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图志:第五十章 赵钱孙李 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们既然受人所托是来找我,为何又要出手伤我师父?    陈克这话说得虽然没错,但段崖风听了却觉得甚为刺耳。

他身为一派掌门,在武林中声誉甚极,如今却在众目睽睽之下,伤在四个无名大汉手中,切不说传到江湖上对他声明大损,就是今后在青鸾派中如何立足,他也不知。

    那姑娘只叫我们前来解救,并没有说过你是青鸾派的弟子,你师父师兄又没有向我们说明,我们如何知道?赵如一说道,再者说来,即是要我们解救,我们自然是以为你受困于此,他们不肯交人,我们也只好出手了。

    废话少说!既然你来了,就跟我们走吧!陈克尚未说话,却听那个叫孙缺三的喊了一声,说罢,大步走上跟前,伸手就要去抓陈克。

    陈克迅疾向后一躲,顺势长剑一挥。

一股暗劲从长剑挥出,孙缺三大惊,躲闪不及,手掌之上被剑气割了一道口子,登时鲜血涌出。

    另外三名大汉都大感惊讶。

他们方才与青鸾派几位高手一一过招,虽然青鸾派各高手内外各有所长,但始终不是他四人的敌手。

而陈克既然自称是青鸾门下弟子,年纪又轻,他几人只当陈克武功稀松平常,不值得一提,不想陈克身形迅速,显然使的是极为上乘的轻功,而看似随意的长剑一挥,却暗藏锋芒,其中威力着实不可觑,实在是让四人颇感意外。

    哈哈哈赵如一大笑道,我兄弟四人本以为江湖名门青鸾派不过是浪得虚名,掌门长老皆是酒囊饭袋,没想到竟藏着如此剑术超群的少年,在青鸾派中真是可惜,可惜了!    赵如一这样一说,青鸾派众人皆是怒气暗生,气剑两派虽然彼此内斗不休,但大敌当前,仍能同仇敌忾,绝不容外人辱没青鸾派的名声。

    许之年贴近段崖风,附耳说道:师兄,这四人如此张狂,出言不逊,实在让人难以忍受。

我们师兄弟几人听你号令,一起出击,合力将他们拿下,决不能让他们看了我青鸾派。

    方才,段崖风挨了赵如一一拳,正中胸口处,此时正隐隐作痛,真气运行不畅,恐怕内脏受损,若此时动手,自己不知能否支撑,若不出手,实在有辱青鸾名声,一时左右为难。

为踌躇间,忽然,李得四说道:别说你们几个人,就是你青鸾派几十人一拥而上,我兄弟四人也不再话下,就不要做这些无畏的争斗了。

    许之年与段崖风同时一惊,他二人与李得四相较十几米远,两人附耳之语,竟让他听了个清清楚楚,如此耳力,怎不叫他们骇然?    赵如一叫道:有趣!实在有趣!    你说有趣,是什么意思?程文轩大声喝道。

    我兄弟四人生在塞北,初入中原,本想着能见识一下江湖上的高手。

方才一战,本来甚是失望,没想到我们要找的人竟然是青鸾派最强之人。

赵如一笑道,转而望向陈克,说道,不如,你与我兄弟们比划比划,倘若你能随便胜了我们其中两人,我们便退下山去,今日之事绝口不提。

见到那姑娘,我们只说是能力不及,既然已尽力而为也算不上食言。

如何?    陈克看了一眼段崖风,见他目光凛然,隐隐间又有一丝痛苦之意,显然受伤不轻。

顾不得段崖风同意,当下回应道:一言为定!    好!很好!赵如一说道,三弟,既然是你跟那姑娘打赌输了,这首战,就由你先来吧。

    好!孙缺三大叫一声,从腰间拔出两截铁质短棍,两根短棍一合,咔的一声响,中间机括相接,竟成了一根齐眉棍。

孙缺三脚踏踢斗式,长棍呼地往下一拍,破空之声奇响,长棍陡然一挺,在空中戛然而止,铁质长棍远端颤颤,此人劲力之猛,由此可见一斑。

    陈克眉头紧锁。

他听大师父说过,天下武功源于拳,天下剑法出于棍。

这些日子,他虽练得剑法愈发娴熟,但终究没有实战,如今首战却遇到了素有剑法之源的长棍,难免心中惴惴。

    忽然,孙缺三挪展身形、长棍击出。

陈克慌忙用剑格挡,当的一声脆响,火星四溅,一股大力由剑身传到剑柄,震得陈克手掌手臂一阵发麻。

    然而,容不得陈克丝毫迟疑,孙缺三手中棍影如山,棍势如长虹饮涧,劈空之声呼呼而至,陈克只顾得左右格挡,丝毫没有还手之机。

    当当当当一阵密集的铁器撞击之声,陈克应接不暇,连连后退,手心额头皆已冒出汗来,眼看就要陷入败局。

    克弟!快以轻功拉开距离!刘新一声大叫。

陈克心头一亮,猛地向后一仰,身子贴合地面,后脚跟一蹬,蹭蹭窜出去数米之远。

    孙缺三劲力虽然刚猛,但远不及陈克灵巧。

这向后一撤,虽孙缺三已片刻跟进,但这片刻之机,陈克已长剑挥出,剑光一闪,竟然是三层剑气齐齐发出。

    孙缺三大惊,不敢上前,使出粘缠圈转法,长棍抡起圆圈,当当当三声,将剑气当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