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图志:第五十一章 赵钱孙李 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剑力一撤之间,剑气被长棍抡回了大半,无数细砂砾如刀般打在陈克的身上,顷刻间,遍身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陈克重重地摔在地上,赵钱孙李四人都是尤为惊讶,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陈克竟会不顾自己性命,抛出长剑救下孙缺三,一时间羞愧难当,一起动身欲上前查看。

    刘新挥出玄铁剑一跃跳到陈克身前,挡住赵钱孙李四人,大喝一声,道:你们卑鄙无耻,暗箭偷袭,还想干什么?!

    段崖风抢先托起陈克上身,只见触手之处尽是淋淋鲜血,不知身上多少道伤口。段崖风心中一凉,难道上天好不容易赐予他练剑派的奇妙少年,就要莫名其妙地断送在这斗剑场上了吗?

    师弟!肖不平跪在一旁,两眼泪光莹莹,他看着陈克晕死过去,遍身血肉模糊一团,比起那日华昊的惨状只有过之而无不及,心中悲痛到了极点。

    怨我!怨我!都怨我!赵如一悲切道,我以为他要偷袭我三弟,心急之下做了不光彩的事,没想到没想到啊!

    青鸾派众人神色各异,段崖风座下弟子无不悲伤。突然,一直手伸来,把住陈克脉门,却是许之年焦急地蹲了下来,他眉头紧锁,摸了半晌,缓缓将手扯开,颤声说道:师兄,节哀吧!

    桄榔一声,刘新猛地失力,玄铁剑重重砸在地上,将青石地面砸出数道裂痕。他猛地转过身去,看着浑身是血,气息奄奄地陈克,狠狠地瞪了许之年一眼,吼道:许老头,你放什么狗屁!你放什么狗屁!

    肖不平慌忙起身抱住刘新,哽咽着说道:刘新兄弟,许长老精通医道,他,他

    他早就看我兄弟不顺眼,巴不得我兄弟早死!刘新吼道。

    许之年喝道:他是我青鸾弟子,以往纵使有什么过节,也是我门内之事,自有门规处置。如今他为我青鸾派受此重伤,我身为长老堂首座,若能救治,就算让我毁了一半的功力,我也绝不含糊!许之年怒目看着刘新,声音忽缓,说道:如今他浑身筋骨寸断,五脏六腑皆损,身上又有千百道伤口,大量失血,就算是大罗神仙,也回天乏力啦!说罢,许之年缓缓闭上双眼,摇头长叹,惋惜之情溢于言表。

    老子杀了你们,杀了你们!刘新忽地转过身去,欲拾起玄铁剑与赵钱孙李四人拼命,却被肖不平紧紧抱在怀中,动弹不得。

    我兄弟四人见他武功不凡,兴致突起,本想与他比试,也是想点到为止。没想到,我却一时错失,害了这兄弟。赵如一沉吟半晌,闭上双眼,毅然说道,我愿意以命抵命,但愿你们可以饶过我三个弟弟,就此了断这场恩怨。

    你休想!我要杀了你们四个,一个都不留!刘新咬牙切齿道。

    你们走吧!

    忽然,段崖风凄冷地说了一句,口中又喃喃念道:师兄,我对不住你,我对不住青鸾!说罢,缓缓放下陈克,起身对身后几名弟子说道:抬他回去吧!

    陈克兄弟,黄泉路上,我再向你当面谢罪!忽然,赵如一大喊一声,从腰间拔出飞刀,向着自己脖颈处猛然刺去。

    砰的一声,钱孙李三人正惊骇间,却是段崖风拔出长剑将赵如一手中的飞刀击落在下来。

    飞刀落地,回响清脆。段崖风转身而去,幽幽说道:冤冤相报何时了?陈克既然已死,那便是他气数使然。你们快快离开青鸾山吧。

    段老头!刘新大吼道,你弟子被杀,你却不报仇,你算什么师父,你算什么师父?!

    段崖风却不理他,缓步离开。几名弟子抬着气息奄奄的陈克,只见他双目紧闭,双手无力的垂下,虽有游丝,却已如死人无异。

    段老头,你回来,你回来!刘新一面尖叫,一面猛地挣脱着肖不平的大手。无奈肖不平力道极大,怎么也挣脱不开。

    赵钱孙李四人面面相觑,无奈、惋惜、悔恨各种情绪交错,终是长长叹息一声,向着刘新躬身赔礼,纷纷离去。

    原本熙熙攘攘的斗剑场上,片刻间,只剩下刘新与肖不平两人,肖不平两行清泪直流,不发一语,刘新仍是破口叫骂:段老头,你回来!那四个王八,你们滚回来,让老子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砰!的一声巨响。

    两股巨大的力量猛烈地撞击在一起,天地陡然变色,在场之人,无不为这惊天骇地的气势所震撼。

    一时间,拒敌之力若城壁,破敌之势似雷电,两力相较不下,难解难分。

    忽地,陈克身影一转,隐约间竟似变成了两人一般,只见其中一人在空中凝聚剑气与孙缺三抗衡,另一人却翻身一跃,竟跳出数丈之高,跃到孙缺三身后。

    三弟!心!赵如一大惊失色,他虽知陈克武功不菲,却万般没有想到,会到了如此令人发指的地步。他猛地想起与孙缺三打赌的那位紫衣姑娘,曾以一照幻影回击巧妙的打败了孙缺三,但那毕竟只是幻影,而陈克这一招,一分为二,显然幻影成形,已似实体一般,哪个是虚哪个是实,难以分辨。

    陈克这招正是从麒麟剑法的变化中得来。白衣先生曾说,剑不在招而在意。他剑气后劲长远,意念成形,竟悟出了这样一套一分为二的奇招。

    孙缺三心中凄凉一片,此时,他顾前便顾不得后,顾后便顾不得前,显然已陷入了死地。

    忽地两声,却是赵如一情急之下从腰间拔出两枚飞刀,向着孙缺三身后那人影射去。怎料那人影竟然纹丝不动,任凭短刀穿过,一晃而散。

    站在一旁的赵如一兄弟三人同时惊出声来,那人影竟是虚的,怎么可能?赵如一心中万般凄凉,他只认为是陈克故意放出幻影,引他上当,叫他亲手杀了自己的结拜兄弟。此时,赵如一已狠狠下了决心,就算是拼了一死,也要与陈克同归于尽!

    陈克跃在空中也是大吃一惊,他本想凝结意念化作幻影,吓唬孙缺三,让他撤去棍力,以免两败俱伤,万万没想到赵如一心急之下,竟然射出飞刀,眼看着飞刀直直地冲着孙缺三后心飞去,陈克心中一急,猛地撤去剑力,将长剑嗖地射了出去。

    砰,砰两声,长剑将飞刀击落,斜斜插地地上,深入数寸。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