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图志:第四十五章 意气之争 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站在他身旁的两名弟子,也受到波及,手臂、胸口数道血印,赫然可怖。

    你,你华昊躺在地上,气息奄奄,抬手指着陈克,口中喃喃几声,随即昏死过去。

    云鹤等人怔怔地站在陈克身后,呆若木鸡,纷纷看着陈克,满目不可置信之色。

    陈克面色冷峻,显已闯下大祸却全然不顾,一股温和的气流从胸口缓缓流遍全身,带给他无穷的力量。

    时至黄昏,日落西头,金黄色的夕辉斜斜的照在陈克的脸上。少年长剑反握,心中激荡难平,此刻,他再也不是那个初入江湖,任人欺凌,只懂得逃窜保命的人物。

    长剑挥出,即将震彻青鸾,震彻天下!

    斗剑场乃是青鸾派正门处一座方圆几十丈的青石台,正中间一座高数丈的石柱,一把巨大的铁剑斜插在石柱之上,颇有气势。

    青鸾派初立之时,尚未分气剑两派,门中弟子常在斗剑场切磋比试,互相增益,这斗剑场自然也成了青鸾派上下和睦的象征。

    随着气剑两派分立,彼此之间争斗不休,斗剑场逐渐成了两派争强斗狠之地,前任掌门为防止两派以切磋之名公然撕斗,便将斗剑场改为青鸾派举行大事专用的场地,严禁门中弟子在斗剑场比试武功。

    这日,肖不平与陈克等人当值,打扫斗剑场。正好华昊带这几名练气派的弟子从山下归来,或因近日里许之年与段崖风争斗逐渐公开化的缘故,他竟莫名地拾了一把落叶走到陈克等人跟前,将大把树叶尽数撒落在地上。

    肖不平明知对方有意挑衅,但因性格使然,却不做声,只微笑着将落叶扫去。不想练气派诸弟子得寸进尺,纷纷效仿华昊,或在地上吐痰,或将身上的杂物随意抛掷在地上,更有一名干瘦的弟子竟不知羞耻地当众解开裤带,在地上尿了一个怂字!

    练气派众人趾高气扬,纷纷大笑。云鹤等人见肖不平隐忍不发,也不敢强出风头,但陈克心思单纯,见练气派众人如此欺辱他们,一声大吼,叫道:你们干什么?!

    众人笑声戛然而止。华昊目光轻蔑,从上到下地将陈克扫了一遍,说道:既然是你们当值,你只管着把这里打扫干净就好,管我们干什么做甚?

    陈克见华昊如此蛮不讲理,心中更是气愤,将手中的扫帚猛地掷在地上,说道:我们本来打扫干净了,是你们又弄脏了,你们把这里打扫干净!

    什么?华昊讶然,近日里他仗着师父许之年在门中地位日渐显赫,屡屡欺辱肖不平等人,肖不平等人皆退避忍让,万万没想到今日竟是这入门不过几个月的弟子出头,与他争执。华昊冷冷笑道:就凭你,也敢给我发号施令?!说罢,抬手就是一掌,向着陈克的脸颊上扇了过去。

    这一声响,却不似掌掴人脸那般清脆,众人看去,却是肖不平不知何时出现在陈克身前,一手抬起,挡下了华昊一掌。

    华昊师弟。肖不平一脸讪笑,道,师弟入门尚浅,不懂规矩,你何必跟他一般见识,不如看我薄面,今日就算了吧。

    哼!华昊冷哼一声,说道,你的面子值几个钱,也要让我来看?!滚开!

    说罢,华昊左手推出一掌,砰地击在肖不平胸口,肖不平防备不及,被他震退数步。

    二师兄!陈克慌忙扶住肖不平,关切道,你没事吧?!

    哈哈哈哈华昊大笑道,原来掌门座下也不过如此,我轻轻一掌,你便如此不堪一击。

    陈克怒目望向华昊等人,一股怒火涌了上来。这时,练剑派众人也纷纷不堪受辱,紧紧攥起了拳头。

    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肖不平大惊失色,慌忙站直身子,挡在两派中间,说道:我们同是青鸾弟子,应恪守门规,万万不可撕斗,万万不可

    肖不平一语未尽,却听得耳旁呼的一声响,一股劲风吹过,只见陈克腾跃而起,一拳向着华昊面门击去。

    陈克凭借轻功优势,身形如闪电般迅猛。加之华昊万般料想不到陈克竟敢突然向他出手,一时防备不及,忽地鼻梁上一阵剧痛,竟结结实实地吃了陈克一拳,登时鼻梁周围一片青紫,两行鲜血顺流而下。

    华昊捂着鼻梁,连连几声呻吟,见手指间满是鲜血,盛怒之气勃勃而起,向着身后,大喝一声:抓住这子,抓住这子!

    众人得令,纷纷施展拳脚,向着陈克猛扑过来。云鹤等人见陈克出手,各个神情激荡,满腔怒火亦是喷薄而出,纷纷上前几步,站在陈克身旁,意欲一雪前耻,与对方拼个高下。

    一声轻吟,长剑出鞘,竟是陈克长剑横握在手,目光冷峻。忽地眉头一皱,大喝一声,长剑一挥,一股劲风卷起遍地砂石。

    陈克双目似睁非睁,似闭非闭。墨色苍穹下,万片花丛中,白衣先生翩然舞动长剑,一招一式在陈克脑海中飞速划过,手中长剑缓急交错。

    一时间,风啸之声犹如龙吟,震天彻地,满地砂石在空中,顺着剑势飞动,砂石撞击,一阵咔啦啦的乱响。

    练气派众弟子见不起眼的师弟突然使出的剑招竟有如此威力,不敢再上前半步,纷纷向后退却,祭起兵刃,凝神戒备。

    剑不在迅而在势,招不在形而在意。

    陈克微睁双眼,神情漠然,似乎已陷入另一番境地,全然不顾众人脸上惊恐的神情。忽然,陈克猛地睁大双眼,一跃而起,长剑直指苍穹,如蛟龙出海,腾飞冲天。

    天地陡然变色,满地砂石飞起,一声长啸,长剑旋即转势而下,剑尖直指华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