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图志:第五十七章 师门秘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肖不平微一沉吟说道:那魔教女子事前曾夜闯青鸾峰看望过师弟。

    段崖风哦的疑惑了一声,说道:什么时候?

    就在师弟重伤昏迷之时。肖不平说道,那女子来时对师弟伤势甚为关切,几番垂泪痛哭,我见她用情很深,似乎是与师弟相识已久,心想她定不会对师弟不利,因此未查明她身份,便纵容她离开了。

    段崖风沉默不语,隐在阴影中一动不动,肖不平心中忐忑,忙叩首说道:弟子只当那女子是师弟的故交好友,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是魔教之人,是弟子不查,才酿成大祸,请师父责罚!

    哎。段崖风忽地一声长叹,说道,你虽疏忽,但这些事均不是你所导致,一切都是命数啊,只能说我青鸾派注定有此一劫!他沉默半刻,又说道:不平,我有两件事交给你去办。

    肖不平说道:请师父吩咐。

    你前往廊沧山寻找守山人奎一,将我这封信件交给他。段崖风一只手从阴影中伸了出来,递出一封密封的黄色信笺,又说道,办完此时之后,你设法找到陈克,暗中保护,将他行藏一应报告给我。

    是,师父!段崖风所交代的两件事都甚为奇怪,肖不平猜不透他的用意,但却不敢迟疑,只得答应。

    此两件事绝然不可说与他人,你明白吗?段崖风语气虽然平淡,但说到最后几个字,刻意加重了声调,肖不平心中一凛,虽不知师尊用意如何,但深知此事非同可,重重点头,接过信笺,拜别段崖风,向门外走去。

    肖不平掩上房门,段崖风这才从阴影之中缓步走了出来。他眉头紧皱,面色蜡黄,双目微微发红,尽是疲惫之色,青鸾峰连番遭遇变故,已让他心力交瘁,两鬓间凭添几缕白丝,显得苍老了许多。

    窗外忽地响起一阵雨声,一场秋雨悄然落下,将青鸾峰笼如一片寒意之中。

    巍巍青鸾峰上一片肃穆景象,斗剑场上空无一人,回廊之中稀稀落落的人影皆是行色匆匆,平日里活泼健谈的弟子此时也纷纷缄口,偶有交谈,也是低声耳语,青鸾派上下气氛沉闷之极。

    青鸾派长老堂首席长老许之年命丧魔教妖女之手,理应在青鸾派门中引起滔天巨荡。然而,青鸾派却显得异常的宁静,宁静得不正常。宁静之下,暗波汹涌,一场门中争斗,一触即发。

    许之年死后,长老堂首席之位悬空。程文轩仗着自己武功高强,加之原本位份就高,更视长老堂首座之位为囊中之物。然而,其他几位练气派长老对程文轩大为不满,认为他有勇无谋,难堪大任,就连练气派的弟子对程文轩也不怎。练气派因此一分为二,彼此之间暗暗较劲。

    练气派内部不合,本是练剑派趁机拿下长老堂首座之位的大好时机。然而,练剑派长老林大迁,原本老实木讷,沉默少言,最近却性情大变,几乎癫狂一般,整日念叨着如何捉拿陈克。其实,林大迁本就是练剑派长老,又是段崖风嫡亲师弟,对练剑派失传剑法之事自然清楚得很。那日,他见陈克击退赵钱孙李四人时所用的剑法,虽然内劲刚猛,需要极为深厚的内功修为,但剑法招式隐约与青鸾剑法殊途同归,认定陈克所用剑法定然是青鸾练剑派失传的秘籍。林大迁久思难忍,一向无所不可的他忽地雄心大起,整日精神矍铄,几似疯癫一般。

    段崖风有意扶持林大迁接替许之年,拿下长老堂首席之位,无奈林大迁已疯疯癫癫不似正常之人,任凭段崖风如何呵斥,都无济于事。练气派诸人虽然内部不合,但绝然不会接受一个疯癫之人接替长老堂首座之位。段崖风周璇愈久,愈觉得身心俱疲。

    这日,肖不平忽然接到通传,称,掌门传他到掌门房中议事。

    肖不平接令赶往段崖风,慌忙向段崖风房中赶去,但他一路上惴惴不安,唯恐段崖风询问他陈克之事。那日议事堂中,柳熙玥以暗器击杀许之年,那暗器竟是从陈克怀中拿出,众人看在眼中,惊诧不已,私下议论纷纷,陈克与那魔教妖女定然有所瓜葛,更有甚者直指陈克为魔教奸细。青鸾派中,肖不平与陈克交情最深,他断然不会相信陈克是魔教奸细之类的鬼话,然而陈克与魔教妖女交情匪浅,已是不争的事实,人言可畏,他纵使不信,却也难以抵过悠悠众口。

    陈克重伤昏迷之时,柳熙玥曾夜访陈克。肖不平见柳熙玥对陈克用情极深,甚是感动,只晓得她不会伤害陈克,这才将她轻易放走,却万万没有料到柳熙玥竟然是魔教之人。如今柳熙玥众目睽睽之下杀死了青鸾派的首席长老,肖不平心中如赘大石,寝食难安,唯恐此时被他人得知,自己必受重责。

    师父。肖不平来到段崖风房中,恭敬行了一礼。

    虽是白天,但这日午后风云骤起,天空乌云密布,太阳隐于云翳之中,光影不现,显是一场大雨将至的景象。

    房屋中更是昏暗。段崖风矮胖的身躯藏于阴影之中,丝毫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只听他缓缓说道:不平,近日门中有人私下传言说,克儿是魔教奸细,你是如何看待这事?

    肖不平心中一凛,叫道:徒弟不知怎么说。他为人谨慎,近日里段崖风从未在任何人面前提及陈克之事,如今突然开口问他,他实在琢磨不透,自然不敢轻易表露心声。

    你只管说出看法便是。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怪你。段崖风淡淡说道。

    肖不平思忖半晌,说道:师父,师弟是个单纯善良之人,我不相信他是魔教奸细。

    那你认为他与那女子是何关系?段崖风问道。

    肖不平身躯一震,他心中隐隐觉得,段崖风似是已经知晓些什么。他不敢再多隐瞒,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说道:师父,徒弟有一事隐瞒,还请师父恕罪!

    段崖风问道:何事隐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