了。千山归叶掌威震江湖,桃子扇便将副教主之位给了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柳千山自视位高,哪里还把我当兄弟?他横刀夺爱之时,将我往生堂驻地从扶摇山赶到这玉峰山之时,可曾想过形同手足四个字?!他夺走了小倩,却不能好好保护她,天山四杰齐攻扶摇山,柳千山只顾着护教,竟叫小倩只身逃跑,那时小倩刚刚生下你,身子虚弱,不料途中坠入山崖,尸骨无存。

    柳熙玥身躯微微一震,说道:你放什么狗屁?

    你还不知道你娘怎么死的吧?白驰眼中尽是凄凉,说道,是被柳千山害死的!

    你住口!柳熙玥叫道。

    柳千山!白驰叫道,你不得好死。说罢,白驰猛地抬手,双指向着胸口猛击一拳。咔的一声,肋骨断裂,一口鲜血从白驰口中噗地喷了出来,两只眼中光影渐渐消散,满是不甘与凄楚,身子一歪,倒在地上,气绝而亡。

    白驰!柳熙玥奔上前去,一把抓住他领口,使劲摇晃着,叫道:你站起来说清楚,你站起来。

    陈克上前将柳熙玥拉了起来,柳熙玥挣脱道:你放开我,我要他说清楚,我要他说清楚。

    柳熙玥挣脱半晌,陈克紧紧拉着她臂膀,怎么也无法挣脱。忽然,她浑身一软,扑如陈克怀中,呜咽之声渐响,喃喃道:这不是真的。我爹爹说,我娘是生我时难产而死,这不是真的!

    陈克心中一动,一双手缓缓伸出,搂住柳熙玥双肩。

    一阵风吹来,乌云渐渐消散,一轮圆月从云中显露,柔和的月光洒下,照着大地上。玉峰山仍是一面沉寂,泣声在山间缓缓飘荡。

    陈克,陈克

    陈克从一阵关切的叫声中苏醒过来。他睁开朦胧的双眼,只见柳熙玥明眸中泪光闪动,白皙的面庞上少了些许红润,看起来尽是苍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