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图志:第五十六章 石佛疗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什么传闻?陈克问道。

    传闻琅琊紫金石内含夸父之力,有起死回生之能。看来,你所受的重伤,正是受了夸父之力的助益才得以恢复。柳熙玥说道。

    陈克表情淡然,这紫金石的秘密早在他上青鸾山之前,柳半仙就已经向他说明。此时,柳熙玥所说无非是印证了柳半仙所言不虚。他手中攥着紫金石,一股温热之气瞬时游遍全身,内劲又悄然恢复几分。

    这紫金石还给你吧。突然,陈克将手向柳熙玥面前一伸,说道。

    柳熙玥忽地一惊,说道:你要还给我?

    不错。这本来就是你们魔教陈克下意识说出魔教二字,突然觉得不妥,他用眼角余光悄悄看了柳熙玥一眼,见她神情无甚变化,才缓缓说道,这本来就是你们的东西。还是还给你吧。你不是一直在找它吗?

    柳熙玥万般没有想到,陈克对他如此坦诚,心中感动不已,说道:你还是留着吧。

    可是陈克刚想开口,忽然一根玉指将他双唇轻轻按住,柳熙玥眸中满是温柔的光彩,柔声说道:你的心意我明白。你有伤在身,比我更需要它。

    柳熙玥双手握住陈克的手,将紫金石合于他掌心之中,向陈克手中缓缓注入真气。忽然,一股热浪从紫金石温润的表面迸射出来,如滚滚江流游遍陈克周身。霎时间,陈克只觉得周身燥热不堪,全身孔窍大开,无数细密的汗珠缓缓渗出,胸中原本些许淤滞的经脉顿时通畅许多。

    陈克缓缓呼了一口气,精神大振,他叫道:这紫金石真是神奇。我的伤几乎全好了!

    柳熙玥笑道:你受了这么重的伤,一时半刻肯定是不能痊愈,还需要注意调息,这紫金石之中蕴含了巨大的力量,你每次调息之时,将它合十放于掌心之间,注入内力催动,将紫金石反馈之力汇入经脉,对你的伤大有疗效。

    陈克点头,还未来得及感激,听柳熙玥又说道:每日调息一次,不可多用。这紫金石的神力不是我们这些**凡胎所能承受,若频繁使用,恐怕会经脉爆裂而亡。你可记住了?

    陈克见柳熙玥神情严肃,心中不由得一凛,心想,这紫金石竟然如此厉害,那是幸亏柳半仙没有告诉他运用之法,自己也为曾探索,否则被自己没来由的多用几次,恐怕要已经血崩而死了。

    陈克下意识地叫了一声,忽然觉得这称呼似乎过于亲昵,顿时内心乱作一团,不知如何收拾。柳熙玥也是一愣,登时脸颊一片红晕,内心中却是大大的欢喜。陈克见气氛越发尴尬,慌忙改口,称道:柳,柳姑娘

    你还是叫我熙玥吧。柳熙玥声细如蚊,低头不敢去看陈克,说道,我喜欢你这么叫我。

    陈克一愣,心中暗骂,陈克啊陈克,你何时学的如此轻浮,没来由的一句,竟让人家如此尴尬,真是让人好生难堪。但转念一想,柳熙玥对他如此不薄,任她是什么魔教妖女还是狠辣少女,此生都要待她如亲如友,绝不相负,何必在乎一个称谓。

    熙玥。陈克说道,谢谢你对我这么好。

    柳熙玥玉腮通红,心中有如鹿乱撞,慌乱得不知所措,慌忙站起身来说道:我出去弄点水。借故向门外跑去。

    陈克望着柳熙玥离去的背影,一股幸福之感油然而起。

    月色满满,白雾渐渐消散,空荡清冷的石佛村不知何时变得仿似缱绻而眠的女子,温柔而静谧。

    秋风轻啸,马声长嘶。

    柳熙玥带着重伤的陈克奔行数十里,来到一破旧村落之中。

    村中荒草遍布,两排砖瓦房子之间,零星几间破旧草屋点缀,空无一人,阴森森的气氛中隐约透着几分鬼气。

    村中有一处古庙。相传,几百年前,有一得道高僧,为广传佛道,背石佛至此,兴建庙宇,普渡众生,此处因此得名叫石佛村,曾一时香火鼎盛,往来信徒络绎不绝。

    石佛村原本是个民风淳朴,生机勃勃之地。数月前,往生堂在村中留宿一夜,村中百十口人被屠戮殆尽,自此荒芜。

    柳熙玥随便找了一户人家,将陈克安顿下来。陈克原本伤势颇重,柳熙玥担心他经受一路颠簸,伤情会愈加严重,不想一路走来,陈克伤势竟见好转,血脉通畅,内劲充盈,似乎未受到许之年一掌一样。或是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陈克一直昏迷未醒。

    入夜时分,房子,树木,土堆之上莫名飘起一片白烟,在月光笼罩之下,显出一片煞白,村落中不闻一声,寂静无比,显得尤为恐怖。

    柳熙玥年纪虽轻,但自幼在扶摇山长大,随桃仙教众人常在江湖中行走,见惯了阴森诡谲,光怪陆离的景象,但此时,也不免心中惴惴。

    一声猫头鹰的叫声传来,在这寂静无比的夜色中显得尤为响彻。柳熙玥忽地觉得周身一阵阵发冷,她伸手攥住陈克的手掌,一股温热的感觉传来,让她内心之中安定了许多。

    陈克!柳熙玥柔声说道,你可一定要好起来啊。

    忽然,寂静长夜中传来一声孱弱的回应,宛如无边黑暗里突然闪烁的一丝光影,仅那一丝丝,一点点,让柳熙玥兴奋的几乎要跳起来。

    你,你醒了。柳熙玥叫道。

    陈克嗯了一声,刚要起身,忽然觉得自己手掌处一片温柔滑腻,竟是柳熙玥芊芊玉手不知何时被他反攥在手中,他慌忙松开手掌,将手收回胸前,登时脸上一片羞红。

    柳熙玥仍是沉浸在陈克苏醒的喜悦之中,并未发觉陈克的异样。她见陈克要起身,赶忙上前将他扶起。

    陈克盘膝坐起,伸手从怀中掏出两样东西。一块金色的方木,隐隐暗香传来,让人心畅神迷。另一样则是一块暗紫色的石头,石头上金丝如烟云飘动,像是活的一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